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RoyJay无差】Hidden Path①

人鱼梗不来一发么【点烟

Summary:Roy是条不会游泳的人鱼,并且怕水,而Kori,呵呵,相比之下,Jason作为一个死而复生的人类实在不值一提【背景设定喂狗

有什么错误就别告诉我了....


以下正文——


Jason的记忆从哥谭的海开始,和大部分土生土长的孩子一样,涛声是他们每晚的摇篮曲,潮涨潮退,海平线的日升月落是人生的固定轨迹,他们中的大部分几乎要一辈子和海打交道,接受大海的馈赠并以此为生,Jason也曾这样认为。

 

Jason五岁时恰逢“金色鹿角”号在天堂湾招募船员,那艘崭新的盖伦船停泊在码头,尚能闻到新漆木的味道,甲板上的四桅像骑士手中的剑直指天空,巨大的栏帆和三角帆卷起挂好,出自西班牙人的手笔,静静的等待着它的处女航。

 

没人知道这个凭空出现的幸运小子是谁,但人人都知道他拥有一艘能媲美三级战列舰的大型盖伦船,两层炮甲板,五十五门火炮隐藏在舱内,仿佛隔着厚厚的船体就能听到滑轮滚动的乐章。

 

一个语焉不详的消息跟随幸运小子和他的漂亮女士一块到达天堂湾,如同投入火焰中的朗姆酒,在人群中炸开一片涟漪。这片大海上流传了太多似真似假的传说,有人追随而去带着荣耀金币满载而归,有人就此销声匿迹,到现在已经没有人在意消息的准确性,一点风声都能让他们变成闻到血腥的鲨鱼,咬住不放。

 

Jason无所事事的酒鬼父亲就是那个时候离开他们的,老Todd被假想中的金币晃花了眼,将家中仅剩的钱全部搜刮走带上了船,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Jason七岁前老Todd跟着船队回来过两次,他没回家,和船员停留在天堂湾,彻夜饮酒狂欢,向怀中的妓女讲诉他们的冒险,并在太阳越过海平线前又带着船消失在海雾之中。

 

直到Jason八岁,老Todd才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回到家,他脸上带着可怖的瘢痕,左腿从膝盖处截断,缠着腥臭的布料,伤口新鲜的仿佛能听到骨头断裂声,他穿着看不出颜色的大衣,胳膊下拄着拐杖,落魄的如同踏着风浪而归的亡魂,站在门口,让Jason不寒而栗。

 

那时Jason的母亲已经病了很久,终日躺在床上,厚重的布帘挡住海风的同时也挡住了阳光,屋子里的空气和时间同时停止了流动,很久以后Jason都无法习惯全然的静谧,那不仅代表着孤身一人,更像是情感的荒芜。

 

Jason在码头谋了一份工作,帮人跑腿传消息,他眼色好,能看出谁是出手阔绰的主,得到丰厚的小费,有时也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即便如此,他和母亲的生活依旧过的艰辛。老Todd的归来没能改善他们的生活,当初承诺的金币是一场空,数年的海上生活似乎把他的灵魂榨干,那副躯壳之下是某种Jason不认识的怪物。

 

Jason后来听别人说,“金色鹿角”号被海军的两艘二级战列舰轰的连渣都不剩,瞬间被大海吞噬,八成以上的海盗当场丧命,侥幸活下来的人被海军抓捕,而老Todd能回来简直就是个奇迹。Jason想,为什么他要活下来呢?

 

老Todd变得有些疯疯癫癫,他把自己淹没在劣质朗姆酒中,喝醉了就抓着Jason的胳膊给他讲那些蠢透了的故事,好像Jason是他曾经搂在怀中的妓女。Jason从他口中听到了海盗之间流传的隐秘传说,海底宝藏,不老泉,无风带,幽冥河,塞壬岛,人鱼群,海底怪物克拉肯,一只触手能斩断海军的线形编队。

 

Jason很快便厌烦了这些虚构的故事,它们有趣,也仅仅只是有趣。

 

一年后,有个陌生的海盗来找老Todd,他们在屋子外讲了几个小时的话,那个海盗拿出一张地图给老Todd看,他指着其中的几个点说了什么,当晚,老Todd就跟着他们离开了。

 

Jason终于松了口气,觉得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样,可他母亲的病此时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觉得害怕。几个月后Jason不知道从哪听说新鲜的人鱼眼珠能治愈一切,他偷了一条渔船,装了食物淡水,带着母亲一起出海。

 

