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致Indifeso

说真的,这个评的标题就让我跪了...总感觉自己是死了好多年的人被你怀念...2333好吧,这评有一万字我的想法只有 是日了狗了  看完这评都能直接封笔了  这是我写过的文么我只是个写大白话加每天只想脑brujay黄段子加废话多加无病呻吟的矫情作者 谢谢你的评23333不怕麻烦的把我所有的文都评了一遍...作为每写完一篇文都视作做黑历史连备份都不会有的人看评简直就是花样作死我的尴尬已经突破天际了_(:з」∠)_但还是谢谢你喜欢我的文,谢谢你写了这么多字的评辛苦你了...【你不写文真的好浪费,不考虑写文吗?一万字都能写个中篇文了耶不发点粮吗?】总觉得不多发点刀捅你几刀对不起你写的评....开玩笑的= =我会发糖的真的!看我真挚的眼神(*@ο@*) 

 

BXZD的猫:

 

严格说来,这算不上一个长评,因为这并不是献给某个特定的一篇文,而是为了写给某个特定的人——@Indifeso

 

初识Indifeso的原因依旧是BruJay,爹桶,我的大本命。第一次在lofter看到她的时候着实惊喜了一下——并不是刻意夸张抬高她,而是看到BruJay的队列里又多了一位太太,真的是打心眼里高兴。

 

在此,第一个推荐的就是Indifeso的【BruJay】Dream系列(警告:性转桶)。

http://vertebrate.lofter.com/post/2a2552_7863e74

 

虽然只有六章,但是并不是短文——貌似Indifeso所有的文都是这样,虽说章节并不多,但是不管你的标准线多高,都不会发现她有哪一章节算得上是短更的。

 

文章的标题非常的简短,除却CP的标识,就只有一个短短的单词:Dream——这并不是一个偏僻的单词,而最简单普遍的解释就是“梦”。

 

在心理学界,曾经有过一位极具影响的人物,叫做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奥地利精神病医师、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他写过一本书,很多人都应该听说过,叫做《梦的解析》。

 

遗憾的是,我并不是这方面的研究者,甚至是爱好者,我g的智商无法完全的理解它,我的情商无法完整的读完它,希望这些都不影响我去赞美他。一如我对Indifeso的了解只在二次元的字里行间,但我依旧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去知道,她与她的文字,是多么的优秀。

 

既然这篇文章的名字就是Dream,那我就引用弗洛伊德如诗似词的名言来做个开始:

梦不是一种躯体现象,而是一种心理现象。梦是一种愿望达成,它可以算是一种清醒状态精神活动的延续。梦,并不是空穴来风,不是无意义的,不是荒诞的,也不是一部分意识昏睡,而只有少部分乍睡还醒的产物,它完全是有意义的精神现象。

 

文章的开始,是Bruce醒来。他醒过来,听到了一个名字并且在引导之下喊了出来“Jessica”,——他的舌尖很自然地吐出了那几个音节,但他的意识,却经历了犹豫。一瞬间的缓冲,短暂到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但他意识到了他对“Jessica”的特殊情感:从“听说”她,到听到她,到看到她;从眼神交流,到语言,到行为。有渴望、有惊喜、有赞美,或许还要加上震惊,但这些都不是贬义的,他们源于美好,或者归于美好。

 

仿佛冬日里的壁炉,即便有噼啪的火星溅出,但温暖的冬日依旧是幸福的代言。在这样的平和之下,困惑仿佛是窗外的寒风,即使努力地发出各种呼啸,也架不住人们对他的刻意忽视。

 

Bruce沉浸于这种平和,即便噼啪的火星莫名的溅得他满身是伤,他也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份温度,离开这所房屋。他在屋内兜兜转转,试图从平和之中找出答案,并且小心的维持着炉火的燃烧。而他过重的小心翼翼加重了他对寒风的忽视。

 

但是正如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说过的:每一个梦都起源于第一种力量(欲圌望),但受到了第二种力量(意识)的防御和抵制。

 

他过于满足眼前的“Jessica”,从而不断地局限一切不合理的缘由,但是他的意识依旧在挣扎着——再坚固的房屋依旧避不开缝隙的存在,更不要说那本就是拼凑出的虚构——挣扎着扒圌开窗缝,呼啸的寒风扑面而来,提醒着他——寒冷,才是真实的冬日;刺骨,才是真实的感受。

