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Arsenal相关】Your Loneliness is Only You 【END】

提及cp是YJ Arsenal/Red Arrow,斜线无意义...RA几乎没戏份

Warning:没头没尾,莫名其妙,零碎的异常无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人物OOC,这种粮是肯定吃不饱的

Summary:Roy见到了一个人,尝试了一些他从来没做过的事


以下正文——


Roy Harper记得那个梦,下坠的失落感,突然的心悸,紧闭的双眼,他掉进了水里。没有冰冷刺骨的温度,没有水涌入鼻腔的窒息感,他被温柔的力道包裹住,耳膜鼓动的频率和心跳同步,微弱的光线穿透眼睑,蜷起身体,想象涌动的暗流将他推向更深的梦境。

 

终日所思嵌入记忆深处久远而模糊的零碎场景,荒诞的幸福氤氲开,带来莫名其妙的欢愉。他勾起嘴角,双臂枕在后脑勺下,摇椅静止不动,一本摊开的书盖在脸上,油墨的味道闻起来很舒服。

 

Roy全身被太阳晒的暖洋洋的,意识在飘荡,放松而惬意,他该警觉,但肢体背离了意志,只是一个寻常午后,浸透在蜂蜜和酒的暖色调中。脚步声由远到近传到他耳朵里,在心里默数,三下之后书被揭走,刺眼的光线让他眯着眼做鬼脸。

 

“Roy,你这个大懒虫,和我一起去游泳。”

 

清亮的童音,视线里的斑块褪去后他看到一个女孩,十岁的模样,站在他身边,穿着草莓儿童泳衣,冰凉的手搭在他的胳膊上,湿透的黑发往下滴水。Roy张张嘴,一个名字堵在喉咙眼里,他在对方绿色的虹膜中看到自己傻透的表情。

 

“快来。”女孩扯着他的衣角,Roy顺势从椅子中站起,书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他任由自己被带领着,赤裸的脚掌踩在草地上,不知名的野草长着锯齿形的叶片,蹭过脚背带来小小的刺痛。他们走过一个斜坡,接壤着望不到边际的金色麦田,风吹动麦浪翻滚,他们一头扎了进去。

 

女孩不受阻碍的前进,Roy跟在身后被麦穗打的生疼。河流声让他以为出现了幻听,女孩却在这时停下了步子,麦穗之后是一条不知来往何处的深深河流,鹅卵石铺就的浅滩上有条普通的木船。

 

女孩对他招手,和他一起将船推入河中,Roy坐在船头,看到船里有鱼竿和饵,还有一个空桶,他让女孩也进来,女孩却突然调转方向跳入了水中。Roy紧张的望着河面,涟漪荡开后重归平静,他几乎要跟着跳下去。

 

女孩露出一个头,笑着抹了一把头发,黑色的发丝在水中像一株水藻,Roy伸出手想把她拉上来,但她张开手臂从他的指尖溜走了,露出白嫩的肚皮,如同一尾鱼。她故意在他周围游来游去,玩着有趣的游戏,直到Roy真的捉住她的腰挠痒,才咯咯笑的喘不过气,把水泼了他一脸。

 

女孩潜到芦苇丛中,Roy转而百无聊赖的将鱼竿撑在船头,指望鱼自动上钩。船小的像是孩子的玩具,他躺下来,脚只能翘在外面。水生植物的湿润气味让他想起以前,满身泥泞在热带雨林里打滚像发生在昨天,躲避枪子的同时还得提防着恨不得比拳头还大的蚊子。

 

太阳光晒的他鼻尖冒汗,手臂开始泛红,Roy相信颧骨也是如此,湖面平静,因此当船身倾斜时他嗖的坐起身,笑声贴着耳朵传来,女孩双手撑在船边用力将自己大半身体拉离水面,施加的力道几乎让小船有翻掉的趋势。

 

“停下来。”Roy不确定自己是认真的,女孩比他更快意识到了这点。

 

女孩浓密的睫毛黏在一起,她眨掉了上面的水珠,滑进水里,将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遍,船身剧烈摇晃,女孩的笑声盖过Roy半真半假的反对,将本来平静的湖面搅的热闹起来,惊起远处一片水鸟。

 

