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AK Brujay】Crazy in Love 【END】

Summary:Jason不需要救赎

Warning:感觉没啥吧....【有警告大概就是这文写的很屎...


以下正文——


从来没有人试图问过Bruce他最在意哪个罗宾,似乎不是没人考虑过这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在他们心中根本无解。在Tim当上罗宾的半年后,他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深刻的如同白纸上的墨迹,让人无法忽视。

 

那时他想到了那个死去的孩子,连尸体都无法找回。也许是潜意识里的习惯,他设想了一个可能,三个罗宾,谁会死去,谁是最终被选择的那个。这种假设因其中一位罗宾的缺席而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但他心中确实埋下了某种冲动。

 

那个下午,Bruce独自坐在书桌前,拿出纸和笔试图写出一份像模像样的遗嘱,以防不可预料的死亡降临在他头上,他担心他的孩子们不会有兴趣拿他的任何一样东西。他只是想留给他们,一些并非是蝙蝠侠,而是身为Bruce Wayne——父亲和监护人,引领者和陪伴者——能给予的东西。

 

Bruce隐约听到摆锤晃动的声音,这个大宅中,除了Alfred,陪伴他最久的也许是地下洞穴中的蝙蝠和游荡在走廊的幽灵,他希望那里面有Jason。他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亦或是他拥有的东西屈指可数,到最后纸面上只留下了数笔无意义的线条,他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此刻,爆炸让Bruce脚下的地面在震动,那阵心痛来的如此突然又真实,比他每一次的放弃和失去更深刻,所有他曾经想留给孩子们的东西都在爆炸中灰飞烟灭。当他以为Jason死去时,他没考虑过要把什么留给那孩子,而现在,他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Bruce离开了哥谭,早年的计划有条不紊的实施,毁掉关于Bruce Wayne个人的一切不是最好的选择,却也是后备计划的一部分。Wayne集团在Fox的控制下不会出现任何纰漏,蝙蝠侠的所有资源顺利转入地下隐藏起来,Dick和Oracle会照顾好Tim,哥谭将会有一段时间看不到蝙蝠灯亮起,但守护者犹在。

 

他是如此擅长改头换面,制造假身份,丢掉了Bruce Wayne的那一面,他能变成街头任何一个普通的人。Jason是个好学生,他比Bruce以为的更擅长隐藏踪迹、躲避追踪。Bruce直觉Jason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至少在他将子弹送入他的心脏之前不会。

 

很难说Bruce到底有多期待那一刻的来临,他不能假装他真的了解Jason经历的一切,后者陷入愤怒和痛苦的泥沼,一双捧着救赎的手和一句充满悔恨的“对不起”拯救不了那个支离破碎的孩子,他需要的是鲜血和复仇。

 

Jason非常有耐心,他像捕食者一样静静的蛰伏,Bruce找不到他,但没什么可着急的,他们无法逃离对方,这是一种直觉,如同当初生出让他成为罗宾想法时的流窜于他背脊中的微弱电流,命中注定。

 

一个月后,Bruce将自己的头发染成棕色,浅褐色的隐形眼镜遮住了他漂亮的眸色。他在原本的脸型上做了点小改动,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柔和,浅灰色的大衣和帽子像是私家侦探的标配,谁知道呢,他也许会叫自己马洛。

 

Bruce乘坐飞机来到阿拉斯加,安克雷奇的本地黑帮成员受到袭击,带着红头罩的男人孤身一人炸毁了他们设立在郊区的玩具厂,拿走了地下工作间里装配好准备流入俄罗斯的毒品。这条消息流入哥谭的速度如此之快,明晃晃的标示着“来找我”。

 

他应约而至,到达的当天晚上位于Valarain街道上的一处居民楼被炸上了天,翻滚的浓烟隔着大半个城区都能看见,火焰将天空烧的发红。Jason毁了本地黑帮和俄罗斯人的交易地点,Bruce跳跃在高楼平台之间,在刺耳的警鸣声中和Jason擦肩而过。

 

他们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看到对方后同时停下脚步,他们站在两栋楼的天台边,中间隔着二十米的距离,三十五层的高度让底下的马路看起来像条白色的腰带,夜晚寒冷的风让Bruce的指尖发麻。Jason戴着头罩,胸口处曾经被Bruce撕掉的标志处空白一片。

 

Jason右手拿着一把枪,袖子处有血滴落在地,他歪了歪头,隔着面罩Bruce看不到对方的表情,那上面映照着他的的影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Jason不耐烦于这种隔着面罩毫无意义的对视,他的手臂动了动,似乎是想举起枪,但他最终只是安静的转身离开。那个名字从Bruce 的口中冲出,“Jason——”冷风将他的声音吹散,那个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Jason几个小时之后离开了安克雷奇,身后追着怒不可遏的黑帮杀手,他在几天之内跨越白令海峡进入了楚科奇半岛,分别经过奇卡耶沃,南塔拉,赛依德,穿行中西伯利亚高原最终停留在了诺维港。

 

Jason行走的路线毫无规律,停留时间也长短不定,他似乎在追踪一条看不见的线,由哥谭开头,尚不知目的地在何处。唯一确定的是他一直在给Bruce留下追随的线索,用自己在当地制造的混乱吸引他,却又在对方摸着自己的影子时立刻消失不见。

 

他们相遇在了诺维港。这里正经历着极夜,冷的能让睫毛都凝上冰霜,海运和渔业是淡季,当地人整天泡在酒馆里消磨大把大把空闲的时间,用可以燃烧的伏特加驱逐寒冷。

 