 

于是他脱口而出了他的困惑,然后,得到了他所想要的答案。那是Bruce十分,十分想要的答案,以至于他否认掉了自己的答案。

 

梦的不愉快性质与梦的伪装息息相关。正因为理性(或意识)对梦的主题、欲圌望产生了强烈的反感,试图压制它们,欲圌望的内容不得不进行伪装。梦的伪装,实际上是梦的稽查作用的结果。因此,我们不妨这样定义--梦是一个(受压制或者被压制的)欲圌望的(伪装的)满足。——来自《梦的解析》

 

伪装骗过了反感,欲圌望压制住了抵抗。

 

他选择了挡在炉火的前方,他选择挡住那凌烈的寒风,他选择紧紧地关牢窗门,他选择让房间回归温暖,他选择与冬日划清界限——而他的选择只会让抵制愈来愈烈,来源于意识的,来源于真实的。

 

他挡住了他所面对的,可是嘶吼的声音已经透过围绕着他的四壁包围住了Batman。

 

Batman注意到了,他看到了红头罩,他开始关注他,了解他——以罪犯的角度。而Bruce,他则沉溺于炉火所绽放出来的新的色彩。他曾经震惊、疑惑的色彩,而最终还是拜倒在欲圌望之下,消去了观望的距离。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在吸毒,又有太多的人在做梦。但醒来的人,总是那么寥寥无几。

 

不管有多少人信仰他,不管他的传奇多么璀璨,Batman终究是那有着七情六欲的肉体凡躯,连上帝身边最美丽最权势的黎明之子都拜倒于欲圌望,那任何指责都苍白无力。

 

而当冬日的暖阳躲入云层,无可奈何是否真的是我们仅有的情绪?

 

当阴影处的Jason穿过人群看着灯光下的Jessica;当伪装的Jason透过烟雾看着精致的Jessica;当家族画像之外的Jason看着被Bruce小心护住的Jessica;无可奈何是否真的是他主动离开的理由?

 

冬日里,没有春日的淅淅沥沥,没有夏日的银河倒泻,没有秋日的绵绵不绝,或许连滴答的声音都没有,有的,只是那无声无息的白色。当他轻轻飘落,不知情的人欢笑着、感叹着踩踏而过,是否会有谁像春夏秋那般,认为那是哭泣?

 

寒冷迂回的提醒着沉醉的Bruce,他无法不去面对这份刺圌激,无法否认Jason已经进入了他的房屋。于是,炉火的颜色变得更加多彩,那名为“Jessica”的颜色,不仅存在,并且美丽,不仅温顺,并且忠诚。

 

她不曾离开过他,并且不会离开他。——只此一项,便的得到他的瞩目。

 

睡眠的时候,心灵面对外界的刺圌激,要么不予理睬,要么采用梦去否认它的存在,或者“编织栩栩如生的谎言",尽可能地延续睡眠。因此,我们可以把”睡眠的欲圌望“也看成是梦的动机之一,每一个梦都是这种欲圌望的满足——来自《梦的解析》

 

已经不想再花诸多的时间与文字去讲述Jason Todd与Bruce Wayne的过去以及纠缠,也不想再去细说他们对对方的了解与执着。

 

那个可是JasonTodd,他怎么会对Bruce Wayne轻言放弃;那个可是Red Hood,他怎么会对Batman默道诀别。

 

既然他忘记了他的存在,他的死亡,他的归来——那他便重演这一切。用她的死亡。

 

Jason曾经要求Bruce在他与杀死他的人之间做出选择,而因为他自己的犹豫不决,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救赎。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历史重演。

 

这一次,他占尽了优势。他了解“Jessica”,了解Batman,他不会再犹豫,他已做出决定。这一次,他会得到他想要的。

 

他是Jason Todd,是Bruce的Jason Todd,是Batman的Robin,是他所爱之人的爱恋与欲圌望。

 

他不是一场梦境,不是一堆谎言,不是一个叫做Jessica的女孩,不是一个能被替代的存在。

 

杜鲁门•卡波特曾经说过:

Dreams are the thoughts of soul, they are our secret true feelings.