Roy最终还是被拉下了水,他闭着眼睛凭直觉往岸上摸,绑头发的皮筋遗落在水底,红色的长发纠缠在后颈和锁骨上。他的视线追随移动的部分,刚巧看到女孩回过头对他勾了勾手指,闪身消失在麦丛里。

 

Roy忽视吸饱水带来沉重感的长裤,急切的想要追上女孩,踏进麦丛的瞬间被什么东西绊倒,扭转身体让后背着地。他闭上眼睛,没有预期中的疼痛,安稳的像清晨醒来的时刻,再睁眼看到的是星光闪耀的夜空。

 

银河横跨天空,一端消失在视线可见之处的远方山峰顶端,这有些奇怪,但Roy并不是真的那么在意。冰凉的金属触感让他回过神,向后仰起脑袋看到女孩倒着脸,这让她显得有些陌生。他意识到自己正躺在一个被彩色塑料球填满的简易充气泳池里,小孩的玩意,他像是被恶作剧推入其中。

 

手中被放入一罐冰冻的苏打水,水珠顺着铝罐滴落在水泥地上,“别耍赖了,Roy,没有啤酒。“女孩把尚未回温的指尖贴上他的脖子,看到他缩起脖子时笑意更浓,转身作势要走。

 

Roy连忙跟上去,她走的蹦蹦跳跳,若隐若现的歌声传到他耳朵里,她似乎在小声唱歌,周围太多干扰因素,他听不真切。他们身处马戏团的露天场地,几座高高的彩色帐篷尖顶形成了显眼的标志。

 

移动的花车上不时抛下新鲜的花朵引得游人伸手哄抢,小食摊传来油脂和酱汁的混合香气,冰激凌车前排满了吵闹的孩子,有小丑装扮的人向过往的情侣递上红色的心形气球。Roy和女孩如同破冰船一样在拥挤的行人间艰难的开辟出一条狭窄的道路,更多的街头小表演被他们抛在了身后。

 

走在后面的Roy发现女孩变高了,细长的四肢显露出发育期的不协调,黑色的马尾辫一摆一摆扫着裙子背后的金属拉链,女孩的头顶刚好到达他的胸口,弯腰能将下巴压上去。

 

女孩穿着一条浅紫色的裙子,长度刚到膝盖窝,裙摆上印有米白色的铃兰,后腰挂着丝带绑成的蝴蝶结,歪歪扭扭,Roy盯着蝴蝶结中心一个不显眼的白色小点发了会愣。裙子是他买的,起初那个蝴蝶结总是散,他用针直接缝了起来,缝歪了不说,由于打结技术太差最后还留下了白色的小线球。

 

那是他第一次因为某个人学着用机械手臂捏起武器之外的金属物,他大约捏坏了五十根针才学会控制力道,他的同居人没少嘲笑他。Roy很久没想起过相关的事情,一些人的离开,一些东西的遗落,回忆总是苦乐半参。

 

“你想到什么了,表情怪怪的?”女孩站在他身边,微微仰起脸问,她挽着他的右臂,亲昵的摇了摇。

 

Roy耸耸肩膀,指着前面临时搭建的舞台,“那里好热闹,要去看吗?“

 

女孩拉着他跑过去,停在了人群最外层,她个子小,弯下腰试图找缝隙钻到前排。Roy则不行,他踮起脚就能看到舞台,灯光下站着衣着繁复的一男一女,戴着特点鲜明的假面,夸张的肢体动作配合幽默的台词,喜剧感十足。

 

他提高声音说自己去买烟,女孩的声音模模糊糊传来,不知道说了什么,Roy等了一会,始终没见到她冒头,他四处张望,朝一个蓝色招牌走过去。付钱时半秃顶的收银员态度不好,把零钱拍在柜台上,烟贵的离谱,包装没有塑封,一边角皱起,打开看有几只滤嘴受了潮。

 

Roy勉勉强强把烟盒装进上衣口袋而不是选择直接扔进垃圾桶,他回到露天舞台边时正巧看到女孩被挤出来,她额头上黏了一些发丝,脸颊红扑扑的,一副气鼓鼓的表情,Roy拍了她的肩膀,问道:“你没挤进去?“

 

“这是第四次,只差没爬进去了。“她无奈的摊手。

 

