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冬猎冬】随便写写 【tbc.】

抱歉全文散发着一股愚蠢的轻松风....

但是我真的只想写逗逼相声二人组....

注定突破天际的OOC

 4和5单独编辑到另一楼了 


以下正文——


1.


“你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对我做了什么吗?“

 

Sam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看到缺了一只胳膊的冬兵在做冰冻前的最后检查,Steve陪着他,注视着仪器上的数值,好像要把这些刻在脑子里,相比之下Bucky看上去是最轻松的人,于是Sam在自己的胳膊上弹了弹指尖,开口问道。

 

Bucky抬起头,看起来迷惑了一秒,但很快就被警惕取代,他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对Sam说出的话认真,尤其是在对方挂着严肃的表情却被眼神中的趣味所出卖时。“我猜一定不是发现第一次没有干掉你准备第二次朝你的胸口补上两枪。“

 

Sam转着眼珠想了一下,“虽然没那么严重,但也差不多,给个提示,和我可爱的翅膀有关系。”

 

“天呐,我只不过扯坏了你的翅膀所以你就不停地针对我?我还没忘记第一次你踹我的那一脚。”

 

“我才没有针对你。”Sam反驳。

 

“对,你没有,你只是在我请求你把座位往前挪一点时冷酷的拒绝了我,并且一直表现的非常混蛋。“Bucky看起来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拜托,缩着腿坐在狭小的后座让他腿麻了好一会,重点在于他还不能表现出来,以免被Sam抓到。


Sam打出了暂停的手势,“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决定挑这个时候向我忏悔并发誓以后再也不针对我?“Bucky谨慎的打量着Sam,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永远不。”Sam注意到对冬兵的检查过程到了尾声,“我觉得你有权知道我们总合不来的原因。”

 

Bucky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纠结的神色,“不——别说,我完全不想——“太晚了。

 

“你就像只大脸猫,Barnes,我们天生属性不和。”Sam摇着头,“啧啧,猫男们。”一直在旁听的Steve大力的咳嗽,试图提醒Sam他口中的T’Challa也在一边。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该被撕烂的不止是你的翅膀。”

 

“等你出来我们可以试试。”Sam看起来跃跃欲试,Steve一直没办法停下自己望向他们两个的奇怪眼神,他拍了拍Bucky的肩膀,示意一切准备就绪。

 

Bucky在冷冻舱里准备闭上眼睛的前一刻问Sam:“不准备最后说点什么好听的?也许下一次我醒过来会是十年后,或者只能看见你的坟墓。”

 

Sam不以为然,耸耸肩膀,”要来点李子吗?“

 

“我恨你。”

 

Sam哈哈大笑,“你当然要恨我。“


2.


Bucky熟悉从冰冻的状态恢复意识的过程,这都点像做梦,清醒后只能抓住几个画面的那种。每次伴随着从头发间隙中透过的光,被粗鲁的架着胳膊拖过长长的走廊,然后是洗脑和指令。两年时间够让他想起很多事情,值得写下的不够填满半个本子,想要忘记的倒是塞满了他的脑袋。

 

在他来得及深呼吸前,一只温暖的手摸上了他的脖子。他的眼珠在转,是要醒了吗?Bucky听到熟悉的声音在问,哦,他想,这可真没预料到。Bucky喜欢这种温暖的接触,他花了一秒决定忘记和Sam的旧仇,一秒之后两根手指毫不留情的戳开他的眼皮,Sam的白牙在视线里放大。“醒醒,sleeping beauty。”

 

混蛋,Bucky在心里骂道。他睁开眼睛,身体温暖干燥,揉着眼眶,没有被束缚住,看起来像是睡了长长的一觉。

 

“你好,“Bucky打了个哈欠,含糊的说道:”Sam的儿子,你长的真像Sam,我错过了Sam的葬礼吗?“

 

“是的,不过我老爸体贴的帮你在他旁边订好了位子,他让我转告你别让他等太久,没人吵架很无聊。“

 

