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kes/Morse】 The Ecstasy 【tbc】

冷圈痛苦的割腿肉....

我很想忘记Jakes离开这件事


以下正文——


Morse有一双笑起来很温柔的眼睛,Jakes盯着他,心不在焉的想,但对方却吝于向他展露。

 

酒馆的温度升到了逼人的热度,Jakes的高领线衫在脖子上捂出了薄汗,他特意在这种下班后和同事的消遣时刻提前回家换下了制服,他记得曾有人说过介于棕色和姜黄色之间的颜色会削弱他五官中蕴含的某种过于刻薄的特征,工作中这能带来便利,人际交往正相反。

 

他本来靠着柜台和人聊天,杯中的Double Diamond几乎见底,这是今晚的第二杯。他指尖夹着的烟刚烧了个头,深吸一口气,脸颊凹了进去,目光在酒馆中逡巡一圈,落在了不远处和Thursday面对面坐着的Morse身上。

 

Jakes盯了一会,直到正和自己说话的DC连喊了几声才唤回了他的注意力,他点头示意,从几人中抽身离开,朝着Morse和Thursday走去。他主动拿起了两人的空杯子去加满,当然是Double Diamond,他喜欢看Morse一边抱怨这东西竟然有人会喝一边又一口气喝下半杯的别扭样子。

 

“艰难的一天?“Jakes放下打满的酒杯,带着打趣的口吻明知故问。

 

头发乱糟糟的年轻DC看上去十分悲惨,实际也如此。Morse的外套搭在椅子上,白色的衬衫皱巴巴的,他脖子上有一圈清晰发紫的淤痕,眼球充血,眼眶红肿,声带轻微水肿,来源于白天抓捕凶手时的插曲。

 

那个强壮的泥瓦工在被押送进警车的途中突然挣脱,将一旁的Morse摁在地上意图掐死他,两个DC都拉不住,正坐在车里的Jakes看到Morse两条细瘦的腿可怜兮兮的在地上扑腾,直到Thursday冲上去将行凶者揍掉了一口牙,Jakes才慌忙的去扶起Morse查看情况。

 

DeBryn医生的诊断结果还算好,Morse已经缓过气来,坐在一旁认命的接受医生充满黑色幽默的严厉告诫。Morse低着头,下意识的抚摸脖子,眼眶肿胀令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清清嗓子,抬起头又快速低下去,这不是反省的姿态,对别人来说是,对Morse来说就不是。

 

Jakes站的不远也不近,靠着车门点燃了一根烟,没有放过Morse握紧又放松拳头的动作。如果Morse还在为这场谋杀未遂感到心有余悸,Jakes想,他一定不会对他抱有任何同情。这个聪明的小子一定在心里想,我又没错,我只是履行职责,就好像之前扬起眉毛用语言激怒凶手的人不是他。

 

Jake眯着眼睛,这个习惯性的动作称得他的脸更加阴郁,他看见Thursday拍拍Morse的肩膀,说了几句什么,后者突然抬起头看了Jakes一眼,Jakes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用鞋底撵灭,钻回车里。

 

Jakes倒是没想到Thursday会把Morse这个伤员带来酒馆,他坐在上司身边,主动把还剩下半只的烟摁灭在茶盘里,Morse罕见的连道谢都没有说就迫不及待的灌下了半杯,然后满足的打了个嗝。

 

“嗯?”Morse像是才认出Jakes,他扬起眉毛,淡蓝色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啊,Jakes。“他的声音带着黏腻的沙哑,眼神飘忽不定,脑袋半倚着自己的臂弯,整个人几乎趴在了桌上。

 

“他喝了几杯?”Jakes问。

 

Thursday哼了一声,像是把笑声憋了回去,“三杯黑啤,半杯威士忌,这是第四杯。“话说完的同时Morse喝了个底朝天,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要是平时,他会喝的更克制,至少不会是现在这种马上就要睡过去的状态。Jakes也笑了,”我以为他会早点回家休息,我猜你想放他明天的假。“

 

“说的好像他会听一样。“Thursday摇摇头,从兜里拿出烟斗,咬住之后又塞了回去,“如果就这么让他一个人待着,听着歌剧他能喝光家里所有的酒,有人看着我更放心,不过——”他看了眼时间,站起来,戴上帽子,“太晚了,今天的案子还有收尾我没来得及做,所以,Jakes,确保他安全到家好吗?”