Roy蹲下身,在女孩惊讶的目光下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她坐上来。女孩小声欢呼,没有片刻犹豫,将全身的重量压上去,Roy扶住她的膝盖,慢慢站起来。女孩的肚子隔着一层布料贴在他的后脑勺上,热乎乎的,软软的。

 

Roy在这种状态下视野里只剩下无数个后脑勺,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普通人,不管是肩膀上不熟悉的重量,还是令人窒息的人群,浓烈的止汗剂和香水让他只想打喷嚏,他从未经历过这些,也从未想过会。

 

 

Roy听到几个蹩脚的拉丁语单词,夹杂在装模作样的台词中,制造出新一轮的笑点,女孩也笑的一颤一颤的,手指摸上Roy的脸颊,有一小块皮肤在剃胡子时不小心被漏掉,女孩的指腹无意识的反复摩挲。

 

观众密集,前排好像发生了小意外导致所有人集体向后挤退,混乱暂时没被压下来,耳边是混乱的咒骂声,推搡迫使他不断挪动位置,他抓紧女孩的腿以防她掉下来,女孩仍然全神贯注的盯着舞台,对他交付了全部的信任。

 

平复后Roy发现自己重新被挤到了最外面,不耐烦的嘁了一声,空出左手抓出烟盒挑了只看起来没啥问题的咬在嘴巴里。没有风,粘稠的空气在升温,刚刚的小插曲让他汗流浃背,汗珠从鼻梁滑下,痒痒的,女孩的大腿内侧也有汗,和手掌贴合的部位打滑,他坏心的侧头在女孩的裙子上蹭了一把。

 

舞台上的演员增加到了五个,剧情正进行到高潮部分的最后,就差一个收尾,女孩目不转睛,夸张的演绎和变换的情感让她也跟着沉迷进去,Roy的烟快烧到屁股,他觉得自己的嘴唇在发烫,舞台上女人喜极而泣的声音意味着尾声,女孩跟着人群一起鼓掌,然后手放下来,抽走了他的烟,跟着深深的吸到了尽头。

 

咳嗽爆发出来,Roy将女孩放回地上,通红的眼圈,他把烟扔在地上用鞋底碾灭,轻轻拍了她的头,“不会抽还装什么装,走啦,给你买个冰激凌。“女孩笑嘻嘻的揉鼻子,主动牵住他的右手。

 

女孩拿了两个冰激凌球,香草味打底,混着切碎的薄荷叶,淋上麦芽球和盐,Roy的同居人也喜欢薄荷叶香草冰激凌,上面淋朗姆酒,那味道能让他反胃三天。Roy给自己要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奇异果味。他不喜欢,也不讨厌,这个世界上让他觉得讨厌和喜欢的东西屈指可数,更多的是抱着并无兴趣的中立态度。

 

Roy的思绪刚飞走了两秒就被女孩的声音拉了回来,“看,那有只兔子。“Roy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看去,白色的兔子蹲在一片低矮的金叶女贞前,耳朵竖的直直的,红色的眼睛仿佛正望着他们。这实在有点奇怪,你瞧,它又没穿着马甲带着怀表。

 

“我要抓住它。“女孩宣布,凉鞋踏在地上啪啪响。兔子警觉的动动耳朵,撅着屁股钻进灌木丛,女孩趴跪着拨开枝叶跟在后面,一起消失不见了。Roy愣住了,后面是一睹红砖墙,他急忙忙攀爬到顶端,然后掉了下去。

 

女孩过来拉Roy的时候,他刚把手中的宣传册看完,正盯着背面大大的CSD的标志发呆。女孩的卷发蓬松柔软,齐齐的刘海遮住眉毛,她绿色的眼睛闪动笑意,五官轮廓的特点更偏向于血统中东方的部分。

 

她胸口上贴了一张彩虹旗贴纸,弯下腰将Roy从草地上拉起来,脑袋习惯性的往他肩膀上靠去,“放轻松点,你可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游行一会就开始,别坐着,找点乐子去吧。”

 

到处都是人,不分性别穿着各种各样充满了另类元素的衣服,有些甚至不能被叫做衣服,那大概就是一些绳子或者情趣用品。相同的是他们试图把所有色彩往身上堆,看起来就像油漆罐爆炸后的现场。

 