“SHUT UP,Sam,否则你下次睡觉的时候就完蛋了。”Bucky罕见的笑起来,Sam看起来没什么变化,除了脸颊上多了一道愈合中的擦伤,屋子里来来回回走动着几个医疗人员,没有Steve。

 

“你睡了六个月,Steve还在收拾烂摊子,这事比较复杂,何况坏人不会因此停下,打击罪犯还得继续,我们总是很忙。“Sam在Bucky问出口之前就解释了基本情况。

 

“是Steve遇上了麻烦需要我帮忙吗?”Bucky皱着眉头,背脊不自觉的挺直,他想不出别的原因让他这么快从冷冻舱里出来。

 

“不,当然不是,在你装上漂亮的胳膊和做好准备之前,Steve的后背有我们看着。“Sam对此表现出相当大的自信,Bucky吐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这让他的肩膀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倾斜。

 

“那就是你们找到解决我脑袋里问题的办法了?“

 

“也许,但试过才知道,毕竟我们没有另一个冬兵提供试验数据。”Sam把手放在Bucky的后背上,后者从医疗床上下来,穿好拖鞋。“Steve很快就回来,他一直不太赞同把毫无保障的治疗方案用在你身上。“

 

“嗯哼,保护过度。”Bucky插嘴。

 

“对,保护过度, 你可是他的大宝贝。”Sam坦然的接受了Bucky一记白眼,“我猜六个月是他的极限了,比我预计的三个月多了一倍,害我欠了Scott一百块,还有Clint的五十块。“

 

“不敢相信你们竟然拿这个打赌,我会让Steve揍你们的。”

 

“别拖Steve下水,这是我们俩的问题,你可以选择自己来揍我。”Sam张开胳膊敞开胸怀,摆出一副欢迎的表情,Bucky不客气的一圈捶上了他的胸口。

 

Sam搭上Bucky的肩膀,分摊了一部分对方的重量,他知道重心不稳让Bucky走路很难受,“在队长回来之前,我们可以放松放松找点乐子。”

 

“比如你背上你的翅膀让我再撕一次?”

 

“别这么刻薄,Barnes。”Sam被逗乐了,“我们可以去搜刮冰箱里的食物,然后我来给你推荐一下经典电影名单,这是通往新世纪大门的第一步,相信我,经历了Steve我变得相当有经验。”

 

“Try me。”Bucky带着挑衅的笑容,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像档案里的Barnes,Sam理应警惕,而他真的没有想到这场乐子对他来说最终会变成地狱般的折磨。

 

三十六个小时之后Steve回到瓦坎达,他有些累,盾牌的缺失让他受伤的几率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五,但这次他几乎毫发无损,一些细小的伤口在回程的路途中就已经自动愈合。尽管如此,坐在飞机上他沉默的过分。

 

任务进行到一半的时候Steve收到了Sam发来的照片,他和Bucky的两张脸勉强挤进了狭小的镜头中,Sam在笑,Bucky撇着嘴用手推着他的脸颊。底下是Sam发来的文字。我会帮你看着他。Sam的风格。

 

在治疗方案实施之前,Bucky需要一到两天的准备时间,这也是为什么Steve没有等到他醒来的时刻,他很放心Sam和Bucky待在一起,他信任Sam,就像信任自己。

 

他先回房间洗澡换了干净衣服,头发擦了半干就去找那两个人。他走路很轻,Sam常说他可以像个鬼魂一样溜到背后吓人一跳,一半是习惯使然,一半则处于一种我可以所以我这么做的奇怪心理。

 

他们的生活区域有一块不大的公共空间,基本用来吃饭,偶尔会有人从角落里抬出一个大沙发用投影仪看电影,一次是Wanda,几次是Clint,更多次是Scott。他的敏锐听力隔着老远就从电影台词中辨别出了Sam逐渐变缓的呼吸声,他可能刚闭上眼睛三分钟,正陷入浅眠。

 

