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kes/Morse】 The Ecstasy 【END】

磨蹭了好久终于写完了   写不出坚强和奋进十分之一的萌感【手动再见

小伙伴们第四季再见【如果有小伙伴的话X】QAQ 【哼哧哼哧爬到了更冷的Luther


以下正文——


“你真的不用送我进去,我感觉好多了。“Morse站的笔直在车边向Jakes道谢,他扬起眉毛,恢复了Jakes熟悉的那个表情。Jakes抬起手臂做了一个请的姿势,Morse终于意识到对方是认真的,放弃般的抓紧了搭在胳膊上的西装外套。

 

Morse走的还有些歪歪扭扭,Jakes跟在后面,沉默的盯着他下楼梯,站在门口掏钥匙,左边口袋是空的,Morse费了老大劲把左手环过半边身体去摸右边的口袋,然后艰难的用食指和中指夹出了大门钥匙,Jakes看的直翻白眼。

 

Morse戳了好几下都没戳中钥匙孔,他感到身后有人靠近,一只手从他的胳膊底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帮了他一把。“啊。“他发出惊奇的感叹,门推到一半突然转过来,一瞬间疑惑于Jakes今晚反常的沉默和友好,对方探究的视线在Morse和他身后的黑暗中来回逡巡,Morse抖了一下,感觉白天快要窒息时那只扶住自己后颈的手似乎还停留在原地,微弱的电流蹿上他的背脊。

 

Morse犹豫了一下,将门完全打开,“进来喝杯茶吗?“他没有特意回头确认Jakes是否跟了进来,也不打算接受他的拒绝。Morse径直走进去,开灯,烧水,拿茶叶罐,中途听见轻微的关门声和脚步声。他的手指在打架,酒精仍在影响他,否则怎么解释他深夜的邀请。

 

Jakes帮Morse搬的家,他的东西不多,Jakes把东西放进房间的地板上就离开了,那时他闻到这间半地下室的屋子里是潮湿的霉味,刚住进去的几天Morse身上带着同样的气味来上班,让Jakes觉得他像是某种长在湿地的喜阴植物。

 

现在,屋子里被大量琐碎的东西堆满,乱丢的衬衣和裤子,摞起来的书籍,几乎占满了桌子的文件夹和资料,一堆填满了字谜的报纸,然后就是空酒瓶,空酒瓶和空酒瓶,散落在凳子旁和垃圾桶里,唯独一台电唱机和整齐摆放的碟片显露出了小心保存的迹象。

 

Jakes是那种无法忍受衬衣领口褶皱和头发翘起来的人,他在裤腿上搓了搓手心,蹲下去把空酒瓶扔回到垃圾桶里,玻璃碰撞声让面对炉子的Morse回过头,Jakes差点以为他会一直站在那等水烧开,他本就不期待他们能聊上些什么。

 

“噢!“Morse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挣扎,仿佛在思考Jakes的到来值不值得他去费心掩盖他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最后他只是说:“Work。”

 

Jakes对这个标准的借口不置一词,他给自己清出了一条道,决定把沙发让给Morse,他靠着桌子,搭着腿,和在办公室一样保持着一丝不苟的姿态,“你不能和工作结婚,酒精也不行。”

 

Morse吃不准Jakes这句话的意图,Jakes是为数不多会对他感情生活插几句嘴的人,不论是让他在Alice那加把劲就有机会,还是和Monica同居时被调侃衬衣平整了不少,都超过了同事——至少是他们这种——应该会谈论的范畴,有时这会让他心烦意乱。

 

“也许我就是这么打算的。“Morse为自己语气里突如其来的敌意感到羞愧,他真该喝杯茶醒醒酒,”这会让事情变的简单。”

 

Jakes看上去被娱乐到了,“我听到了什么?DCMorse竟然会喜欢简单的事情,我以为那些歌剧、字谜还有凶杀案让你沉迷其中。“

 

“我没有沉迷于凶杀案。“Morse抿着嘴,极快的反驳,他突然有点生气,为什么Jakes这么快又变回了那个尖酸刻薄的DS。他本以为能用一个舒心的夜晚结束今天,在邀请Jakes之前他这样以为,比如更多的酒精和托斯卡。

 

“当然没有,你只是迫不及待告诉别人你能轻而易举的拿到A,看看,牛津的高材生。“Jakes斜睨着Morse,灯光从高处打落,在他的眉骨和脸颊处制造出锋利的阴影,他看上去就像在期待Morse一个犀利的反驳,仿佛单方面将之视为一场游戏。

 

“肄业。“Morse认真的纠正,刻意忽略Jakes的重点,他决定放过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下去会没完没了,于是他在房间里看了看,有了一个主意,“要我放张唱碟吗?”

