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yRoy】No Light,No Light ①

Summary:Roy是个快乐的丧尸

末世AU,一些太麻烦的设定我没写在文里,不合理的地方请无视,一切都只是想看这两个人在一起....

Warning:BE BE BE  重要事说三遍【等会,我刚说了什么来着2333


以下正文——


Jason行过无止境的荒芜之地,在离星城还有四十公里的地方那辆破旧的敞篷马自达停止了哮喘病人般的轰隆声终于报废了,一个多星期的陪伴让Jason在那阵规律的噪音中编出一首歌来,老实说,收拾好东西准备走时他还有点不舍,他甚至给那辆车起了个名字, Barbara。

 

敞篷的不好之处就在于风沙会直往车里灌,毒辣的阳光毫无遮挡,把自己包裹成木乃伊也无济于事,全身上下只有眼球和牙齿最白。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他挑剔,好在只要到达了星城就能有足够的补给,这是Jason扛起一堆行李,举起指南针确认方向后唯一让他迈出步子的动力。

 

Jason步行了五个小时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气温陡然降低,他熟练的生火,架子上吊着铁盒烧水,就着火焰的光他从几乎看不出颜色的帆布包里拿出一张手绘地图,仔细的在摇曳的阴影中标记出行进路线,身旁的收音机发出滋滋的杂音,收不到任何信号。

 

他打开一罐豆子和半块压缩饼干,丢进开水里随便搅了搅,等饼干膨胀开他花了四分钟解决掉这份晚饭。之后他不断的调试着收音机,一年来他只收到过两回信息,余下的无数次无果尝试都不过是绝望中的一点希冀。

 

第一次Jason收到了破碎的语言片段,这让三四个月没见到一个活人的他激动疯了,他花了一个半月最终只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实验基地。第二次是完整的讯息,一个自称是Batman的人让所有能听到这则讯息的幸存者前往哥谭的庇护所。

 

哥谭和Batman这两个词就像一个魔咒,让几乎没有过往记忆的Jason认准了往这个地方奔,仿佛去了就能找到答案。前往哥谭的路比Jason想象中的更困难,他怀疑有多少幸存者能听到那条讯息,听到的人中又有多少能从无处不在的丧尸手中逃生安全的到达哥谭。

 

讽刺的是现在的夜空比人类面临危机前要明亮的多,Jason躺在睡袋里毫无睡意的辨别天空中肉眼可见的星座,远处连成一片的黑暗轮廓是星城,像蛰伏在地平线上的一头怪兽,但这个时代还有什么比丧尸更可怕,他最终还是睡着了。

 

到达星城的路出乎意料的顺利,进了城就翻天覆地变了样。星城的主街道能看到游荡的丧尸,他小心翼翼的避开,补充了水和食物,还有最重要的弹药武器,最后发动汽车的声音引来了不知藏在哪的几只丧尸,演变成了他的驾车大逃亡。

 

Jason花了整整半天才摆脱满城丧尸的围攻,放在车上的补给和那辆汽车一起在逃脱途中被丢弃,他拿着所剩不多的弹药,看着黄昏的太阳在离城和找地方睡一晚中犹豫不决,最后他选择了后者。

 

Jason意外的找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大门紧闭的私人领地相比城中的颓败显得平静不少,这里的安保设施甚至还在正常工作。Jason溜了进去,没有开手电筒,小心的巡视每个黑暗隐蔽的角落,最后发现这里没有一丁点丧尸踏足的痕迹。

 

他选了二楼左侧的第三个房间,睡前习惯性的调试收音机,没有回应。

 

半夜他被一种危险的直觉惊醒,握着放在枕头旁边的枪走出房门,屏住呼吸贴着墙壁,在楼梯转角处被一团突然扑来的不明物体压倒。熟悉的喉音激起了他的鸡皮疙瘩,明明仔细排查了每个角落还是漏掉了一个丧尸,也许不止一个。

 

Jason果断开了枪,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团阴影只是顿了顿,一巴掌打掉了枪,两只手迅速摸上了他的脸。Jason猛力的挣扎,身上的丧尸力气大到他完全挣脱不开,鼓足了气终于把对方掀开,最后他像是抽了风一样摸索着掐上了对方的脖子。

 

手掌底下的触感冰冷、干燥、毫无弹性,丧尸都是这样,除了——

 

“救命啊——别杀我!“

 

**

 

“你他妈是个什么玩意。”Jason和那个丧尸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奇妙生物的东西分隔了整个走廊对峙着,说对峙并不准确,因为对方只是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看着Jason,而Jason,举着枪,像是惊骇和不敢置信的混合体。

 