渔船向东开出哥谭码头两公里处,Jason看到四根木头柱上绑着风干的尸体,有一个脖子上挂着写了海盗字样的牌子,打上鲜红的叉,公开处决,暴尸威慑,海军的惯例。其中一具尸体左腿从膝盖处断开,缠着厚厚的布料,Jason漠然的转过头,将船开往更远的方向。

 

Jason在风平浪静的海上漂了两天,食物快吃完了,淡水还能再撑两天,可是他连人鱼的影子都没见到。他从一开始的挫败,到突然的愤怒,最后不得不接受现实,他母亲一直处在昏睡中,他时不时把头凑到她的胸腔处,听到微弱的心跳才能放下心。

 

他坐在船头,夜晚的海风灌进他的衣服里,船上唯一的薄毯裹在他母亲身上,他的牙齿发出碰撞声,掀起的海浪让小船摇摆的厉害,木板嘎吱作响,他这个时候突然后怕起来。

 

人鱼的眼珠,Jason不得不嘲笑自己的愚蠢,他驾驶着一艘脆弱的渔船,遇上风暴就能让他们死的连尸体都找不到,还有人鱼,就算真的有人鱼又怎么样,遇上人鱼的人类没有活下来的,他们和送上门的肥肉毫无区别,新鲜的人鱼眼珠?Jason捂着嘴巴将笑声憋回胸腔,全身因此而颤抖。

 

不管如何,Jason决定等太阳升起后就驾着船回到哥谭,幸运女神还眷顾着他,如果Tyche让他活下来的方式就是让这趟旅途一无所获,那他有什么理由抱怨。至于他的母亲,Jason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向后躺在了母亲身边。

 

半夜时Jason被突然打在脸上的海水惊醒,他坐起来,月光被云层遮住,海上没有丝毫光线,黑暗如同浓雾,将周遭的一切包裹起来。小船颠簸的厉害,不断的有海水灌进船里,Jason的母亲仍然毫无知觉的躺在船板上。

 

Jason瞪大眼睛想知道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是因何而起,不是暴风雨,尽管他脸上被落下的水滴打的睫毛都黏在了一起,但嘴里咸苦的味道可不是海水。他用膝盖挪动着去把自己的母亲抱在怀中,凝视着黑暗深处。更多的阴影笼罩过来,Jason发誓那庞然大物是比黑暗更加晦暗的东西。

 

Jason听到连续不断的火炮爆炸,船体分裂,风帆鼓动,空气被撕裂,他的耳膜同样被震的发痛。云层散开,月光投下乳白色的暧昧光线,Jason终于看清了,漆黑的船身,漆黑的风帆,漆黑的炮筒,那艘船以幽灵般的姿态夺取了他全部的视线。

 

Jason抓住船缘,努力的消化他所看到的东西——风帆上黑色的蝙蝠标志。哥谭没人不知道蝙蝠侠,这位守护者的名声太响亮,人们对他的态度大半是憧憬和恐惧,还有一些将其视为精神不正常的疯子。Jason猜蝙蝠侠更愿意看到后两者,因为他恰好是个以恐惧为食的蝙蝠大怪物。他追击无恶不作的海盗,抓捕并送交给海军,但其本身并不具备合法身份,就像游荡在海上的神秘捕猎手。

 

Jason看到那艘被其他人称作蝙蝠船的黑色风帆战舰正向一艘海盗船开火,那艘盖伦船显然已被追击多时,风帆尽数破损,船体一侧露出内部结构,正苟延残喘的顺着海流向前行驶,船尾的两门两磅炮还在向蝙蝠船射击。

 

Jason怀疑自己的渔船是否得到了蝙蝠侠的注意,他们贴的太近,以至于蝙蝠船再偏一个小小的角度就能将他的渔船碾压的支离破碎。但很快,Jason就不再担心这个问题,一颗炮弹蹭过蝙蝠船直直的朝他的渔船飞来,在一切发生前他抱着母亲义无反顾的跳下了海。

 

之后的事就发生的有些快,比如他倒霉的被炸的晕头转向,比如在剩最后一口气时被救起,比如他吐光了海水醒过来后抓着某个黑漆漆大蝙蝠怪物的披风哭的稀里哗啦因为他根本没能抓住他母亲,后来他独自回到哥谭。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蝙蝠侠,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

 

Jason翻了个身,半边身体发麻,他懒得动,意识大概还在哪个酒瓶子里罢工,他不常喝的烂醉,这会让他想到他的酒鬼父亲,不是好征兆,但他总得用某些方式来庆祝自己的劫后余生。

 

Jason经常做梦,喝醉后更多,光怪陆离的像钻进了万花筒,但醒来后他从来都记不住这些,只有隐隐的头痛会折磨他一上午。Kori告诉他能被记住的梦都是暗示,多半和即将来临的厄运有关。