“哎哎,Sam,甘道夫从桥上掉下去了,你快看,他死了吗?”Bucky用胳膊推搡Sam的肩膀,Sam的脑袋找到一个更舒服的位置靠过去,闭着眼睛含糊的回答:“我看过四遍了哥们,他没死,下一部他会出现,变成了白袍甘道夫。”

 

他们在看指环王。Steve心想,准是Sam的主意。

 

里面可疑的静默的两秒,Steve差点以为Bucky会一个人安静的看完整部,让Sam在一旁睡到自然醒,他正考虑要不要进去陪Bucky一起看,里面突然传来的声响让他愣在了原地。

 

Sam的怒吼几乎传遍了整个楼层,Steve从没有听过他如此生气的语气,像是Bucky突然捅了他一刀,他正冲着Bucky咆哮。

 

“他妈的Barnes!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撕成碎片!我要用你想到的想不到的最残忍的手段慢慢的折磨你!就算之后要面对Steve的怒火我也要杀了你!操你的——十七次,这是你第十七次在我睡着了之后残忍的翻开我的眼皮逼我清醒过来。”

 

“你在给我剧透,”Bucky的声音压的很低,像夹着冰雪,充满了戏剧性的恐吓效果,“你知道后果是什么,等着我冰冷的报复吧,SAM。“

 

“什么——?”Sam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就算这次是因为我给你剧透,那前面十六次呢?如果你敢告诉我只是因为有趣,我就立刻在你面前自杀再伪装成你谋杀的样子。“

 

Bucky想了想,“那你快自杀吧。“

 

Sam这次换成了歇斯底里的尖叫:“我他妈陪你看完了三部教父和七部星战,中间你只让我上了四次厕所,四次!!!然后你现在说要继续看完三部指环王和三部霍比特,我没有打血清,我要睡觉!!!你要是再翻我眼皮我就吊死在投影幕上!“

 

Steve觉得自己听不下去了,他不能在悲痛欲绝的Sam面前笑出声,太伤自尊了。Steve清清嗓子,走进去,“挺高兴看到你们相处的不错。“

 

Bucky抿着嘴唇同样憋住了一个笑,Sam看到Steve出现,欣喜若狂的扑过来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就像快要渴死的人看到沙漠中的绿洲,又仿佛Steve自带圣光。Steve发誓他听到了Sam的抽噎,“Steve你终于回来了,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Steve用自己的胳膊把Sam整个挡住,“要看霍比特吗?正好,我还没看过,一起吧。”他拖着疯狂挣扎的Sam和Bucky一起摔回了沙发里,Sam被困在两个超级士兵中间,虚弱的说,“我恨你们。”

 

这回轮到Bucky哈哈大笑,“你才不恨我们。“


3.


“Sam,吃饭看盘子,你的汤已经喝光了,别再往自己嘴里喂空气。”Steve视线转向另外一侧,接着说:“还有你,Bucky,再盯下去你的眼珠就要掉进汤里了。“

 

Clint因此不留情面笑的超大声,Scott鼻子里发出可以的哼哧声即将把脸埋进碗里,Wanda摇着头放下叉子离开自己的座位,围观了事件发展全程的她已经变的足够冷漠,无聊的男孩们,加起来得有一百多岁了吧。

 

加起来年龄有一百多岁的两个当事人隔着饭桌互相盯着对方,像是在玩谁先眨眼谁就输的游戏,但实际上Steve觉得他们更像等待信号随时就能从桌子底下抽出枪朝对方射击。据说这场毫无意义的对峙从他回来前两天就开始了,Steve捏着鼻梁,突然明白了那天Scott跑过来对他说要管管这两个人时脸上挂着的意义不明的表情。

 

“拜托,你们两个。”Steve大声的叹气,“只不过是一盒酸奶。“

 

Sam终于移开了视线,强调道:“我最喜欢的——忍了两天没吃的——里面有燕麦的——被Barnes抢走的——最后一盒酸奶。“

 

“上面没写你的名字,放了两天我以为没人吃。“Bucky解释。

 

