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yRoy】No Light,No Light ④

Summary:Roy是个快乐的丧尸

Warning:暂时没有BE

前文:       

 

以下正文——


他们整整三天没在路上遇见过丧尸,这让两个人的心情都变得很好,就连当初在汽车旅馆里发生的事也逐渐被淡忘,Roy依旧会去舔自己的牙齿,仿佛还没习惯那里多出来的空缺,而Jason也不再会为此感到愧疚,因为Roy当他是朋友。

 

他们离路途的终点依旧遥远,而距离进入下一个城市补充物资还有两天路程,幸运的是他们中途就遇见了加油站和便利店。Roy欢呼着,车还没停稳就跳下去,坐上了便利店门口的摇摇小马,假装自己是个西部牛仔,右手举起在空中划着圈,仿佛拿了个套马的绳结。

 

Jason先去检查加油机,给汽车加满油,又把剩下的全部搜刮走。他走进便利店之前,对玩的不亦乐乎的Roy说:“别玩了,进来看看还剩什么能拿的。”

 

Roy跟进去,便利店整体没有太大被破坏的痕迹,看上去仅仅像是被遗弃,他沿着货架转了两圈,拿了些没过期的小零食,刚过保质期的水果罐头,还有速食土豆泥,最后在收银台顺了一堆电池,Jason的破收音机早就没电了。

 

Jason进来后直接找到了便利店的杂物间,想去看看有没有工具箱,他缺几把螺丝起子。屋里灯坏了,他打开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半空的纸箱散落在地让人无处落脚,纸箱边缘有被动物啃咬的痕迹,靠在墙角的两个并排金属架上放了四个空水桶,破掉的水管从墙里伸出,挂在墙上的拖把和摩托车头盔落满了灰。

 

他翻了半天,终于在金属架的最下层把黄色的工具箱从一堆压扁的纸箱中拖了出来,他转身刚准备出去,身后轻微的动静立刻让他转过身警觉的举起枪,眼前一团黑影迅速从下往上朝他扑了过来,距离太近又没有防备,他被胸口巨大的撞击力撞倒在地。

 

Roy把东西放回车里,等了一会又走回便利店,杂物间的门半掩着,他隔着几个货架叫了Jason的名字,里面没有回应,他疑惑着,警觉心像屏障一样轰然竖起。突然门后传来重物掉到地上的闷响和一声枪响,像雷鸣打破晴朗天空的和平。门从里面被撞上,发出的声音仿佛撞在他的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上。

 

Roy也只有这种情况下才会庆幸自己没有人类的应激反应,在设想了一切糟糕的后果之后,他用徒手撕开丧尸的气势冲了过去,手刚搭上门把,里面传来Jason的声音,他在门后扯着嗓子艰难的喊:“等会——Roy,没什么,别进来,我马上出去。”Roy听出了声音里的狼狈,却没有任何惊慌。

 

尽管Jason向他保证了自身的安全,Roy考虑之后仍然决定十秒之后对方还不出来就冲进去。心里默数到七,门先一步被打开。Jason喘着气,脸上有灰尘,头发上黏着可笑的蜘蛛网,T恤胸口处布料一塌糊涂,仿佛被什么动物的爪子扒拉过。他双手背在身后,Roy发誓听到他身后的可疑动静。

 

“发生了什么?”Roy拇指摩挲着枪【○】身上的纹路。虽然Jason很快便皱起眉头摆出寻常表情,但Roy以他射手的敏锐视力察觉到对方视线漂移的瞬间。

 

Jason顿了一下,从身后抓出个什么东西,说道:“给,刚找到的——”

 

“FUUUUUUUUUUCK!!!” Roy的叫声让Jason惊吓般绷紧了肩膀,两人同时动起来——Roy将拉开保险栓的枪对准了Jason手中的东西,Jason把它高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在Roy扣下扳机的前一秒握住了枪【○】口,高喊着:“等一下——”

 

Jason鲁莽的行为吓得Roy立马收回枪死死摁在腰上,“你他妈在干什么?!我差点轰烂你的手!”Roy窒息的眼神徘徊在Jason脸上和他高举的——欢快的蹬着腿,吐着舌头,哈气声听起来像轰鸣的发动机似的,除了后颈和头上覆盖着稀疏的毛发其余地方全是光溜溜的——变异生物之间。