梦是心灵的思想,是我们的秘密真情。

 

冬日的暖阳从云层中醒来,温暖了大地,化去了积雪。他所爱的人从心灵的思想中归来,带着他不再是秘密的真实情感。

 

他呼唤他的名字,拥抱他的身体,亲吻他的双圌唇——一如梦中般坚定。

 

最后,用弗洛伊德优美的词句来做个结束——夜梦是愿望的满足;白日梦即幻想,也是愿望的实现。

 

 

 

如果按照时间顺序来说的话【The DarkKnight Returns】Glow是Indifeso的第二篇文。

http://vertebrate.lofter.com/post/2a2552_798c137

 

这篇文章我就不刻意推荐了,并不是因为它不是爹桶文,而是因为两个原因:

 

首先:这篇文章的主角是黑暗骑士归来的罗宾Carrie Kelley,我并不了解她。推荐一篇我自己都不了解主角的文实在很不地道。

 

其次,我写这段话的时候,它还没有完结。我相信这对于很多人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不过有兴趣的人依旧可以去追追看,毕竟Indifeso不管是文笔还是坑品都是有保证的。比如说我就是完全冲着作者去的。而且这确实是一篇满新颖的文,用Carrie Kelley——一个生长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高谭市的女性罗宾——的视角,来看待我们所熟知蝙蝠家族。

 

 

 

接着,就要推荐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一篇文【BruJay】Carpe Diem【END】

http://vertebrate.lofter.com/post/2a2552_7b3358f

 

虽说是一发完,但是绝对绝对不是短片,内容相当丰富,情节十分跌宕,还有肉(zha)哦~(警告:原创女性人物)

 

标题CarpeDiem  是我读完全文之后才去百度的。是拉丁文,翻译成英语是seize the day,意为:抓圌住今天。(也可以是capture the day,但是seize更抽象,所以我选择了seize。)

 

抓圌住今天,及时行乐。

 

我并不是一个专注于文学的人,但即便是我,也能道出几句关于时间,关于今日,关于珍惜的诗句。但其实更多的时候,我只是仿佛自言自语地说上一句:“时间过得好快。”

 

之所以说仿佛,是因为我还是希望被听到,但是不指望有什么回答。那只是我的一句感慨,当它成为一个话题,它就不免伤感。

 

高尔基曾经说过,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名言总是这样,不乏矛盾与顺理成章。

 

文章从Jason的昨日,也就是他的童年开始。众所周知,对于任何人而言那都不是一个好的开始。那时候的时间对于他而言,只有太慢,他所期望的,只有明天,今日对于他而言,毫无珍惜二字可言。

 

相信Jason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像文嘉一般去感叹“明日何其多”这类的哲理,毕竟对于他而言,活到明天也不是什么太容易的事情。总要有些什么,让他熬过那十二次的鸣音。一个操圌蛋到极点的父亲,和一个相比之下不那么操圌蛋的母亲。选择有时就这么简单。

 

这是否是亲情?没有人能回答,因为问出来实在十分可笑。

 

这只是一种活下去的方式,你可以称呼它为一种信念,一种执着,也可以当做是一种习惯,一种麻木。

 

面对着父亲的暴力与母亲的肆意,他强迫着自己去习惯。而当他真的习惯了所谓的明天不过是又一个今天,甚至更糟之后,他看到了那辆车。

 

童话里,南瓜马车载着Cinderella进入了皇宫,进入了王子的生活;在高谭,蝙蝠车载着Jason进入Wayne大宅,进入了Bruce的人生。

 

但有的时候,幸福与灾难也是有着其曲同工之处。有时他们超出了想象,超出了认知,超出了人们所能够接受的范围。

 

很多很多个早上,当我把热水倒入有着咖啡粉或者是可可粉的杯子后,即使是滚烫的开水也没有办法化开那些被称之为速溶的颗粒。这种时候,我就需要一些时间,或者,一把勺子。而绝不是,一大包的糖。

 

在Jason与他的新生活相互融合的过程中,Gina只能算得上是一个景点,她甚至不是一个站点。Jason看到了她,认识了她,然后,目送她离开。她的存在一如她背后的纹身,即使再怎样精致,都改变不了那只是皮肤上的画,她不会真的靠着那一对翅膀飞翔,飞离高谭,飞离她的人生。

 

硬要说她做了什么的话,她撕掉了Jason黏在心房上的一层纸。Jason看到了,然后又反复的贴了好几层上去。徒留了一地的恐惧。

 

