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Brujay】The Simple Story ③

警告: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三观不正

绝对不接受三观掐架...我给了警告了_(:з」∠)_

下更完结,但是最后一更好艰难...好难写


PS.桶哥哼的那首歌真的有这首歌哦...我觉得很好听额


以下正文——


Jason给Roy打了电话,红发弓箭手接起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是不是在哥谭惹了什么麻烦需要他们回来帮忙,Jason翻了个白眼,骂了回去,Roy在电话那头笑的响亮。Jason听到一个女声,然后拿电话的人变成了Kori。

 

“Jason,要来找我们玩吗?”

 

Jason压都压不下嘴唇边的笑容,躺在地毯上抠着肚皮懒洋洋的说:“你们自己玩吧,公主,Roy一点都不欢迎我去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Roy在抗议,假模假样的装出哭腔说Jaybird你都不爱我了么,Kori给了他一个吻,立刻堵住了红发弓箭手的嘴。

 

“哥谭怎么样?我记得你们有个圣诞节还是什么的很热闹,是真的吗?”

 

“下个月呢,很热闹是没错,但是罪犯可一点也没减少,你们是想回来和我一起过圣诞节吗?“Jason心情很好的开着玩笑。

 

电话又被Roy抢回去,“寂寞的小鸟要人陪吗?如果你开口我和Kori说不定会在圣诞节前回来哟,还可以给你带礼物。“

 

Jason被Roy贱兮兮的语气闹的气不打一处来,“滚蛋ROY HARPER!怎么样,你们是要到圣诞后才回来吗?“

 

“Jason,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们说?“Roy语气突然变的严肃,Jason知道Roy有时候对在意的事情直觉敏锐的可怕。他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但事实并不是如此,”私事,需要点时间处理,你们能晚点回来吗?“

 

Roy迟疑了一会,小声对旁边的Kori交谈了几句,然后重新回到Jason这边,“好吧好吧。“他有些不情不愿,”Kori说没问题,那我们就圣诞之后回,你会照顾好自己的对吗?搞不定了随时叫我们。“

 

“知道啦,快滚吧。“

 

挂了线Jason把通讯器扔回沙发下面,肚皮痒的令人心烦,这种感觉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半夜被痒醒过,怎么挠都挠不到正确的位置,好像需要把手插进肚皮里面才能止住无休无止的痒。

 

Leslie告诉他这是正常现象,即使是女性怀孕时也会出现这种症状,她特地告诉Jaosn不能挠,否则会出现皮肤破损导致感染。Jason允许自己崩溃了一小会,他现在听到任何关于女性和怀孕的相关话题都会抖上两抖,心情阴郁的如同哥谭的天气。

 

Jason保持每三天的频率去Leslie的诊所做检查,男性怀孕的没有先例,和他一样,Leslie也在摸索中,奇怪的是,她常常显的比他更在乎这个孩子,而Jason只在乎肚子里的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外星产物寄居在他的身体里等成熟就撕裂他的腹腔钻出来准备侵占地球。

 

Leslie听到这些话之后不客气的给了Jason一个白眼,并拿出一本笔记本那么厚的检查单出来给他上了一课。Jason在将近一个小时的课程中几乎快要睡着了,被迫看自己的身体构造发生突变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他可以忽视,左耳朵进右耳朵,被Leslie狠狠的敲了脑袋,才集中注意力听了点重点。

 

所有的检查研究简化一下的最终结论就是:由于内部环境变化的原因Jason的身体十分适合孕育胎儿,他肚子里的孩子是实实在在的人类,但适应能力更强,发育的更快,也许五个月就会成熟落地;除了能和怪兽媲美的食欲和无可避免的内脏移位,胎儿对Jason不会产生额外的影响;再过不到一个月Jason的腹肌会消失的一点不剩,然后像个真正的孕妇一样凸起来。

 

Jason被Leslie交代了一堆注意事项,口袋里装着两瓶叶酸片,脚步虚浮的走出诊所,今天的信息量太大,即使被选择性过滤了很多,剩下的也足够他觉得恶心。Jason先去超市买了一大桶硬石路冰激凌,挑出里面的干果扔掉,只吃棉花糖,完全不在乎Leslie警告的控制饮食,防止妊娠高血压糖尿病。