 

Jason放下手摸摸鼻子,把手中不停扭动的生物丢进Roy的怀里,神情尴尬的说:“虽然没有牙仙,也不是毛茸茸的,但好歹是只小狗,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把它留下。”他像蹩脚的演员背台词一样用平板的声调念完整句话,一个生硬的停顿,最后飞快的离开了Roy的视线。

 

Roy打量手中丧尸小狗的眼神和看抹布上的霉菌没多大区别,它大小和一只成年比格犬差不多,既没有湿漉漉的鼻头,也没有水汪汪的圆眼睛,无毛的外表看上去甚至有些可怖。Roy掐着它的后颈拎在半空中,它三角形的小耳朵垂在头两边,乖乖和Roy对视几秒,然后扒拉着前爪试图凑上去舔Roy的脸颊。

 

“这个礼物也太惊悚了。”Roy像不满圣诞礼物却又不得不收下一样皱着脸,但转而又高兴起来,他把小狗抱在胸口,边朝外走边说:“你也和我一样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吗?你没死之前一定是个讨人喜欢的家伙,不然谁会把那么珍贵的药物用在一只狗身上。”

 

小狗叫了两声,老老实实趴在Roy的肩头,结实的尾巴像条小鞭子,左右摇晃的同时轻轻拍打他的手背,他摇摇头,哑然失笑。Roy走出去时,Jason坐在驾驶座上,手中摊着地图,头也没抬的从挡风镜前拿过一瓶波本,喝两口又放回去,Roy觉得那张地图早已刻在他脑子里,反复翻阅更多的像是一种自我安慰。

 

Roy关上车门,Jason固执的不肯把视线从地图里抽出来,但Roy就是知道他一定正偷偷留意这边的动静。Roy微笑着,俯身凑过去,一个吻像羽毛拂过水面一样印上Jason的脸颊,黑发青年惊讶的抬起头,愠怒的准备狠狠踹对方的屁股,但Roy脸上交织着惊恐和忐忑,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而他确信Jason会因此揍死他。

 

Jason收回视线轻轻哼了一声,折好地图发动汽车,过了好一会Roy才从屏息的状态恢复,没精打采的低垂肩膀,不知道在想什么,几分钟后从他那里传来一句小声的谢谢。Jason不知道他在为什么道谢,是小狗还是他决定放他一马,一阵风吹过,当粗粝的沙子从窗户卷进来擦过他的睫毛时,似乎答案也没那么重要了。

 

——

 

 他们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被迫中断脚步,更早的时候,远方地平线上刚出现乌云的影子,Jason摘下墨镜眯着眼睛盯了许久,那片阴影给地平线镶了个模糊的边,看不真切。他推了推旁边放下座椅靠背躺着嚼了一根又一根扭扭糖的Roy,后者膝盖上趴着丧尸小狗,用鼻子嗅着糖企图叼一根,被摁回去后发出委屈的声音。


“不行,在学会呕吐之前你不能吃任何东西,想也别想我会帮你掏空胃里的食物。”

 

Roy以惊人的速度和小狗建立起丧尸间的友谊,它喜欢舔Roy的手心,在Roy折腾它时安静的一动不动。相对的,它似乎对Jason不太感兴趣,有两次,它从Roy的肚子上抬起头,探过脑袋小心翼翼咬住Jason的胳膊,牙齿浅浅的陷进肉里,带来痒痒的压迫感,像试探又像掂量,随后发出古怪的鼻音,趴了回去。

 

“Roy,你看看是不是要下雨了?”他指着前面问。

 

Roy懒懒的掀起眼皮,不以为然的说:“我上一次见到雨是十四个月前,这会太阳这么大,要下也是晚上的事。”Jason半信半疑的又盯了片刻,早上十点的太阳虽还没到最毒辣的时候,但也足以逼出一身汗,他耸耸肩,不再给予关注。

 

仅仅过了两个小时,太阳迅速消失在云后,天色变得昏黄,他们万分艰难的在暴雨中撑起帐篷,钉住挡风棚,平常十分钟就能做完的工作因为天气原因足足多耗了一倍时间。狂风将他们吹的东倒西歪,也吹散了大部分的声音,他们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却还固执的朝对方大吼。

 

“你他【○】妈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说晚上才会下雨?!”