他试图用过去带来的暴躁和青春期带来的烦躁来掩盖他的恐惧,但是超出范围的距离所形成的自卑,白光后留在舌尖上的余音与温热的污浊,梦境里反复出现的、唯一清晰的脸庞,都在不断扩大着他的恐惧。

 

即使是夏日,一杯甜腻的热饮总是能带给我一个清醒的早晨,一个好的开始。而比一杯热饮被冻成一杯冷糊更悲哀的,就是杯子碎了。

 

当杯子落地,当声音脆响,当水花四溅,当玻璃破碎,即便是再苦涩的咖啡,我都再也不能从那个杯子中沾到一滴。我再也不能将它细细洗净,轻轻放好,我再也不能将它捧在手心,暖我身寒,我再也不能吻它的杯沿,解我圌干涩。

 

一场支离破碎来的太过突然,突然到他们都没有来得及和对方说一声再见,更不要说其他。男孩带着他埋在心底的青涩情感躺入六尺之下,黑暗没能够腐蚀这份青涩,但是,时间能。

 

腐殖质的土壤之上,开出鲜红的曼陀罗花。与他公认的艳圌丽一道被众人所知的,是他的毒。

 

毒藤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情感的秘密从来都是难以掩盖,她向来都是理智的天敌。它们总是不停地争吵着、争夺着,又互依互傍地存在着。当理智昏昏欲睡,伺机良久的欲圌望立刻乘虚而入。

 

仿佛是被家长禁锢久了的孩子们,他们冲出房屋,不停地诉说着他们想过的、想要的,他们将手伸向视野内力所能及的触碰得到的一切。

 

触摸、抓圌住、亲吻,肆意的感觉就是毒圌品,怪不得母亲曾经如此沉迷。已爆裂的快圌感和尚未到达的极致使人狂躁的烧去最后的顾忌。恨不得据为己有,恨不能融为一体。

 

泪水不一定是因自己而落,有时,是为了自己。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隐私,隐秘的那一部分使我们感到安全,而当秘密被掀开,则犹如被刨了窝的动物,四处流窜,直到惊慌散去。

 

逃避向来都不是什么首选,但它总是夹杂在每一次的选择之中。毕竟它是源于人类的天性——源于人类对伤害的恐惧。哪怕惊慌散去,逃避依旧可以是选择的对象,只要你舍得让它挥洒你的今日,索要你的明天。

 

Jason舍弃了他的时间,一日又一日的浪费着,直到命运再也看不下去,直到他所喜爱过的那双褐色翅膀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生命总是神奇的。当你适应了安逸平和的生活,你会为生命的脆弱而感叹;当你见识了命运的残酷与无理,又不免为生命的坚韧而赞叹。

 

Gina是高谭市的最底层,她甚至还不如那些揣着弹簧刀的babyboys来的意气风发。羽状的纹身并不能将她形容成天使,或者是其他或美好或神圣的存在。

 

她只是一棵草,一颗长着羽状叶子的含羞草。她没有办法长得很高,很茂密,她开不出什么艳圌丽绝美、或者是稀有罕见的花朵,更没有能够杀死什么的毒素。当你抬脚横跨她,她都不能用枝条狠狠地抽打你一下。她只会并拢她的叶子,垂下她的叶柄,让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少一点再少一点。

 

但就是这样的野草,在多番狂风暴雨之后,缓慢地舒展开她完整的茎叶,稳稳地开出淡色的小花。

 

当毒艳的曼陀罗花都经历过了凋谢,当整个森林都千疮百孔,她却无所谓的展开叶子,吸收阳光,继续扎根。既然活了下来,为什么不活下去。

 

她没有英雄的气概,没有公主的骄傲,没有烈士的精神,没有少女的情怀。

 

Gina有的只是对自己,对高谭市的了解,以及那一条小小的底线。她可以抱着那一段,没头没尾,甚至没有名字的感情,对自己说“还是活着好。”

 

她记得他摸过她纹身的触感,她记得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她记得他找到她后对她伸出的手,她记得他对她的好。她记得她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于是她还可以对自己说,人生还是美好的。只要她活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失去了多少,至少她就可以温故着昨日的美好,在今天扬起一个微笑。

 

其实从某些结果上说来,Gina确实算得上是一位天使,他们都是灵魂的指引者。

 

Jason在Gina的絮叨中睡着,在Gina的沉睡中醒来,他静悄悄的道了别。趁着在他还活着的今天,做些什么。Carpe Diem。

 

在了解过Jason之后,曾经无意中看过过一句话,印象十分深刻,当即就联想到了他,但一直苦于没有场合诉说。是Harriet Beecher Stowe夫人的一句名言。

The bitterest tears shed over graves are for words left unsaid anddeeds left undone.    