 

这让Jason想起曾经遇到过的几个巫师,他们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模样,披着斗篷捧着水晶球神经兮兮的预言大难临头,也许在他们眼里谁都将大难临头,丢掉性命是,走在路上被石子儿磕到脚趾头也是,信的人信,不信的人不信,第二天照样有人死去,仅此而已。

 

而Kori的出现让Jason至少在外表上改变了对巫师的印象,第一次见面时橙色头发的女孩告诉他自己是个航海士,同时也是个巫师,为此Jason多看了她两眼。巫师少见,女性航海士更加罕见,有传言女人上船会带来不幸,Jason把它视作笑话,谁又真的时刻有Tyche跟随?最后他爽快的将Kori纳入了自己的队伍,一个能从手心幻化出火焰的女航海士,哈,听起来就特别火辣。

 

Kori看上去和那些阴森森的家伙丝毫沾不上边,她裸露出的大片深色皮肤性感极了,调戏她的人不在少数,被她打断手的家伙更多,怎么会有人低估当海盗的女人。而让人意外的是Kori在琐事上相当迷糊,Jason和她认识了四个月,其中整整一个月他都在告诉她不是所有戴着红头巾的人都是Jason Todd。

 

这次出海前Kori告诉Jason她在火焰里看到了不详的征兆,女孩对灾难的告诫实在太过轻飘飘,前言不搭后语的夹在简单的对话中,让Jason没能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来自女孩另一个身份的警示。

 

那时Jason通过自己的渠道得到消息,一艘荷兰商船正运送着大批待交易的香料和丝绸,一天前一群不知名的海盗已经出发去劫获这批值钱的玩意,Jason心中的暴力因子蠢蠢欲动,他不伤害无辜的人,黑吃黑才是他的兴趣所在。

 

Jason的船是改造过的小型单桅纵帆船,配置炮火数比同类型船多出一半,保留了行动敏捷的优点,船员一百二十人,半天时间就追上了那群海盗。对方当时已经控制住了商船,半数人在清点货物往自己的船上搬,另外一些人驻守原地评估战损,留下少量的人看管俘虏。

 

Jason直接开火,打的对方措手不及乱成一团,连接两船的木板和钩绳断开,正在搬运货物的人掉进海里,凭借速度优势,接舷战甚至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拉开炮火之前就开始了。Kori总是第一个跳上敌方甲板的人,她手中的火焰如同战争打响的旗帜,清晰的点燃Jason前行的方向。

 

Kori的火焰顺着海盗船的风帆一路舔上去,黑烟熏的人眼睛都睁不开,而原本商船上被俘的武装船员也趁机抢夺武器开始了反抗,这场看似必胜的战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被打断。

 

风平浪静的海面上突然出现的大漩涡简直就是一个恶意的玩笑,挑了最不恰当的时机印证了Kori的警告。Jason不知道Kori是不是一直在留意周围的情况,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被Kori拉回船上,女航海士大声命令剩下的船员收起风帆,顺着水流的方向以免发生侧翻,并对准漩涡中心发射炮弹直至弹药耗尽,希望提供的额外动力能让小船坚持到漩涡平息。

 

离漩涡更近的商船和海盗船在旋转的过程中发生撞击,船体崩溃,没人能活下来。这种季节遇上大漩涡的可能性甚至比碰上海怪还低,Jason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和其他船员拼命的扯动桅绳,他的倒霉运气似乎没有底线。

 

猛烈的风能将船吹翻,粗绳把Jason手心磨得生疼,主桅上牵扯的一根绳承受不住力道突然断裂,带动滑索向甲板上的人抽过去,Kori离的最近,Jason冲上去把女航海士推倒,自己直截了当的被抽晕了。

 

当到他再次清醒过来时背疼的几乎要断开,海面上恢复了平静,他的头枕在Kori的腿上,橙色头发的女孩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抬头望着天空哼着不着调的歌。Jason坐起来,发现只剩他们两个在救生船上。

 

“抱歉,我们的船没了。“Kori平静的告诉他。

 

Jason惊讶于自己还能笑出来,在他们都几乎丧命的情况下,Kori根本看不出一点后怕的情绪,只是对失去的船表示遗憾,有时Jason觉得女航海士表现的比他更像个标准的海盗。

 

Jason艰难的躺回Kori的膝盖,暗自决定去天堂湾好好喝上一晚,敬过去和以后赚来的每一天。



Roy没出场我好伤心...因为我本来打算让Roy出个场就一更坑的....

评论 ( 14 )
热度 ( 44 )
  1. 春虫虫窝Indifeso 转载了此文字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