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The Dark Knight Returns】Glow ⑤

废话多

交粮

终于可以睡觉了_(:з」∠)_下次更新继续随缘吧...


以下正文——


Carrie记忆中没有比现在哭的更惨的时候,她抽噎着,口干舌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浴缸边上是满地的废纸巾,鼻尖蹭的通红。她断断续续的哭了将近两个小时,每次她以为自己能平复的时候,新一波的情绪卷土重来。她觉得身体里面的水阀坏了。

 

她一直都不爱哭,别人说她迟钝。她记得小时候有次在公园里玩秋千,她一个劲的要荡高,一只手抓着绳,另一只手伸出去想要握住流动的空气。她那时正在换牙,左边的门牙松动,一碰就酸疼酸疼的。

 

她荡到最高点,感受片刻的失重,眼前突然掠过一抹白色,她连忙用两只手去捧,那是一只蝴蝶,从她的指缝中溜过,慢悠悠的飞走了。耳边传来尖叫,她从秋千上摔了下来。

 

Carrie躺在地上,感觉腿上传来尖锐的疼痛,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母亲不敢碰她,打通急救电话,语气急促的报出公园的地址。那时已经是傍晚,云层被太阳晕染成橘色,Carrie的视线被泪水冲的模糊不清,她盯着飘动的云,像一只胖胖的大蝙蝠。

 

嘴巴里咸咸的,她张嘴,感觉门牙在漏风,她把自己松动的牙齿摔掉了,第一次尝到血的味道。她感觉有一半的意识飘离了这里,跟着刚才那只白色的蝴蝶,疼痛变得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事后她母亲告诉她,她整个人傻了一样满嘴是血的躺在沙地上,怎么叫都没反应,当时以为是摔出了脑震荡,立刻抬进医院留院观察。Carrie自己倒是记得不太清楚,但从那以后她很少因为疼痛而哭。

 

成为罗宾之后,Bruce对她的要求很严,擦伤、淤青是家常便饭,她并不在乎,她那时是个精力旺盛的小个子,能在一整天的训练之后还兴冲冲的在哥谭溜达到天亮。她似乎感受不到疲倦,直到有一次在训练中,她突然发现手臂抬不起来,她脱下衣服给Bruce看,整个肩膀已经变得青紫,严重扭伤。

 

她立刻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本来初期冷敷处理就不会严重到这个地步,但她拖得太久了。之后一个月她都在休息,受伤的胳膊不能用力。

 

Bruce问她为什么要隐瞒受伤的事,Carrie告诉了他关于白色蝴蝶和胖蝙蝠的事,她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是会下意识的选择忽略。Bruce告诉她这很危险,疼痛能让她知道自己身体的极限从而调整状态。

 

后来Bruce教了她一种冥想方式,能将她思绪和身体隔离开,达到提高忍痛力的目的,这多半被用来忍耐酷刑。她几乎一学就会,逃避疼痛很简单,但直面疼痛花了她更多的时间。

 

Carrie从没被这么多的情绪淹没,她的心脏在疼痛,冥想没有任何帮助,她哭的就像被抢了糖的孩子。她觉得自己应该想想Bruce,Bruce就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事实上这让她哭的更伤心了。

 

她在浴缸里呆过了上半夜,回到房间睁着干涩的双眼一直等到天亮。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的眼睛肿成了核桃,她极度缺水,嘴唇裂口,她舔了舔,有血的味道。六点半她走出房间,这个时间大宅里还很安静。

 

她径直走进厨房,从头顶上的橱柜里随手拿出一个杯子,接水的时候才发现上面是个鲜红的S标志,她懒得再换,接连灌了三杯水,然后翻出了冰箱里的一袋冻豆子仰起头敷在眼睛上。

 

“Kelley小姐。”

 

“噢——早安,Alfred。”她发现自己的声音暗哑,同时太久没睡让她的感觉变的迟钝,没发现Alfred的靠近真的不能怪她,何况她真的从来就不擅长应付Alfred的突然出现。

 

“早安。”Alfred没对她的现状发表评论,而是打开橱柜拿出茶罐,“要来杯茶吗?”

 

“我想来杯咖啡,不加奶,两颗糖。”她胃里面沉甸甸的,兴致不高。

 

“那真是——”老管家停顿了一下,似乎在选择合适的措词,“太可惜了。”Carrie靠在料理台边,眼睛被冻豆子遮得严严实实,但她能想象出他说话时脸上不赞同的表情,这难得的让她弯了弯嘴角。

 

“Bruce今天会出门吗?“Carrie问。Alfred动作很轻,透露着有条不紊,他给自己泡了茶,顺便也给她煮了咖啡,也许一会他就要给即将起床的Dick或者随便谁做早餐,反正那个人不会是Bruce。

 

“十点钟他需要到达公司,Fox和他要敲定一些设计图的事。“Alfred停了停,”据我猜测,你应该是知道Master Bruce关于翼手目动物的黑色小秘密对吗?“

 

Carrie闻到咖啡的香味,放下冻豆子,坐在料理台上翘着脚,裤腿因为她的动作提了起来,露出脚踝上的追踪器。“是的是的,我可是罗宾啊。”

 

Alfred抬起了额头,看了一眼闪着红光的小玩意,“噢,这真让我意外。”

 

“你迟早会知道的,Bruce会告诉你所有的事,就算他想毁灭地球,也一定会先跟你说一声。”

 

“我深表怀疑。”

 

“哪一件?毁灭地球还是跟你说?“

 

“你是在暗示我不会阻止MasterBruce做任何事情吗?”老人淡定的放下茶杯,看着Carrie尚未消肿的眼睛。

 

“你会吗?”