最痛苦的泪水从坟墓中流出,为了还没说的话和还没做的事。

 

我们知道Jason的痛,我们理解Jason的恨。即便Jason将复活认定为“人生中最糟糕的”,但凡事都有两面性,虽然他看不到不糟糕的那面,但是他可以乘着机会自己去创造。

 

我爱你——这是他苦苦掩盖了几年的秘密。却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我爱你——这是他这些年来最坚定不移、最美好纯粹的情感。

我爱你——这是他最想说的话,这是他最想做的事。

我爱你——这是他今时今日,最重要的事。

我爱你——这是份不会停止的爱。

我爱你——这无关结果。

 

今日,Jason知道了这世界有一个人一直爱着他;

今日,Jason让他爱的人知道他一直都爱着他;

今日,Jason不再选择逃避来挥洒他的时间;

今日,Jason可以坦诚站在他爱的人面前;

今日,Jason消除了一直伴随着的恐惧;

今日,Jason会睡一个没有梦的好觉;

今日,难道不是一个美好的日子?

今日,难道不是活下来的奖励。

 

Seize the day。He done it.

 

大红色的玫瑰,暗含圌着许多的邀请,是Jason抓圌住昨天的奖励。

 

门外是他一直爱的人,门内有他收到的玫瑰。他擦掉眼泪,掏出手机,发出短信。

 

为了Carpe Diem。

 

 

 

在继Carpe Diem之后没有两天,Indifeso快速地开了她的新文(keng):

【Brujay】五次Bruce认为Jessica是个女孩很尴尬,一次就没有一次了

http://vertebrate.lofter.com/post/2a2552_7b60aec

 

在你们决定是否要看这篇文章之前,我觉得我有义务要求你们看清楚标题,并且理解——这并不!是!一篇5+1的文章。这就是一篇“五次Bruce认为Jessica是个女孩很尴尬”,然后加了一个挑逗的尾巴的文章。请各位不要像我一样被欺骗了感情。

 

与Dream相似而又不同的是,这里RedHood是一个真正的女性,她有着作为女性的经历和烦恼。而当这些经历与烦恼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面对的时候,尴尬则成了一个避无可避的话题。

 

两性的问题无疑是正当其冲的。外界的影响与生理的烦恼紧随其后。有一些是Jessica并不知晓的,有一些是她所无所谓的,还有一些是她怎样都不会说出口的。

 

无论是作为年长者,监护人还是异性,Bruce都很难将这些尴尬加到两人的话题间。它们无可避免,也无法解决。他只能顺着Jessica所表现出的无知、无谓,以及“无事”,表示沉默。

 

死亡对于很多人而言并非“尴尬”可以形容的,但很多时候,当这个话题被提起后产生了静谧,那确实是被人称之为尴尬的时刻。更不要说这个话题每每提起都是建立在当事人的身上。这件事其实本质上无关于性别,但是当Bruce站在Jessica的房门前,他必定是意识到了,若是这份尴尬被打破,性别一定会如同其他的尴尬一样,无可避免。

 

而不同于死亡,感情向来可以被许许多多的词语形容,你或许要花上一会儿的时间,才能找到尴尬的身影。

 

文章从开始就说过,Bruce对于女性并没有任何的歧视与偏见,例如神奇女侠,例如黑金丝雀,他不会将她们视作是超人或者是绿箭侠的附属品。即便是更亲密的Robin,他也不会对Stephanie作出不同于Tim的标准。

 

但她们都不是Jessica,Jessica是特别的,她总是特别的。这并不是因为性别,但必然会牵扯到这份尴尬。

 

Jessica是他发现的,是他发掘的,是他抚养长大的,是他朝夕相处的,是他细心培育的,是他纳入羽翼的,是他所失去过,是他犯下的错误,是他背负一生的责任,是他深爱并且会一直爱下去的。这无关于男女,都将注定。

 

而这份无关,是Bruce所定义的。男女终究是有区别的,Bruce将这份区别横栏在性别之外,每每遇到,总是沉默面对,尴尬收场。

 