Bruce走进酒馆时,屋内的热度让他的脸立刻烧起来,他取下厚厚的帽子和手套,环顾一周在角落里找到了低着头正在吃东西的Jason。Bruce坐到Jason对面的空位上,男孩正用叉子兴致缺缺的拨弄盘子里的煎鱼和烤肠,鱼肉被他戳的粉碎,香肠一口没动。

 

Bruce仔细打量他,Jason脸上的疤痕被人造皮肤完美的遮盖住,他的五官深刻,皱着的眉头似乎从来没有放松过,看起来不好也不坏,身上新鲜的血腥味,混合着酒精的味道,他受伤了。没有了头盔,Bruce一样看不懂他的表情。

 

“这里只有伏特加,不要表现的像个挑剔的外地人。”Jason没抬头,冷淡的说道。

 

“我不喝酒。”

 

Jason耸耸肩膀,“我忘记了。”他意有所指,这让Bruce的心又开始刺痛。

 

“听着,Jason——”Jason重重的把叉子磕在瓷盘上,打断了Bruce的话,“我让你追上我不是为了听你说教,闭嘴,或者消失在我面前。“

 

Bruce意识到Jason是认真的,“那就告诉我你在干什么。“

 

“杀人,劫货,黑吃黑。”Jason抬起了头,直直的看进Bruce的眼睛里,“复仇。”

 

“为什么不先来找我,如果是为了复仇,你应该先杀了我。”

 

“总有一颗子弹是为你留的,不要心急,排在你前面的名单还长着呢。”Jason露出一个假笑,牙齿泛出森冷的光,像即将撕裂猎物喉咙的狼。

 

“你在伤害你自己,你面对的敌人太多,这会让你在最终决定杀掉我之前就害死自己,复仇不需要你走的这么远,回来,让我们先解决我们的问题。”Bruce的眼中的伤痛真切的传递给了Jason,但他不为所动。

 

“你不怪哥谭的人渣把他们的手伸的这么远,却来告诉我管得太宽,失去大宅终于让你也精神失常了吗?我们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我还没有杀你,你也阻止不了我,我给你留下踪迹的目的就是让你知道你的那套是行不通的。”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Bruce双手在桌子底下拽住膝盖上的布料。

 

Jason静静的看着他,他能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扫过自己的眉眼、鼻梁和嘴唇。Jason突然站起来,桌子被他的动作带的一震。“你想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他露出怪异的笑容,抓住Bruce的衣领把人拖进了厕所。


敏感词汇上图


他们在亚滋德时,Bruce告诉Jason他以为他会在枕头底下抽出一把枪,直接照着他的脑袋开上一枪,这样他们之间也算是一了百了,再也不会纠缠不清。Jason正在往自己的肚子上缠绷带,腹部的伤因为炎热的天气已经开始发炎。Bruce坐在对面的凳子上,身上也添了不少新鲜的伤口。

 

Jason给自己打了个漂亮的结,从外套内侧口袋里掏出一把左轮手枪和一颗子弹,放在桌上,他静静的看着Bruce,“我说过总有一颗子弹是留给你的,现在也不晚,给你一个机会碰碰运气,俄罗斯转盘,要试试吗?

 

Bruce没有回答,Jason旋出弹夹,将唯一的一颗子弹装入,快速旋转弹夹再突然合上。他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我先来。“清脆的“咔嗒“声让Bruce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抽动了一下,Jason耸耸肩膀,将手枪扔到Bruce的怀里,”看来我运气不错。“

 

Bruce盯着Jason,突然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将枪口抵上自己的太阳穴,在对方意味不明的眼神中连续开足了剩下的五枪,没有子弹射穿他的脑袋。Bruce把枪放回桌面,看到Jason手指间翻滚的子弹,对后者说:“这就是原因。”

 

Bruce清楚的看到Jason勃起了。

 

整整六个月,他们在世界各地寻找那根埋藏的线,一点一点把它从地下拔出来清除干净,因此惹得一大批雇佣兵和黑手党成员跟在屁股后头追杀他们。他们跑到了澳大利亚,在乌德纳达塔的公路上驱车逃亡,身后是意大利斯坎蒂格利亚诺社团的杀手。

 

Bruce开着一辆车门布满了弹孔,车顶早就被掀翻的银色SUV,Jason架着一把M4A1卡宾向后面开枪。

 

“我必须得怀疑你是故意的。”

 

“你怀疑的太晚了,我就是想和你一起享受逃亡的乐趣,老家伙,这难道不有趣吗?”

 

“持保留意见。”

 

“闭嘴,别扫兴。”

 

汽车撞毁护栏冲出大桥,他们享受坠落的失重感,Jason将枪口对准天空射击,弹壳掉落的声音清脆悦耳,Jason大笑着,双手张开发出痛快的呼喊,仿佛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愉悦,Bruce抓紧方向盘,笑容绽放在嘴角。

 

他们掉落在水里,Bruce抓住了Jason的胳膊,向上划动,Jason反手抱住他的肩膀,将他狠狠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们冰冷的嘴唇相接,亲吻的如同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下沉,下沉,好像黑暗才是他们的归属之地。这才是他们。

 

有些人从来不需要救赎,而Jason和Bruce恰好都是其中之一。

 

END.


我再也不答应什么千字粮了....

我特么一个话唠怎么可能只写一千字= =

评论 ( 25 )
热度 ( 201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