 

操你的,Jason想,他今天穿的很暖和,毫不在乎的塞了一嘴冰激凌,冰的牙齿疼,解决完整盒后口腔已经没有了知觉,他走进地铁站,在进闸机之前将两盒小药片扔进了垃圾桶。

 

***

 

Jason只在小时候还在哥谭街头生活时有这种怎么吃都吃不饱的体验,但现在,在他肚子里装了一个可怕的寄生虫之后,他又一次体会到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的嘴没有一刻是空闲的,如果现在是秋天他一定以为自己进化出了冬眠功能,他最夸张的记录是一天之内吃光了两罐花生酱,一条巧克力酱,这还只是零食,Jason感觉腹肌已经和自己说再见了,可怕的是他有时还会在半夜被饿醒。

 

他凌晨一点被发胀的肚皮惊醒,醒之前他在做一个梦,关于偷吃东西的老鼠被夹子夹成两半,之后他睁开眼睛开了台灯,灰色的短袖上有汗,他比之前怕热,会有突然的心跳加速,按照Leslie的说法这都是正常现象。但对Jason来说,从怀孕开始就没什么是正常的。

 

Jason去换了件衣服,重新躺回床上,睡意全无,肚子在咕咕叫,他突然非常想吃W.E.前一个摊贩上卖的热狗,那家的酱汁是特色,每次都要排很久的队才能买到,有时去晚了就买不到,Jason几乎每次回哥谭都会吃上几次,被辣椒酱、蛋黄酱和秋葵酱淹没的热狗肠勾的他口水都要流到床单上了。

 

大半夜可没有吃的,Jason和青春期长个的男生一样焦虑的进厨房翻冰箱,企图找点别的什么欺骗一下自己挑剔的胃,他翻出了几罐速食豆子和鱼,一些生蔬菜,几条坚果巧克力,一盒没开封的全脂牛奶,两盒酸奶,他全部都不想要,除了他的热狗。

 

一种绝望的心情降临,在弄明白自己发生什么之前Jason已经跪在地上抱着冰箱痛哭出来。他情绪失控,眼泪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落在地上打湿了一小块瓷砖,意识到自己不正常的Jason反而哭的更伤心了。

 

他大哭了十分钟,打着嗝洗干净脸,把巧克力吃光,关上台灯准备重新拥抱睡神,并且把刚才发生的事当做一个梦迅速的忘掉。

 

第二天他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来到了W.E.前面的广场上,一整个晚上热狗就在他的眼前跑来跑去,他根本睡不着。热狗摊还没摆上,Jason去买了浓缩咖啡,刚喝上一口就看到Bruce的车停在了W.E.的门口,他吓了一跳,拉低帽子躲在了咖啡厅门口的招牌后。

 

其实距离隔的远Bruce应该看不到他,但Jason就是有点心虚。Bruce和Tim从车里下来,两个人都是一副标准精英打扮,Tim戴了眼镜,Bruce弯下腰对着车后座的人讲话,Jason看不到是谁,Alfred只可能是坐驾驶座开车的人。

 

Bruce和Tim走进了大楼,车停了两分钟也开走了,Jason走出来,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喝完了手里的咖啡,并毫无悬念的在十分钟之后全吐了出来。他自暴自弃的擦了把嘴,看到广场上已经有人在排队买热狗,他立刻忘记了所有的不舒服。

 

Jason在摊贩老板诧异的目光下要了五个热狗,并在每一个上面都仔细的撒上三种酱,确保热狗肠的每一寸都被酱汁包裹。他心满意足的抱着热狗坐在露天的公用长凳上,混合的酱汁味让他幸福的叹气,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怪异举动,这种天气没人像他一样愿意呆在室外。

 

吃完了热狗Jason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昏昏欲睡,有一搭没一搭的想一会去买什么填充冰箱,饱腹感和困倦让他放松了警惕,直到对方说话Jason才发现自己身后站了人。

 

“Jason。“

 

Jason一抖,猛地站起来回头,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快?“

 