但这份区别并不是单向的,这份沉默也不是,于是Jessica率先跨出了这一步,她撕破的不是阻拦,而是他的定义。

 

其实无论官方还是同人,J比家族里面的人都更加忠于自己的目标。J所在乎的通常不是别人以为的那份结果,而是他本身所做的。

 

Jessica并不是想要得到Bruce对于她告白的回答,她只是打破这份一直以来的尴尬,她想打破Bruce的沉默,毕竟情爱这份尴尬不同于其他,它并非无法解决。

 

 

 

【Brujay】The SimpleStory——直至今日Indifeso所写的最撕我心的文章。我必须强推的存在。

http://vertebrate.lofter.com/post/2a2552_7d2f9f7

 

结局撞击我心房的感觉我依旧记得,刹那间差一点落泪的冲动我也记得,所以原谅我目前没有办法用喜爱程度将它与其他的文作出一个正面的比较。

 

如果硬要让它在我内心找到一个的位置的话——就是这篇文促成了我这几日滔滔不绝的倾诉。

 

文章尚未开始,两个标签就撕了我的矜持——Brujay;生子。(雷者速遁!不过不要说我没提醒过,有肉!)

 

这一次,他们两个跳过了“谈情说爱”的过程,直接开始了时深时浅的全方位立体式负距离接触。

 

之所以在“谈情说爱”上打上引号,不仅仅是为了带点小讽刺,主要是因为他们俩跳过的可不仅仅是“谈情说爱”,而这因此所带来的问题——就我的标准来说,十分的严重。

 

在此之前,Jason不是没有在纾解的时候呻吅吟过那几个有着相同特指的称呼,但是他完全没有去考虑过成因,因为那对于他而言已经不仅仅是遥不可及可以形容的了,完全就是异想天开——就好像当初他在撬轮胎的时候可没有想过会住进豪华单间卧室;当他大喊着the best day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撬棍打在身上的感觉。

 

对于将监护人当做幻想对象的Jason丝毫没有觉得不对的地方,我觉得那也许是因为在他内心的某个平台上,他们是平等的。因为必然有一条感情的渠道使得Jason违背他对家人的态度,使得他在他的内心世界将这一切合理化。

 

不过Jason明显没有去想过这个,他没有去想过为什么同为家人,共为同性,他没有幻想过Dick或者Tim。他没有去想过,如果只是一个同等与封面女郎的幻想对象,为什么对于类型没有统一、甚至相似的定位,为什么对方的一颦一笑一寸肌肤、一嗟一叹一个背影都可以引发他一系列的神经吅血管活动。

 

他把一大堆的问题缩得小小的,将掩盖的理由缩得小小的。

 

不过我猜,他的掩盖早就被掀了开来——Batman是世界上最好的侦探,不是么?更何况那是他一直所关注的。再小的不自然,总归会有被发现的那一次。

 

而所谓的预兆,并非仅限于语言、肢体、眼神。

 

跳得过快的心脏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而扩大了的瞳孔只有看着你吅的吅人知道。你絮絮叨叨的言不由衷有时只是你拿来欺骗自己不由自主的借口。

 

于是,一个邀请,一个吻。

 

由Batman提出,被Red Hood接受。

 

愤怒在咆哮,抱怨叽叽喳喳,但那又怎样?!他的意识里有一场盛宴,震耳欲聋的烟花盖过一切声音,欲吅望跳出笼子狂奔,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外来的刺吅激使得他感到身体里的生物电在轰炸着每一个细胞。

 

一如大多数的第一次,从感官上来说,这算不上一场享受。但精神上的成就与饱足感已经给这场盛宴打上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但是这个时候,跳过“谈情说爱”的弊端已经开始显露了。当Jason醒过来时,他将于昨晚那种精神超越感官的交流定义为了“一吅夜吅情”,从而忽视掉了作为给予方的Bruce在释放完了之后选择留宿在他身旁。将本来可以“你情我浓”的浪漫生生降到了“你情我愿”的肉体关系。

 

虽说他们原本的爱恨交织就是一本谁也算不清的烂账,不管往上添什么都只会让人晕头转向,但Jason确实急于将人类最极致的欢愉局限在精神之外,哪怕一次尝试都不愿意去涉及,哪怕Batman来找了他一次又一次,哪怕他们之间已经慢慢形成惯性,哪怕自己已经习惯对方的粗暴,哪怕他自己都惊讶于他们之间的关系维持之久。他依然不会去想当初为什么Batman提出提出,而为什么Red Hood会接受。