女孩穿行在拥挤的街道上,开心的对迎面走过来的每一个人打招呼,接受Drag Queen落在手背上的亲吻,并在对方试图给Roy一个贴面吻时拉走了眼神喷火的他,两个穿着铆钉皮衣、在脸上所有能打孔的地方穿环的女孩递给了她两包彩虹饼干,她笑着接过并从Roy的口袋里掏出一张AndrewJackson扔进篮子里。

 

“他们人可真好。”女孩塞了块饼干在嘴巴里,也喂了Roy一块。

 

“如果你说的是刚才那个只穿了丁字裤和彩虹乳贴的女人的话,不,她在占你便宜。”Roy翻着白眼死死握住女孩的手不让她离自己太远。女孩大笑,“她只是抱了我一下,如果你不是一直摆出马上就要从口袋里掏出枪扫射的表情,也会有人这么对你做的。”

 

“如果他们敢,我就用枪扫射,我讨厌拥抱。”

 

“你还讨厌不刷牙接吻和印字母的毛衣,这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女孩把自己衣服上的彩虹贴纸撕下来贴在Roy的脸上,刚刚有个把头发染成彩虹色的男孩在她颧骨处画了一个。

 

女孩甩甩头发,将Roy拉到了主街上,数道摩托车排气管的轰鸣声昭示着游行正式开始,摩托车后座上的人拉着彩虹旗的两个角,阳光透过飘扬的旗子在地上投下彩色的光线。与其说是游行,这其实更像是个节日的庆祝。

 

女孩乐在其中,张开双臂兴奋的呼喊,和沿路的人来个high five,她亲吻女人,也亲吻男人,一个留着莫西干头的女人把手放在她肩膀上,妖娆的跳起贴身舞,女孩配合的扭动胯部,结束后又羞涩的笑了笑。

 

“哇哦,老兄,你的妞真辣。”Roy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梳着玉米辫的年轻姑娘,她的视线被黏在了女孩的身上,Roy阴沉着脸,“第一,别叫我老兄,第二,她不是我的妞,她是我女儿。”

 

年轻姑娘挑起一边嘴角,一点也不怕Roy,“好的,老爹,你女儿真辣,我能泡她吗?”

 

Roy深吸了两口气才没对着年轻姑娘的脸咆哮出不行两个字,恰好此时女孩感应到什么似的朝他们看过来,偏着脑袋露出疑惑的笑容,年轻姑娘朝她挥挥手,Roy阴沉着脸凭借身高优势不顾抱怨的把年轻姑娘挡在身后,上前搂住女孩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往前继续走。

 

女孩笑的几乎要从Roy的胳膊里溜下去,Roy不知为什么也跟着一起笑,我的女儿,说出这句话就像吐露了一个秘密,让他一直以来绷紧的心陡然放松了,这就是了,我的女儿

 

“你开心吗?”女孩问。

 

Roy哼了一声,“还不错。”他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和他在一起开心吗?”女孩盯着他的侧脸又问了一句。

 

Roy当然知道那个他是谁,这很难回答,他们在对方身上从来就找不到完全的慰藉,但他们一直在一起,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感觉… …很平静。”女孩的绿色眼睛看起来就像他,他们本就有着相同的外表,内在却截然相反,而眼前的女孩就是原因之一。

 

Roy觉得自己听到指针走动的滴答声,他用鲜活的右手仔细描绘着女孩的眉骨,最后一次机会。“这一切是真的吗?“废话,他在内心嘲笑自己。

 

“当然不是。“女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紧紧抱住Roy的脖子,踮起脚亲吻了他的脸颊,“再见啦,老爸,我爱你。“

 

“…我也是。“Roy掉了下去。

 

-——

 

Roy睁开眼时听到塑料袋的摩擦声,他的同居人正在换鞋,他睡的很沉,连钥匙开门都没将他叫醒。对方站在客厅门口,看了他一眼,问道:“睡觉还笑醒,今天过的不错?“

 

Roy揉揉干涩的眼睛,帮他把周五大减价采购的东西提到厨房整理,抓住对方的领子交换了一个吻,笑着说:“最棒的一天。“


主角是Arsenal的Roy Harper和Red Arrow的女儿Lian


评论 ( 5 )
热度 ( 9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