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存档

待补完文....


Reid一度以为自己了解Best,能轻易看穿他卑劣的内心装的都是些什么不耻的歪点子,而当他替对方将白布盖过头顶时,他意识到自己的手在发抖,他把这阵无法控制的行为归咎于被枪击的后遗症,只有他自己知道其背后所被驱使的情感无比真实。

 

子弹穿透Best的身体,有些则停留在他的胸腔里,子弹杀伤力很大,让记者感觉到痛苦之前就带走了他的生命,但Jackson的尸检结果显示在此之前他受到过更多的折磨。Reid无法停止想象击打在Best身上的每一棍,想象他痛苦的呻吟,想象他是否会如对方所愿吐露出小心隐藏的秘密,考虑到身上的弹孔的数量,答案无疑是否定的,这个结论给他带来一阵微妙的眩晕。

 

他离开警局,踏着地砖前行像是走过一条更为黑暗的道路,内心的野兽在帷幕后低吼,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会将被定义为犯罪,他甚至能想象Best一如既往带着讽刺的笑容对他说:Mr.Reid,我们都只是在做正确的事。是的,不论结果如何,他坚信这是正确的,即使他自己即为深渊。

 

Reid从未有哪一刻比现在更赞同记者的话。


评论 ( 3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