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yRoy无差】Hit me like bullets 【END】

Warning:Listen to Soul 的BE结局,写文私心很重,后半篇几乎被我简略成了大纲文orz 以及这是我写过的最平常心最不虐的BE【小黄猫笑。


以下正文——


Roy指尖夹着一根烟,没有点燃,他摸遍了全身才想起来换了衣服连带着打火机也留在了原先的口袋里,这根烟是Dick递给他的,他低着头,心不在焉的将它在几根手指间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卷纸变得皱巴巴而里面的烟丝也被挤了出来。

 

他几乎不抽烟,但习惯性准备着,也许是为了想抽的时候不至于两手空空,又或许是因为某个喜欢抽烟的人却又从不带打火机最后会焦躁的直哼哼,回忆带给他一阵抽搐般的疼痛,但很快就平息下来。

 

一只手把几乎被他捏碎的烟拿走,Roy抬起头,Dick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身边,他刚刚想的太入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Roy看到Bruce Wayne站在前方念着悼词,神色严肃,像极了他每一次开完联盟会议时宣布结束的表情,尽管通常只能看到抿成一条线的苍白嘴唇和线条坚毅的下巴。

 

Roy意外于发表悼词的是Bruce本人而不是身边的Dick,他以为Bruce更擅长做一个沉默的哀痛者,而事实证明蝙蝠侠他妈的擅长一切事。地上的坑洞吸引了Roy的视线,他盯着黑色泥土的表情就像在凝视深渊,他知道旁边的棺木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套衣服和一个红头罩。Roy的视线又移回到Bruce的脸上,他心里在想,你看,你又一次把人弄丢了,这个残忍的玩笑让他胃里一阵反酸。

 

“你还好吗?”Dick突然问,他的领带被松开,衬衣最上面那颗扣子没扣,他们一定有相同的感受,因为Roy领口僵硬的粘合衬抵着他的脖子,而他明白这一切的窒息感不过来自于他们被迫面对的场面。

 

他耸耸肩,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当然不好,没人能在葬礼上完好无损,他本打算实话实说,话到嘴边又被咽了下去,他不想就这么坦然接受Dick的关心。Dick经历了同一个人的两次葬礼,奇迹不会出现第二次,如果他都没有被悲痛打败,那Roy又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崩溃。

 

“比你要好,我猜。“Dick在Roy的余光中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否定他的话还是仅仅表达被说中的无奈,他很快就知道了。”不,你不好,你在老去,Roy。“

 

“是啊,我当然知道,那又有什么关系?“Roy没有试图表现的毫不在乎,事实是他真的不太在意,一切只是顺从接受后的坦然。“我们都知道那是谁。”Dick皱着眉头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担忧他胜过为死者哀痛,Roy承认他有点小感动。

 

“你们知道,只有这个白痴不知道。”Roy干巴巴的笑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有一天会死听上去比还要找寻第二次机会更让我感到安慰。”他转过头望着Dick,看起来更为年长的男人盯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他开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会吗?“Dick问道,Roy摇摇头,有时候他会想念完全的失控,放任思绪飞远,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见到任何想见的人,那份纯粹是他此后永远不会再体验到的快乐。他总会想到曾经有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透过肿起来的眼眶他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比他更痛苦,仿佛自己才是即将被子弹射入脑袋的人。

 

永远不会。Roy是最后一个献上花的人,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里。

 

在JL的日子比他想象中的更好,尤其是在逐渐取代绿箭在联盟中的位置后,他的能力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曾经的样子,他变得沉默,做事干净利索,像一个真正可靠的同伴和前辈。他被交予的任务多到没有停歇的时间,他乐于如此,数着日子生活总是痛苦的。

 

不久之后一个女孩对Roy告白,那是JL里新进的成员,和他出过几次任务,年轻娇小的女孩有一头栗子色的长发,棕色的大眼睛闪着湿润的光,走路喜欢蹦蹦跳跳,没有任务的时候会穿着短裙和高跟凉鞋踏出响亮的步伐,跟在Roy身边永远有问不完的问题。

 