以一个丧尸的外观标准来说,对方干净的有些过分,穿着红色的T恤和牛仔裤,靠近锁骨的地方有个枪眼,Jason的杰作。他皮肤裸露出的部分没有腐烂的痕迹,灰白的皮肤像是解剖台上新鲜的尸体,但是他的眼睛——石蜡般的眼球上是细小的瞳孔。

 

对方的手突然动了动,Jason警惕的绷紧了身体,然而他只是举起手开始掰正刚刚被Jason打脱的下巴,“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应该是…丧尸吧。“他试着活动嘴巴,最终说道。

 

Jason沉默了很久,“你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会讲话的丧尸。“

 

对方沉痛的点点头,“很不幸,我也是自己遇见的第一个拥有如此高智商的丧尸。”

 

“Shit。“Jason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你不会是什么丧尸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可以指挥其他丧尸的那种东西吧?“Jason确信他看到了对方翻了个白眼,“星际伞兵,Robert Heinlein,谢谢,我也看过。”

 

Jason不为所动,“那也不能证明你对人类没有任何恶意,你刚刚攻击了我。“

 

“我只是被你吓到了,太久没有见到活人我反应过度,而且为了发出这种神经兮兮的吼叫我练了超久。“

 

“那是因为我当时正要干掉你,你也许只是等我放松警惕就扑上来吃掉我的大脑。”

 

“植物大战僵尸,不错的尝试,继续。”对方的玩笑话让Jason心情更差了,于是他冷漠的扣动扳机将一颗子弹送进了离对方耳朵只有一厘米的墙壁里,愉快的看着对方像个大惊小怪的女高中生一样捧着断掉的头发尖叫道:“你有意识到我的头发不会再生吗?你在侵犯我的人权!“

 

Jason冷笑,“你有意识到严格意义上你根本不算个人对吧?”

 

对方被噎了一下,沮丧的把断掉一截的头发顺在脑后,“你赢了。顺便说一句,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叫Roy Harper。“

 

“哦,丧尸还有名字,谁取的,你的丧尸妈妈?“

 

“我觉得你肯定忘记了一件事,丧尸都是人类而不是外星人,你以为这是怎么回事?外星人侵占地球吗?只是病毒而已。“

 

事实就是Jason真他妈忘记了,他几乎连他自己是谁都要忘记了,不差这一件,他莫名的有些烦躁,“少废话,我只想好好睡一觉,天亮了就找补给,然后搞辆车出城,这里简直是个丧尸巢穴。“他盯着Roy,强调道:“你如果不想被我打爆脑子,就麻烦回到你的墓地好好盖上棺材,真是个噩梦。”

 

Roy睁大眼睛搓着胳膊心有余悸:“说的没错,哥们,这里真他妈是个噩梦,我有两年没见过活人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精神分裂了!”

 

Jason觉得Roy一定是在逗他,为什么一个丧尸要会保留这么烦人的人类特质,而且这算什么,鬼难道能吓到鬼?Jason终于失去了耐心,于是他宣布:“我要走了。”

 

“不要啊——别丢下我!“Roy哀嚎着,就差蹦过来扯住Jason的袖子,他当然不敢,枪口还直直的对准他的脑袋呢。

 

“难不成你想让我带你一起走,你知道我要去哪么?”

 

“知道,哥谭的庇护所。”Roy老实的回答,像个老师的乖宝宝。

 

“操——操!这是个阴谋!“Jason陷入了抓狂的境地,如果可以他只想往对方脑袋上来一枪,再往自己脑袋上来一枪。

 

“很简单嘛,收音机,我也听到了那条讯息,正好我们顺路。”Roy睁大眼睛让自己笑得真诚而友好,Jason有了被恐吓的危机感,“那是人类庇护所,你该在你的地盘好好待着。”

 

“我申请政治避难。“

 

“狗屎,滚一边去。“

 

“拜托嘛!你不觉得我的存在很有价值吗?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就能拯救全人类。“

 

“呵呵!“他又不是救世主,与其说是人类的希望,这更像是丧尸物种的进化和崛起。

 

“我能带你避开丧尸找到充足的补给。“

 

“我自己也能搞定。”

 

“我不用进食,不用睡觉,不会受伤,战斗力高,你可以得到一个免费的劳动力。“

 

“同时也得到一个可能会对付我的不定时炸弹。”

 

“我有一辆AstonMartin V8 Vantage,“Roy锲而不舍的诱惑Jason,“还有一整个地窖的酒。”

 

这开始奏效,Jason的唾液急剧分泌,他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迟早能搜出来。”

 

“我还知道一条能安全直通城外的路。”

 

“…成交,现在,带我去拿东西。“


再两更应该能完

评论 ( 18 )
热度 ( 65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