“我冲过来告诉你这是我的,你无视了我,残忍的用舌头把酸奶整个搅了一遍,你一百岁了,Barnes,不是十岁。”Sam气死了,Bucky雪上加霜的在偷笑。

 

“我看起来比你年轻。”

 

“做梦去吧。”

 

Steve被这两个人搞得头昏脑涨,他抬起手宣布:“你们两个如果继续这样,下次我会让你们喂对方吃饭,说到做到。我明天去买两条酸奶——坐飞机去——燕麦的,芒果和百香果味,所以这件事到此为止。“

 

Sam摇摇头,严肃的说:“这不仅仅是一盒酸奶,这事关我的尊严。“

 

Steve忍住了更大声的叹气,这两个人在一起时加起来只有二十岁。第二天Steve如约买回了酸奶,整整两打,他当然不指望Sam和Bucky因为新买的酸奶就立刻停止他们幼稚的争斗行为,但这件事结束的比他预料的更早。

 

四天之后Sam被Bucky的金属手臂打断了两根肋骨,这是Bucky正式进入治疗的第三个星期发生的事,距此一个星期前他装上由T'Challa慷慨提供的振金手臂,Bucky一开始非常反对这个决定,他觉得在自己完全正常以前装上手臂对周围的人来说是一种威胁,但Steve总有办法说服他。

 

Sam不知道Steve是怎么做到的,就像他同样不知道Steve是怎么说服——或许用达成协议更准确——Tony来给Bucky做这个手术,无论Steve和Tony谈了些什么,Sam觉得这三个人为了这堆破事遭的罪谁也不比谁少,能有机会缓和最好不过。

 

手臂之后紧接着就是Bucky的状态评估和治疗实施,研究的医疗人员拟定心理治疗,辅以药物,Steve依旧满世界跑,留给Bucky的时间不多,但Sam可以。Bucky不喜欢冰冷的治疗椅和明晃晃的无影灯,Sam给他搬了一个长沙发,有两个靠垫,上面画着猫头鹰,Bucky躺在上面不会把脚空在外面, Sam保证自己每一次都会陪着他,即使Steve也在。

 

Bucky的心理治疗师是个说话带有瓦坎达口音的年轻女人,小小的个子,甚至可以坐在他的手臂上。Bucky第一次走进她的治疗室,隔着透明玻璃看到Sam在外面对他招手,然后低下头看杂志,对面的心理治疗师对他露出一个笑容,问他,你想学怎么用瓦坎达语和人打招呼吗,他点点头。之后她教Bucky玩了一个叫Operation Game的游戏,他用金属臂操作,几乎没有失误,离开时她把这个游戏送给了他,他决定用这个彻底打败Sam。

 

治疗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Bucky认为保持稳定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好的进展,直到这次,他们决定换一种新药物,接受注射的五分钟之后Bucky陷入了一种恍惚的的空白状态,Sam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膀上叫他的名字,Bucky的金属手臂毫不留情的砸到了Sam的肋下,值得庆幸的是他立刻恢复清醒,惊恐又挫败的看着躺在地上的Sam和立刻涌进来的武装人员。

 

Sam在七个小时之后醒了过来,他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Bucky和Steve的交谈声,两个人似乎在争吵,他想出声,但全身都无法动弹。

 

“Steve,我需要你把我重新冰冻回去。“

 

“Bucky,你的所有治疗方案都无法经过反复试验确保效果,谁也不知道新的药物会对你有这种影响,如果你把自己送回冰冻舱,我们也将会停滞不前,从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治疗方案。”

 

“至少——操他的——至少不要再让我接近Sam。”

 

“Sam对你有好处。”Steve回答的很勉强,他也有自己的挣扎。

 

“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对我根本没有警惕心,连你都知道在我不对劲的时候做好准备,Sam就那样随便的把手放在我身上,那些相处、玩笑让他忘记了我是冬兵,操,我自己也差点忘记了,我要是杀了他怎么办,他只是个普通人。“

 

“我知道,Buck,我知道。“Steve拍了拍Bucky的肩膀。

 