 

最可气的就是Batman,那个谁都看得出他对Jason不一般的家伙就这样真的一言不发的爽了一次又一次。他明明是感觉到了Jason的情愫,他明明已经跨出了第一步。却任由他们俩人原地踏步了半年之久。

 

如果Jason还可以用经历,用童年阴影,用安全感来搪塞这份止步不前。那老蝙蝠就真的是只能用语死早来解释了。在此深深献上一个表情:凸(╯-╰)凸

 

话说DC真的是给自己留下了无限的可(shang)能(ji),N多个星球、扇区、种族,甚至还有平行世界。我十分怀疑若是他们出现了什么跳跃性的情节,他们罗列的理由绝对可以排出一张甚至更多的目录来。

 

言归正传,Batman与Red Hood的日常注定了若是没有意外才叫奇怪,唯一值得纠结也就不外乎是谁先遇到的。

 

这一次,先遇上转折的是Jason。

 

法外者们都不是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安宁的人。他们理所应当的遇到了冲突,但值得一说的是,他们最后与那个星球的人得到了和平的解决。

 

这一次的转折是Jason索要来的。

 

他被他们的仪式所吸引——用于分化性别,决定终生伴侣的仪式——并不由自主的去探究,也许是源于心底的那份蠢吅蠢吅欲吅动。

 

当祭司问他:“你有爱人吗?”。Jason犹豫着,最后还是没有决绝的做出否认。

 

当祭司问他是否需要一些启示时,他担忧了一下,然后答应。带着隐隐的期待,似乎没有犹豫。但是当启示出现后,Jason却还是退步了,不敢去知晓内容。也许他和我们一样,都觉得那会是某个人的名字。

 

他曾经渴望过一些,但结果摔得很惨,他摔得支离玻碎,于是再也不敢奢望第二次。

 

他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但是谁都知道,他逃离的只不过是一张可能会说些什么的嘴。而接着,似乎是报应一般,Jason认定不可能存在的爱情长出了结晶,长到了他的身体里。

 

他必须抛开情绪,了解她(原谅我实在不喜欢用“它”),必须刨开自己的皮肉,面对她,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决定。

 

这不是他可以接受的发展范围,这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做出的决定。但是依旧拒绝了所有人,拒绝Bat,甚至是Roy和Kori。

 

接下去的行为感觉Jason依旧是以逃避为第一主旨,处处与LЕSlie的嘱咐背道而驰。但是叛逆可不妨碍生理与他处处作对。一步一步的把他不堪重负的精神推倒一次又一次。

 

也许是Jason的运气不太好,也许是被激素影响到行为的变故影响到了他人。在这个时候,Bruce决定往前跨一步。而这一步,几乎把Jason吓死。虽说接着爆发出了一定的愤怒,但不可改变的是他落荒而逃。

 

感觉爹桶的感情一定要外来者推上一把才会有所变动,鉴于Indifeso将本文的时间背景设定在了Dick假死的阶段,Tim便荣升了助攻小天使——售(jie)后(guo)评价:差评!

 

好吧,开玩笑的。我们不应该责备将“弄晕拖走”这一美好传统发扬光大的三少同志。毕竟千错万错都是蝙蝠侠这个语死早的错。睡饱,醒来,床上——多么美好的意境,仅次于事后,你不谈人生,不谈感情,哪怕谈谈满脸皱纹的Alf也是算得上个美好的话题,你偏偏去踩Jason的雷区,还不止一个?!活该单身一辈子!!!

 

如果是其他的人物在自己所爱的人向他表达爱意时,做出退步并且阻止对方的行为,我一定会大骂一句“矫情!”。但如果是Jason,Jason Todd,那我只能把混账的话咽回肚子里。

 

就当做是我的偏心发作好了,我没有办法指责。他的恐慌几乎刺破文字,我做不到再将他们拼凑起来,叠加到他的身上。

 

感情,多么珍贵而又难得,他向Wells Todd渴求过,他不懂如何给予;他向Catherine Todd渴求过,她早早地死去了;他向Sheila Hayward渴求过,她决然的背叛了。他也向Bruce渴求过,并且一度以为自己得到了——然而他付出了自己所能给予的一切感情,却只得到了对方几分之一的边角。