 

Jakes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

 

“我看到了,虽然当时我的拳头有点忙,”Thursday意有所指,他从帽檐下看着Jakes,那眼神很熟悉,平静,深远,有一种温和的包容,“你扶住Morse,大声叫Dr. DeBryn。我一直以为你们的关系会更…紧张。“Thursday选了一个保守的词。

 

“Well…”Jakes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立刻反驳,而且,他当时看上去真的有那么担心吗?

 

“无论如何,很高兴看到你们相处融洽。”

 

“Sir。”Jakes叹了口气,活像揽了个麻烦。

 

**

 

“你在干什么?”Morse在Jakes对他伸出手时警觉的向后缩了缩,眼睛瞪得圆圆的,紧张的四处寻找Thursday的身影,像一只受惊的鹿。不合时宜的警惕心让Jakes差点没忍住嘲讽的话,如果平常办案时他能有现在一半的警觉心,也不至于会沦为全警局工伤记录的保持者。

 

“送你回家。”Jakes以为Morse喝醉了还是会比别人聪明一点,现在看来喝醉了谁都一样。

 

“哦。”Morse垮下肩膀,像是突然失去了兴趣,盯着桌面,捧着空荡荡的啤酒杯小口舔着杯沿,Jakes差点爆笑。他捉住Morse的肩膀将对方整个提了起来,Morse不明所以的站直,然后又向一旁歪去,Jakes眼疾手快的避免了两人摔成一团的悲惨命运。

 

Jakes开了自己的车,他拉开副驾的车门,用手挡住Morse的头顶让晕晕乎乎的青年不至于磕到脑袋。Morse扭动身体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窝好,透过车窗仰起头对Jakes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离开酒馆时临近晚上十点,Jakes摇开两边的车窗,开的很慢,徐徐的夜风吹进车里驱散浓重的酒味,也让Morse感觉更舒服。受伤的DC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舒展着眉头,鼻尖有汗,还有零星分布的雀斑,他额前的头发打着小卷,看上去年轻的不可思议。

 

Morse从来都不像一个警察,Jakes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站在门口,苍白又纤细,简单的自我介绍,Morse,连名也没有。Jakes叼着烟,察觉到他表情中的冷漠,Morse回应了他的注视,一个敷衍的笑容极快的消失。Jakes挑衅的望着他,他移开视线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Jakes后来知道Morse是牛津的学生,他有时会想Morse在学校里是否也像他刚来警局时一样吝啬一个真心的笑容,踩着草坪独来独往。唯一可以确定的是,Morse黑白分明的耿直更适合在课上和导师讨论学术问题,而不是在Bright的办公室里将PCS说的哑口无言。

 

Jakes以为Morse身上那些烦人又古怪的特质是他们这类人的通病,随后又立刻否认,至少在Morse轻描淡写的反驳Copley Barnes时Jakes在一旁偷笑的惊讶又愉悦。

 

总体来说他们的相处并不像旁人看上去的那样时刻充满了嘲讽和反嘲讽,Morse那颗聪明的脑袋多数时候对Jakes的刻薄语言反应迟钝,他要么面无表情,要么就是微张着嘴像是正在认真思索Jakes的话有什么意义,相比前者,后者显露出的无辜更让Jakes生气,然后他会因为意识到自己的生气而更加生气。

 

他想起某个深夜他跟随Thursday离开警局时故意关上了房间里的灯,留下仍在思考案子的Morse和他身边的小台灯,Jakes在黑暗中回过头,透过窗格看见Morse安然的待在那团橘黄色的光芒中。还有他企图贿赂Morse让他隐瞒他和Jonaie在Moonlight跳舞的事情,而对方只是看着他,说:“如果你想帮我忙的话,对她好点。“

 

Morse的心里装了一个Jakes从来就看不懂的世界,那个世界有着普契尼的歌剧和他坚守的信条,世界之外毫无波澜。Jakes放弃了,首先递给Morse一杯Double Diamond。

 

Morse的低吟拉回了Jakes的注意力,他把脑袋倚靠的方向换成了右边,没有醒。Jakes的右手夹着一只燃尽的烟,放飞思绪的这段时间没有抽上一口。他停下车,扔掉烟头,拍了拍Morse的肩膀,“醒醒,你到家了。”



Jakes离开的时候Morse笑超级软超级温柔!!!

躺倒....

其实我想写酒后乱X,结果写出了一坨屎

而且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写完!!!【白眼

评论 ( 9 )
热度 ( 41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