 

“快他【○】妈找东西把破掉的车窗挡住,我们的车里要灌满水啦!”

 

“吹飞了!飞了飞了!给我钉紧点!”

 

密集的雨滴打在Jason的脸上又疼又冷,睫毛上的重量不停往下坠使他睁不开眼,他逐渐感受不到手的温度,身上湿冷的衣服和一下子降低的气温也在快速夺走他的体温,他怀疑自己嘴唇都冻紫了。弥漫开的雨雾降低了可视度,Jason抹了把脸,只看见朦胧的红色头发,还有隐约的发动机似的狗叫声。

 

“Roy,把后备箱的东西拿上,然后带着那条该死的狗过来。”

 

Jason不知道Roy有没有听见,风夹杂着雷鸣似乎在耳旁炸开,他蹲下来开始打地钉,突然一阵强风将埋进土里一半的地钉拉扯出来,帐篷绳连着地钉一起脱离,狠狠抽上他的胳膊。Jason大叫一声,站起来又弯下腰,捂着发麻的胳膊死死咬着腮帮子,接二连三的破事让他糟糕的情绪达到了爆发的临界值。

 

“别着急,小杰鸟,我跟着你呢。”

 

Roy轻快的声音逐渐靠近,那叫声烦人的狗这时倒是安静下来,Roy听起来丝毫没被周围影响,Jason反而因为这个认知更加生气,但他不想和Roy吵架,这不会对现在的情形有任何帮助,除了拉着Roy一起将糟糕再次升级。

 

暴躁的踢飞脚边的小石子,他并不会因此感到更好,但至少能转移注意力,他这么想着,直到气愤间被自己绊倒,后脑勺传来尖锐的疼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里是租只蝙蝠热线,请问客人你有什么需求?什么?给草坪除蚂蚁?当然没问题,一小时三千刀,接受现金信用卡支票,太贵了?我们可是专业的——喂喂?”

 

“这里是租只蝙蝠热线,请问客人你有什么需求?嗯嗯——当然了,不管是找人,救人还是杀【○】人,统统——都在我们的业务范围里,我们的专业不用怀疑。——Jay,收拾收拾,我们有生意了。”

 

“早就准备好了,从来都是你最慢。”

 

“别着急,小杰鸟,我总会跟上你的。”

 

“这次又是什么?上次的游轮爆炸让我们的委托金全打水漂了,这次要又是有钱佬的保镖这种活我马上就退出。”

 

“我保——证那次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你听说星城出现新型病毒的事了吗?”

 

Jason醒过来时雨还没停,噼里啪啦打在牛津布上,他躺在充气垫上被毯子裹得严严实实,全身上下脱的连内【○】裤都不剩,蜷起脚趾享受干燥温暖带来的舒适感。Roy坐在他对面,红色的长发泛着潮气搭在肩头,只穿了长裤,低着头,手里拿着的东西被立在两人之间的汽炉恰好挡住,也正因为如此,Roy并未立刻发现他已经睁开眼睛。

 

这是Jason第一次看见赤【○】裸身体的Roy,这让他困惑的眯起眼睛。Roy的锁骨上有个枪【○】眼,来自于Jason的见面礼,再往下,从来都被衣服遮盖的严严实实的腰腹缺失了整个右边部分,半边肋骨也受到牵连,看得见不规则的断面,似乎曾经经历过一场严重的意外。

 

“你醒了?我替你的脑袋止了血,缝了几针,可能不好看,毕竟以前处理伤口都是我队友的事。”Roy把汽炉上沸腾的可可倒在杯子里,兑了一半之前没喝完的波本放在Jason面前,继续说:“如果头还疼,喝了这个会好一点。”

 

Jason坐起来,头部的疼痛让他起身的动作停滞了一秒,他龇牙咧嘴的用手摸索后脑勺上的缝合线,并意识到这种头痛并非单纯由伤口造成,更像是他每次在梦中看到一些丢失的记忆后带来的痛感,然而这次他却记不清刚刚梦见了什么。

 

他喝了一口波本可可,舌头在刺激性的味道下分辨出熟悉的药味,他问:“你放了止痛药?”Roy耸耸肩全当默认,Jason本该觉得奇怪,但这丝苗头立刻被他看清Roy手里拿的东西时的惊讶扑灭。