 

Jason的经历使得他认为他所得到的都是伤害,或者不属于他的。当他甚至都不敢去幻想的情感被放到了他的面前,他惊讶的只有恐惧,没有欢喜。

 

随着国内的越发开放,《蓝宇》不再是辗转多处才能找到偏门话题。片尾处,振东的自白我曾经一度无法理解——“每次经过你出事的地方,我都会停下来,不过心里总是很平静,因为觉得你根本就没有走。”——第一次看的时候,不要说爱的人,哪怕熟识的人我都没有失去过。可以为一只养了不到一周的兔子哭上个好几天的我完全不理解这种“平静”。有很多人评价说,那是因为振东的内心随着蓝宇的死去而死去了。总觉得格格不入,太过悲伤的措辞,与“平静”、与“觉得你根本就没有走”的自白格格不入。

 

直到长大后,才略有了解。若是细说确实可以说上千把字的深情款款,但千言万语都不如振东那一个词“觉得”,我“觉得你根本就没有走”,我不觉得失去了你,所以我不为莫须有而悲伤。

 

反过来亦是,用不着再去细数一遍Jason和Bruce的爱恨情仇史,Jason的认知就决定了一切:他认定他不可能得到Bruce的爱情。

 

即便是Damian也能够看出的事实,都被Jason看做了无稽之谈。即便Bruce抛开一切委婉,直言不讳的表白了他的真心,Jason依旧决然的否认了,将那视作同情。哦,决然的连我都开始同情Bruce了。

 

他们不欢而散的那么理所当然。

 

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无奈,Bruce的告白还是动摇到了Jason,可惜公主的电话来得太不是时候。一切的悲哀归于原位。他又一次的逃了。

 

Joker的存在真的是个奇迹——毕竟我保持每天诚心诚意地诅咒他15遍,每逢被骂被槽考试考证加班迟到缺钱长痘发福脱发掉东西被放鸽来亲戚发红包等都会按需求翻倍,阿卡姆骑士发行的时候恨不得直接买个转经筒。可他竟然连性吅生吅活都没被影响,可见他才是是DC编辑的真爱。

 

我觉得DC定律除了“有了小女儿必洗白”还应该加一掉“每逢小丑必悲伤,PS二少翻倍。”

 

鉴于小丑那段我压根就没看第二遍,我们之间跳过“小豌豆之死”去聊聊人生,不,我是说结局。

 

在结局发出来的时候作者君特意来@了我一下,但是我没有马上去看。我跑去洗了一个澡,换上了舒适的睡裙,开了空调,倒了一杯加了冰块的饮料。然后坐到了电脑前,关掉了声音和所有的页面,最后才打开了LOFTER。

 

这并不是刻意的矫情,只是这篇文章从开始就投入了我不少的注意力,我的情绪一度为它的情节而波动。

 

这篇文里,有的不仅是Indifeso的努力,还有我的情感——这些都是我们付出后也不曾后悔的。Indifeso为她的文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而我,既然无法保证给自己的情感一个平和的结束,那至少不应该是偏激的,负面的。

 

冷静下来之后,客观的说,结局确实不是一个完整的悲剧,正如Indifeso所说,算是一个开放性的结局。只是可惜她正好砸在了我最有感觉的虐点上。特别是最后一句话,我本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一路看下来都没有被玻璃渣划到,但是最后一句话简直就像是我刚放下戒心,结果看到一盆玻璃渣对着我迎面泼过来,而我还因为震惊而傻傻的站在原地。于是,一身伤。

 

我没有哭出来,真的没有,但是悲伤真的很直接,一如我一上来就说的,“撕心”。一如当初看到Jason说的,我恨他将我从你身边带走。

 

当我以为我已经为他的遍体凌伤而流光了眼泪,他向我展开了他的胸膛。真想用血管来代替已经空了的泪腺。

 

好在,当我看着他们真诚相对的时候,还可以展望一下未来;好在,我还可以翻阅一下Indifeso的番外,对自己说,这才是结局。

 

 

 

最后,感谢Indifeso至今为止的努力,谢谢。


评论 ( 4 )
热度 ( 14 )
  1. IndifesoBXZD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
    说真的,这个评的标题就让我跪了...总感觉自己是死了好多年的人被你怀念...2333好吧,这评有一万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