 

“Depends。”

 

Carrie知道这几乎就相当于一个否定回答。

 

她没吃东西,把咖啡喝完了就离开了厨房。她在大宅里闲逛,Carrie从来没有时间像这样把整个大宅都逛一遍,这是第一次。大部分的房间都是闲置的,家具上盖着防尘布,门窗紧闭。

 

有些房间里挂着名贵的画,或者不知道哪个时代的瓷器,还有一些她知道很值钱但看不出是什么的小东西。这些Carrie从来没弄懂过,Bruce也没教过她,不过就当时来说这些知识的确显得有些多余。

 

整个大宅没什么特别,但到底填补了一些Carrie记忆和感情的缺失,就像本以为再也找不回的东西突然被交回手中。在她那个时代,Wayne大宅一大部分的地方都不再有人涉足,Carrie呆的时间太短,就连书房都没有好好看过。

 

她顺着走廊转下来,走进了三楼尽头的一个小房间,她本以为里面同样会是一些落灰的名贵收藏,结果竟然是个小型武器收藏库。

 

墙上挂着一排武士刀,长短不一,有些开了刃,有些没有。另一边整齐的排列着类似飞镖的暗器,只是形状更加奇怪,她拿起来看了看,也是钝口,不小心印上指印,赶快用衣角擦干净放回去。

 

这些东西的观赏价值大过实用价值,她到处摸索了一下,怀疑某个角落藏了机关,比如会翻转的墙壁或者隐藏的通道,结果让她大失所望,这真的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房间。

 

不过Carrie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她熟悉的东西,那是一把可以折叠的机械弓,设计样式十分像Oliver一直用的那种,只不过没那么先进,有些地方还能再改动一下,比如增加动力再减轻点重量之类的,但大体相似。

 

Carrie背着弓和一桶箭去了仓库,里面有一些半旧的泡沫地垫,又翻出了一些落灰的窗帘布,她用工具箱里的宽胶条和一些木板木条自己订了一个简易箭靶,架子上有几桶半干的油漆,她刷了一个红心在木板上,用绿色的油漆圈出了外面的轮廓。

 

大宅的后面有一片空地,她可以从屋里走后门直线到达,不过她不想扛着箭靶弄出太大动静。Bruce已经开车去公司了,她在楼上看到的,那是两个小时以前的事,但其他人都在,她暂时谁也不想见。

 

在固定箭靶的时候Carrie看到Alfred在窗户后面,Carrie低头继续忙自己的,过了一会那就没人了。

 

箭筒里有十只箭,五只普通扁平箭头,三只镂空螺旋箭头,穿透力更强,还有两只箭头连着爆破器。她先试了试手,用的普通箭头,她几乎有一整年的时间没再碰过这些东西,自从Oliver死了之后就没有了。

 

Oliver教她射箭,她一开始嫌麻烦不肯学,后来她发现每次在和Bruce训练的时候他就在一边叹气。Carrie突然就生出了罪恶感,主动跟他学射箭,直到每次她射脱靶而Oliver在一旁狂笑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这老头根本就是在装可怜,只为了看她笑话。

 

Carrie没有射箭的天分,她射蝙蝠镖从不失误,但射箭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命中率,Oliver得意的告诉她因为她是蝙蝠的小鸟而不是绿箭的小鸟,她觉得这是扯淡,理论上就是练习的不够多,她不像Oliver,一辈子都在和弓箭打交道。

 

回忆这些事不会再让她变得开心,Carrie按捺下胸腔中复杂的情绪,将手腕手肘和肩膀摆成一条直线。第一箭手感不好,弓比她惯用的要重,内部机械组件提供给弦的额外动力也不够,勉强没脱靶。

 

Carrie拉扯几下弓弦,让自己习惯这种重量和张力,第二箭就好的多,但依然离靶心有很远的距离。她估摸着自己能不能在用完五只普通弓箭之前命中一次,临时做成的箭靶不稳定,如果用上冲力更强的螺旋箭头,很快就会散架。

 

Oliver告诉她射箭的时候得配合着呼吸频率,同时手腕保持平行,但她射蝙蝠镖习惯性手腕下移,短时间内改不过来,所以她多射几箭找到手感命中率会随之提高,但如此一来,这项活动真的只能当做消遣,而不能用于实战。

 

Carrie的精神集中,射到第四箭的时候她耳边除了弓弦抽打空气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呼吸声。脑海里没有乱七八糟的画面让她感觉好极了,她讨厌情绪化的自己,失去控制往往意味着不合格,她并不总有重来的机会。

 

她立靶的地方几乎贴近空地边缘,箭筒空了一半,比预期的要糟糕一点,反手抽出了第六只箭。弓弦已经拉开,眼角瞟到一个移动的身影,从大宅的那扇门后走出来。是Bruce,他穿着西装,刚回来的样子,站在台阶上,抬着头在看什么。

 

大概几秒之后Bruce面前就站了一个人,蓝红配色制服,脸熟悉的可怕。Bruce双手插在口袋里,和他离的很近,皱着眉头,显得不耐烦,但Carrie知道,这是他的习惯,类似保护色,他真不耐烦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不管是不是她的Bruce,和超人正面交谈这幅场景让Carrie难以适应。上一次发生的结果是Bruce假死。之后十年虽然Bruce的行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超人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更是直接和超人的私下帮助有关,Bruce当Clark是朋友,从来没改变过,但她就是耿耿于怀。

 

Carrie深吸几口气,将已经满弓的箭尖对准那个红蓝身影,手比任何时候都稳,她想象自己是Oliver,箭尖装着氪石粉末,爆开的粉末会被他吸进身体里,不致命,但会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Carrie的视线中只有超人,甚至没留意Bruce已经停止讲话将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你的手腕太偏了射不中目标,那可是超人唉,你该试试更猛的。”

 

猜谁说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 ( 14 )
热度 ( 11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