Bruce在Jason身后几步远处,Tim手里抱着电脑站在旁边打量着他,Bruce挑起了眉,“你刚才看到我了?“

 

Jason嗯嗯啊啊了半天也没答出个所以然来,Bruce耐心的等他的答案,这时Jason之前看到的Bruce的车开回来停在了他们身边,Alfred摇下了车窗而Damian从车上走下来。

 

哦,棒极了,今天是家族集合日吗?面对一个Bruce已经够糟糕了,Alfred和Damian也同时出现,至于Tim,嗯,如果他不开口讲话,还是能够忍受的。

 

“你怎么在这,Todd。“Damian果然是最先开口的人,他总是喜欢用防备的表情看Jason,即使他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讨厌他。

 

“他过来吃热狗。“Tim代替Jason做出了回答。

 

Damian用挑剔的眼神将Jason从头看到尾,“你好像又长胖了,Todd,再过不久你的下巴都要塞不进你的桶里了。”

 

Jason为了保暖穿上黑色羽绒服,这让他看起来臃肿了不少。Jason今天没兴趣和Damian拌嘴,他想回家舒舒服服的补个觉,于是他摆出打发的手势,“走远点,Wayne小少爷,红头罩今天休假。”

 

Bruce突然朝Jason伸出手,Jason没动,感觉对方的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方轻轻刮蹭了一下,拿开后Bruce食指上多了一点酱汁,Jason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手指伸进嘴里舔干净。

 

Jason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又不是说他没见过Bruce用更色情的动作舔过手指,通常上面粘的不是Jason的精液就是他自己的精液,一点点酱汁算什么。紧接着,Bruce走过来靠的更近,凑在Jason的脖子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的味道闻起来不一样了。”Bruce没有放低自己的音量,Jason从他的肩膀处看到了Tim和Damian,那两个人比Jason更早反应过来,他们对视了一眼,Tim的表情是恍然大悟,而Damian则是不敢置信。

 

一股深深的恐惧包围了Jason,然后是席卷而来的愤怒,他侧过头看着Bruce近在咫次的蓝色眼睛,他爱死了Bruce高潮时那双蓝眼睛里出现的短暂迷茫,而现在,他只想对着他的脸来上一拳,但Jason不会真对Bruce出手,至少不是现在。

 

他狠狠的把Bruce向后推,怒视着他,咬牙切齿的骂道:“FUCKYOU!”他骂的足够有力确保充分传达自己此刻的愤怒,他又推了Bruce一把,“你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一直跑出Bruce的视线Jason都没有再回头。

 

***

 

Jason重新穿回自己的皮夹克,里面只套了件黑色背心,虽然没有了腹肌,小腹还算平坦,但算时间最多两个星期,他就要迎接新形象。Jason坐在吧台旁,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拨的更乱,他面前摆了四个空酒杯,酒精放大了他的感知,他现在还因为白天没有消退的愤怒打着抖。

 

Jason感到胃里一阵翻滚,这是要吐的前兆,以前他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十个shot,而现在区区四个就能让他即将吐的像个孕妇,这不是比喻。Jason讽刺的想,以前他还不会因为该死的荷尔蒙跪在冰箱前哭的像死了亲妈,仅仅只是没有找到合胃口的食物;以前他也不会想到他会跟Bruce干在一起,然后多了这么多破事。

 

他早该想到,但有什么用呢,很多事情发生了就不是想停就停的,得到了那么多次教训,他依旧想要去尝试,值得庆幸的是至少这次他聪明的锁住了自己的双脚,不去追逐根本不存在的希望,即使因为意外肚子里多了这么个东西,他也没考虑过别的选择,这可是他自作自受。

 

但这也是最让他感到愤怒的原因,在他艰难的恪守这段关系的底线时,恰恰是Bruce先迈出了步子。平衡被打破,Jason不知所措,他下意识的隔着袖子摸那块印记,想着也许等Kori回来了能问问她这是什么意思,毕竟,这是个启示,也许真的能告诉他该怎么办。

 

“帅哥,请我喝一杯吗?”