Sam非常想冲着那两个自作主张的人吼出‘这种单方面的绝交百分之百被驳回,无效,无效‘,但他只是又一次陷入了沉睡。

 

在经历了几天咳嗽都会疼出眼泪的观察期后,Sam终于解放了,他僵硬着背走回公共休息区,坐在沙发里发出舒服的叹息。他抬头,看见Bucky站在拐角阴影里用意义不明的眼神盯着他,Sam叫他:“Bucky。”对方转身离开。

 

“他在躲我吗?”Sam对着后踏入房间的Steve明知故问。

 

“额…这很复杂,他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Steve摸摸鼻子,一脸为难。

 

“哦,混蛋。”

 

Sam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充分的意识到,如果Bucky决定躲一个人,即使你站在他面前也能被视为空气,他猜这次自己真的有点被伤到心了,如果他不开心,他也不想让Bucky开心。

 

“Hi,Stranger。”Sam坐在沙发里,仰过头,对打开冰箱的Bucky说道。

 

Bucky穿着灰白色的T恤,看上去和Steve是同款,这两个老人家准是囤了一柜子一模一样的。他的领口和背后有深色的汗渍,Steve紧跟着进来,金色的头发被汗打湿,他们应该是刚跑完步,或是打了沙袋,Sam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被排挤了。

 

“Hi,Sam。”这是Steve,Bucky闭紧嘴巴什么也没说,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桶果汁,Sam看到后大声对他说:“那是我的,上面写了我的名字,你不准喝。“Bucky转过果汁桶,黑色的马克笔加黑加粗手写了SAM三个字母,他把果汁放回去,拿出了矿泉水。Sam大喊:“那个也有我的名字!“

 

Steve凑过去,发现冰箱里所有的果汁,啤酒,矿泉水和酸奶都被写上了名字,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Bucky,明智的决定后退一步置身事外。Sam紧紧盯着Bucky,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句话,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行,但Bucky固执的沉默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走着瞧。“Sam放下了狠话。

 

一开始,Sam只在他们经常共用的东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吃饭的凳子,抱枕,电视遥控器,Bucky应对自如,比如端着食物回房间吃,几乎不进入公共区域。Sam因此将范围延伸的更广,健身房里的沙袋,备用的干净毛巾,洗衣球,他甚至在Bucky打完沙袋之后当着对方的面用红翼炸飞了他的沙袋。

 

Sam的骚扰持续了一个星期,Bucky已经养成了拿起东西先看有没有Sam名字的习惯,Steve语重心长的告诉他Sam是很有耐心的,他抿了抿嘴,回答,我也是。终于在一天早上,Bucky拿起自己的牙刷准备挤牙膏,发现上面多出的黑色字迹,他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余光看到低头装作看报纸的Sam,他敲开Steve的房间门,说:“Steve,把你的牙刷给我用。”Sam从鼻子里喷出了果汁。

 

“他到底什么毛病?!我就差没把橄榄枝插进他的鼻孔里。“Sam私底下给Steve抱怨,“你认识他比较久,告诉我有什么办法。”

 

“继续坚持?我猜。“Steve笑着说。

 

Sam当然知道所谓的愧疚感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总是能悄无声息的吞噬你,在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前就将你拖入谷底,甚至会让你觉得活下来都是一件错事。Sam对Riley如此,Bucky对他过去杀掉的那些人如此,Sam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为名单上的一员,他也许能解决,前提是他能和Bucky说上话,然而对方至今也没给他机会。

 

也许是Bucky让Sam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许久没有梦到过的Riley回到了他的梦里,他半夜惊醒,肌肉紧绷,满身是汗。Sam在黑暗中睁着眼,十分钟之后他起床,决定去冰箱里拿罐啤酒。他很早之前就学会不再自责,但终归有种遗憾,显得心里空落落的。

 