那个女孩双手背在身后,仰着脸咧出大大的笑容,期待着看着Roy,似乎在等一个回答。Roy拒绝的很干脆,那个女孩太年轻了,尚且分不清爱和崇拜,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都是不可能的事,他假装没有看到女孩失望的表情。

 

Roy低估了女孩的决心,她依旧出现在他身边,她会在他通宵值班时泡一杯加奶无糖的咖啡,有时会送来自己亲手做的简单食物和点心,又或是在他受伤时帮他处理伤口,他们两个共同出任务的机会越来越多,默契也与日俱增。

 

Roy开始喜欢上这个女孩,他清楚的认识到这种喜欢永远不可能变成女孩期望的那样,但他最终选择了和女孩在一起,他发誓会用这辈子全部的温柔去对待她。一年之后他们结婚了,大半个联盟的人都来参加,Roy承认他感到高兴。从任务中匆忙赶来的Dick在婚礼开始前找到了他,用拳头轻轻砸向他的胸膛,笑的惆怅又欣慰,Roy对他点点头,手心的戒指在发烫,不久之后他掀起头纱亲吻了新娘。

 

Roy的婚姻维持了五年,五年来女孩始终保持年轻的模样,但他们从没有因此而争吵,彼此理解促使这段段婚姻开始,也是他们能给予对方最大的尊重。可是有一天,女孩告诉Roy她将自己的心给了某个人,Roy怔了怔,笑着搂住女孩说了恭喜。女孩看起来高兴又悲伤,她亲了亲Roy的脸颊,对他说:“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人,谢谢。“

 

Roy回归了单身生活,这并没有让他闲下来,那之后他几乎将自己的全部时间贡献给了JL,几次任务差点丧命又死里逃生,每一次在医疗室醒来他都会感叹自己的好运,他是真的想活着,好好的活着。

 

Roy选择在五十岁那年退休,他买下了一个院子,开始学着给自己找乐子。他从花店买了很多花种种在了屋后,又移栽了几丛矮灌木在后院窗户之下,这废了他不少功夫,在失败过几次之后他终于掌握了诀窍,紫色和黄色的三色堇在那年六月头开了花,他拍了张照片挂在墙上。

 

他学会了做饭,并坚称自己有米其林大厨的水平。家中放了几把鱼竿,他将自己举着巨大金枪鱼的照片和光着上身冲浪的照片挂在了一起,那上面甚至还有一张他抱着自己种的南瓜去参加最大南瓜比赛获奖的照片。打击罪犯和击退外星人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偶尔他会在跟其他所有普通人一样坐在电视机面前看着地球又一次经历危机然后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被英雄拯救。

 

在那面墙上再也挂不下更多照片的时候,Roy连剪脚趾甲都开始看不清了,他的旧伤几乎要了他的命,变天时关节处的疼痛让他整夜睡不着觉,他坐上了轮椅,有一个护工和定期上门检查身体健康的家庭医生。他开始讨厌冰冷的听诊器贴上他皮肤的触感,彩色的药丸总是梗在喉咙里下不去,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让他觉得不习惯,他有时会无缘无故发小脾气,他终于变成了一个讨厌的小老头。

 

Roy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Jason,他几乎忘记了那个青年的声音,对方的模样也变得模糊,而回忆终于不会让他感觉疼痛。

 

那个下午Roy独自坐在后院里晒着太阳,他迷迷糊糊打着盹,一阵带着凉意的风将他的意识唤回,他睁开眼睛,看着窗帘飘动,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窗台之上,穿着熟悉的夹克,翘着腿坐着,闭上眼睛仿佛也在享受温暖的阳光,看起来惬意又安心。

 

Roy还没有老糊涂到这个地步,将窗台上那个幻影当做现实,但这不可避免的带给了他一点安慰,至少在最后的时刻,他不会独自一人。于是,老去的弓箭手拿起桌面上的酒,给自己倒上半杯,举起杯子,和带着笑意的那个人碰了碰杯。


写完我就后悔了.......【药不能停

评论 ( 37 )
热度 ( 37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