 

Roy拿着自己的心脏——字面意义上。

 

他把心脏上的水吸干,然后又仔细擦起肝脏,Jason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放着一片肺和脾脏,做完这些,他依次把脏器从身体右侧的缺口塞回左半边,挨着胃。他重新穿好衣服,在Jason古怪的目光下比划着侧腹,语焉不详的说:“爆炸——你懂的,那个时候大家都疯了。”

 

Jason舌头发苦,药物残留的熟悉味道伴随了他刚丢失记忆的头几个月。他点点头,假装好像他记得那个时候的事,这个话题很难继续下去,Jason到底无从得知Roy经历了多少挣扎才能如此坦然接受自己的改变,又是怎样拼命维持和曾经的自己仅剩的一点相似。

 

“雨势几乎没有变小,头疼的话可以再睡一会,这样等雨一停我们就能继续走。”Roy又给他倒了一些波本,让原本的可可彻底成了陪衬,Jason吞下一大口,脸颊都开始发烫,一些话语轻易的从他嘴里溜了出来。

 

“我想过我可能认识你,我是说——活着的你。“他为自己说出口的话发笑,荒谬有趣,“就像我以为我认识Talia。她否认了,不止一次,但我认得她看我的眼神,一开始我不懂,我总会明白。我朝她扔东西,用枪指着她的脑袋,在她说不知道我是谁后对她大吼大叫,我骂她骗子,恶毒的婊【○】子,我想逼她吐露出一些事实。”

 

“但是没用。”Jason的手指摸着嘴唇,他迷惑的把手摁在腿上,好像才发现源自于过去的自己又一个习惯性动作,他因此说了声操,“她看着我,表现的仿佛多一次否认都是废话。那是怜悯——我明白,”他重复了好几次同一个词,“那是怜悯。”

 

骤然升起的怒气让Jason感觉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他语速越来越快,像蹦豆子一样,杯子空了也重复往嘴里送的动作。“谁他【○】妈是Dick?这真的是个名字吗?他父母或者朋友有什么毛病?谁是Damian,为什么提到这个名字我就想揍人?我他妈是不是疯了,这婊【○】子养的、操【○】蛋的世界什么时候才会彻底完蛋?——那只狗他【○】妈的到底怎么了?!!!”

 

他颓然的停下,仿佛情感再次被掏空,有气无力的朝空中挥挥胳膊,问:“那只狗为什么不动,它死了吗?”

 

Roy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抱膝的姿势,那只狗也趴着一动不动,Jason声嘶力竭吼了半天它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也许变成丧尸之后脑子里就他妈多了一个按钮,按下去能隔绝一切情感,快速适应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高效的应该放在每天黄金档的广告宣传里。

 

Roy捏了捏它的后颈,“它好像睡着了。”他的声音此时听起来蕴含一种沉稳的力量,就好像他永远知道什么时候不该发疯,什么时候能够恣意妄为,这一点也不像Roy,但Jason又怎么知道Roy该是什么样的?

 

“别开玩笑了。”他厌倦的躺了下来。

 

“我没开玩笑。”Jason盯了Roy一会,意识到对方没有说谎,但这比玩笑更难接受。“我们的确会睡觉,作为一种消遣,并且持续做梦,跟看电影一样,连续且清晰,都是我们还没变成这样之前真实发生过的事。”

 

Roy话刚说完,小狗的前爪小幅度抽搐,尾巴扫动地面,就在两人的注意力都放过去时,它突然猛地蹦起来,追着自己的尾巴疯狂转圈,欢快的叫着,过了好一会,它清醒了,看着身边的人,又蔫蔫的趴了回去。

 

Roy的手再次搭上小狗的后颈,脸上带着木讷的理解,这种表情比真情流露的同情更不容易分辨,却更可怕,如同草丛里隐藏的玻璃渣。

 

“我以前认识你吗?”他问的漫不经心,也意味着他真的对答案不作任何期待了。

 

Roy回答:“不,我们从来没见过。”


............我.................还没写完【爆哭!!!!真的只剩最后一更了!!!窒息!!!!



评论 ( 16 )
热度 ( 34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