岛台的地灯开着,幽暗的光线里蜷缩着一团阴影,Sam不确定的开口叫道:“Bucky?”那团阴影动了动,”Sam。“Bucky坐在地上,靠着岛台,Sam松了一口气,从更高的柜子里拿了一瓶伏特加,盘着腿挨着Bucky坐下,胳膊贴着冰冷的金属胳膊,Bucky扭动了一下,像是要躲开,被Sam严厉的警告了一句别动。

 

Bucky的手上拿着本子和笔,纸张上随意分布了一些单词,然后是两行句子,Sam了然,问道:“你也做噩梦了?“

 

“不是噩梦,是一些记忆,立刻写下以防遗忘。”Bucky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和Sam讲话,他听到对方用了也这个字眼,也许他需要一个听众?

 

“要来点酒吗?”Sam问。

 

“我想我还不能喝酒,你知道我在治疗期。”

 

“考虑到你搞糟了上一次治疗,喝点酒不算什么。”Sam说的毫无恶意,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Bucky无法反驳,于是接过酒瓶小小的抿了一口。

 

“无意冒犯,但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你会反应的更激烈一点,然后Steve会听见,然后他就会冲进你的房间。”Sam学着Bucky的样子也抿了一口。

 

Bucky笑了一下,哑着嗓子说:“然后他就会被我揍个半死,是的,如果是两年前有这个可能,我一个人呆的够久了,那些记忆的确还会吓到我,但不会让我失去理智。“

 

“你不再是一个人了,Bucky,就像Steve说的,我对你有好处,你看,我们在喝同一瓶酒,你也没有掐死我,所以,你还要继续躲着我吗?“

 

“听着,Sam——”Bucky急切的开口。

 

“你才该给我听着。”Sam强硬的打断了Bucky的话,“你该死的愧疚心用错了人,那是我的错好吗?我太得意忘形了,我忘记了你的危险性因为我太习惯你的友好,Steve没有犯这个错,所以这就是我的错,你懂吗?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如果你还是决定不理我,我明天就会在你的铁胳膊上写下我的名字。”

 

Bucky沉默着,Sam能听到他内心激烈的斗争,于是他把伏特加递过去,“大口的喝,像个爷们。“Bucky听话的照做,然后把头靠在了Sam的肩膀上,小声的说:“就只是——更小心一点行吗?”

 

Sam满意的点头,“我保证,下一次我会让红翼射你的眼睛。”

 

Bucky低低的笑着,笑的身体在颤抖,他对Sam说:“你真是个好人,Sam,我差点就要爱上你了。”

 

“差点?我以为你早就陷入了对我不可自拔的单恋。”

 

“滚蛋,谁叫你在我的牙刷上写名字。“

 

“我一直想问,你真的用了Steve的牙刷?”Sam看见了Bucky的表情,立刻反悔道:“不管你有没有用我都不想知道,不用告诉我了,谢谢。“

 

Bucky笑的更开心了,好一会才停下来,“我会报答你的。”

 

“我完全不期待,省省吧,你不能指望你落后了七十年的品味。”

 

“嗯哼,走着瞧。“

 

Sam在脖子快要断掉的巨大痛苦中醒来,他依旧坐在地上,发现自己保持耳朵贴着肩膀的扭曲姿势睡了半晚上,Bucky早就不见了,留下他一个人艰难的蜷曲在地板上忍受麻木的屁股和僵硬的背。

 

一张纸从他的衣服上掉了下来,Sam捡起后发现是一张拍立得相片纸,空白的反面是Bucky的字迹,写着礼物两个字,他疑惑的翻过来。

 

照片里Sam睡的正熟,嘴巴大张一脸蠢样,Bucky的金属胳膊正把过长的头发勾在耳后,他噘着嘴,亲上Sam的脸颊,他眼角有深刻的笑纹,绿色的眼睛斜睨着镜头,闪露着快乐的光芒,Sam的额头用黑色的马克笔写着四个字母:M I N E。

 

Sam捂着肚子笑的在地板上打滚,他决定把这张照片藏好,作为他和Bucky之间的秘密,不让Steve知道。


评论 ( 47 )
热度 ( 143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