 

“如果是The Beatles的Yesterday,没问题。”Jakes当然是故意的,他猜Morse连TheBeatles是什么都不知道。

 

Morse慢吞吞的走到电唱机旁,手指划过整齐的硬纸壳,从最边上抽出一张放上转台,唱针之下流淌出Jakes喜欢的曲调和歌词。

 

“Whoa,你真把我的吓到了。“Jakes夸张的瞪大眼睛,Morse因此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唱片店的老板送给我的,我帮他抓住了抢劫犯。”

 

“你受伤了吗?”Jakes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额…有别的DC赶过来帮我制服了抢劫犯,我摔到了膝盖,没什么大碍,而且那是去年的事了。“Morse记得那时唱片店老板告诉他Yesterday是卖的最好的,即使他婉言拒绝了对方也还是塞进他手里。”这是最棒的音乐,伟大的产物。“Morse记得对方这么对他说。

 

“嗯——”Jakes眯起眼睛似乎在回忆,“我记得,那天你迟到了,一瘸一拐的。“

 

Morse的下巴紧张的绷紧了,察觉出了一直存在于屋子里的某种若隐若现的东西,歌声让他不自在,Jakes的存在仿佛突然也变得不合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蠢事。好在烧水壶响了,他得以解脱,慌忙的走过去关火。

 

Morse心不在焉并再次将其归因于还未消退的酒精影响,他拿起干抹布提起水壶,意识到备用茶杯还挂在架子上,他把水壶重新放到一边,拿了杯子冲洗干净,打开罐子发现茶叶因放置时间太久变成了卖相不好的碎末。Morse有点挫败,放弃的将茶叶磕进杯子,却在拿水壶的时候忘记用抹布隔热,他被烫到了,甩开手又将杯子打破在了地上。一系列的手忙脚乱最后演变成了Morse用冷水冲手,Jakes帮他收拾烂摊子。

 

“抱歉弄的一团糟。“Morse的耳朵在发热。Jakes挽起袖子小心捡起地上的碎片,“我忘记你喝了那么多酒,而且我也并不是真的想喝茶。”

 

“那你为什么进来。“Morse这句话甚至没有经过大脑,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逻辑错误,该死,今晚的一切都不对劲,他自己也是,从他开口邀请Jakes进来开始事情就失去了控制。

 

Jakes果然露出了一种有趣的表情,“是邀请我的。“

 

Morse无话可说,但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心虚,“你可以拒绝。”

 

“好像你给过我机会一样,自大的天才。”Jakes的声音很小,Morse发出疑问的鼻音,他放大音量继续说道:“也许我就是想看你喝醉的窘样作为以后继续嘲笑你的资本。”

 

“不,你不会的。”Morse想也没想就反驳,这情形很熟悉,Jakes立刻想到了上一次,并疑惑于他的判断基准。Jakes突然站起来,身高差迫使Morse抬起头,他们之间的距离近的容不下一只拳头,Jakes俯身向前倾,眼睛牢牢的抓住Morse的视线,像极了某种暧昧的暗示,可Morse呆呆的笔直站着,手仍放在水流下冲洗,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Morse一直都是这样,不知退缩,仿佛无所畏惧。Jakes的鼻息喷在Morse的脖子上,他一只手扶住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伸到Morse的身后去拿皱巴巴的购物纸袋,他们胸膛抵着胸膛,只是一瞬,却已经足够让Jakes感受到Morse的心跳,规律,平缓,差点抓不住。

 

Jakes十分了解Morse有多擅长在不必要的时候聪明过头,就有多擅长在必要的时候变得愚钝,说不上来有多失望,但就像隐隐的牙疼。

 

“你在——“Morse思考的表情也相当典型,Jakes永远也不会告诉他他微张的嘴唇中露出的门牙冒着可爱的傻气,Morse说了一个开头,顿住,把一个猜测生硬的变成了问句,“你在干什么?“

 

Jakes左手中指在把碎瓷片装进袋子里时被割伤,感到疼痛后他才发现刚刚自己下意识的收紧了手,血极快的冒出,顺着伤口的方向滴在地板上,Jakes的第一反应不是找东西止血,而是问Morse:“你想吐吗?要我扶你去沙发上坐下来吗?“

 

Morse匆忙拿了一条手帕摁住Jakes的伤口,摇着头,“Mr. Thursday,REALLY?“

 

“当然不是,只是我恰巧注意到你几乎不会在DeBryn医生验尸时出现,以及通过别的渠道恰巧又知道了你晕倒和第一杯啤酒的事。”Jakes的语气中带着得意,眼神在Morse脸上探寻,又一次开口确认:“你真的没事?要抽根烟冷静一下吗?酒免谈。“

 

“你又没有躺在解剖台上被掀开头皮,而且我不抽烟。”Morse让Jakes自己摁住伤口, 他去找药箱,回来时看见对方夹着一根刚点着的烟。Jakes说:“你真该试试。”

 

Jakes的手又一次捏住Morse的脖子,轻轻的,带着亲昵的摩挲,留给对方挣脱的余地。Morse没动,让这个机会溜走,Jakes吸了一口烟,凑到Morse的唇边,像亲吻,偏偏留了那么一丝距离,Jakes让白色的烟雾从唇间溢出,像一层薄纱挡在他和Morse之间,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Morse坚持了几秒钟突然推开他开始猛的咳嗽,泪眼朦胧的望着Jakes,后者大笑,对他说:“你肯定不适合当DI。”

 

“因为我晕血还是因为我不会抽烟?“Morse感到头晕目眩。

 

“因为你直到现在都没发现我想亲你,蠢货。”

 

直球打的Morse措手不及,他只能呆愣愣的回答:“噢…我没想到…”

 

Jakes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门口穿回外套,“睡个好觉。”Morse下意识的跟到门边,Jakes的离开让他更加搞不清对方的意图,这算什么,新的捉弄方式?Morse结结巴巴的说:“你——额…明天…我…”

 

“是的,明天,你会去档案室拿资料,我跟过去,把你摁在墙上,然后亲你,你懂了吗?“Jakes恶狠狠的说道,然后砰的关上了门。

 

Morse听见车发动的声音,他在房间里迈着轻快的步子,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哼着那首Yesterday,他想,明天,十点半去档案室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


评论 ( 21 )
热度 ( 59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