 

一个女人坐在了Jason旁边的位子,金色头发的丰满女性,黑色的连衣裙紧绷的像她第二层皮肤。Jason把自己的伏特加推给她,她不在乎近乎敷衍的态度,和他一样,拿起杯子一口气喝个干净。

 

“谢谢,我叫Grace,你呢?”她看起来并不年轻,黄色的灯光和金棕色眼影也遮不掉眼角的细纹,她的嗓音有些沙哑,像是抽烟过度。

 

“Roy。”Jason冷淡的回答。

 

Grace招手让酒保拿了杯琴酒,“我今天不想上床,小男孩,放轻松。“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整个酒吧只有你看起来比我更心烦,和比我还要烦恼的人聊天总能让我找到慰藉。“Grace哈哈大笑,独特的声线让她听起来迷人,但Jason只想翻白眼,“反正你已经够郁闷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Jason觉得自己今天忍耐力好的惊人,“我就要有孩子了。“

 

“真可惜。“Grace把金色的头发撩到脖子后,Jason看到她无名指上有个还没褪去的戒指痕迹。

 

“我以为你会恭喜我。“

 

“当初怀孕,我妈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我的女儿在家听保姆讲睡前故事,而我在这和一个陌生人聊天。“

 

“你不喜欢你的女儿?“

 

“我当然爱她,但爱又不代表全部。总会有人以为孩子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你会因此快乐,那份喜悦和记忆什么也代替不了。但当你足够自私,就会发现,你才是你孩子生命的一部分,你的人生不再是你的人生,你得到的永远比不上你放弃的。“

 

“真是特别的理论。“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生下孩子,即使心中充满了感激和爱,也改变不了孩子就是灾难的本质。所有的情感都会被时间消磨,当她伸出肉呼呼的手臂拥抱你时你的心会充满爱意,可最后,支撑你抚育他们的都是责任。“Grace放下了第四个空杯子,”所以,小男孩,不要高估自己的耐心。不过想开点,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有孩子也不是特别坏的事,至少别让他们以后成为超级罪犯。“

 

Grace笑起来像个女孩,什么顾忌都没有,Jason想请她再喝一杯,她看了看表,拿起手包对他说:“我答应我女儿十点之前回家陪她睡觉,我得走了,小男孩,谢谢你的酒。“

 

“所以我有让你心情好点了吗?“Jason撑着脑袋问。

 

Grace又笑了起来,“当然,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而你才刚刚开始,无论怎么说,我都更有理由比你开心。“

 

Grace走后Jason灌下了第六杯伏特加,他已经出现了醉酒时的亢奋,耳边是血液流淌的轰鸣声,然后有音乐——

I’m not the table you can come and lay your cup down on now.

I’m not the shoulder for a bag,don’t wanna carry your heavy load.

… …

Ain’t much I can do but I do what I can.

But I’m not a fool,there’s no need to pretend.

Just because you got yourself in some shit.

It doesn’t mean I have to come deal with it.

….

 

Jason跟着哼了一段,记住了歌词又唱了几句,之前的压抑情绪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觉得心情不错,丢下几张纸币,从酒吧的后门离开,在脏兮兮的小巷中行走时他还哼着刚才的歌。

 

他走的摇摇晃晃,快出小巷时扶着墙吐的一塌糊涂,一只手拿着手帕出现在他眼前,他抬头看了一眼,接过来擦干净嘴巴,“你来干什么。“

 

Tim穿着便服,冷风吹动他额前的刘海挡住了眼睛,“看看你,你好长时间没夜巡了,还有,你的腿怎么了?“

 

“不小心烫了,你想看到哥谭出现一个瘸着腿的红头罩吗?小红鸟,回家去吧,蝙蝠爸爸等着你汇报情况呢,告诉他,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Jason想走,被Tim拉住了手臂,后者皱着眉头看起来很忧虑。

 

“和我一起回去,Bruce在等你。“

 

“不,小红鸟,让他滚开。“

 

Tim抿了抿嘴,“你自己亲口和他说,我不是什么见鬼的信差。”然后,Tim果断把Jason药晕了。

评论 ( 53 )
热度 ( 63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