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冬猎冬】随便写写 【END】

4和5单独挪到新的一楼,免得太长不好拉

本来只想写粮食向,结果还是写成了cp向23333

终于写完了我好开心....接下来就跪求小伙伴投喂这个cp的粮了....


以下正文——


4.

Wanda打着哈欠走出自己的房间,闻到了咖啡的香味,她捡起抱枕仰躺在沙发上,对Sam说:“Sam,帮个忙,清咖,谢谢。”“还有我的一份,要奶不要糖。”Clint紧跟着走出来,光着脚拖着步子往沙发靠,他用脚趾戳了戳Wanda的脚背,后者蜷起膝盖给他留出一个空位。

 

“你们看起来就像摊在地上的两坨布丁。”Sam拿出两个干净杯子,和桌上摆着的三个放在了一起。

 

“Scott还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一会把他抓起来吃个饭,不然他会饿死在梦里。“Clint有气无力的说,Wanda在一旁捂住脑袋:“小点声,我头还疼着。”

 

“瞧我怎么说来着,没有我你们果然不行。”Sam两手各端着一杯咖啡送过去,Wanda递给他感激的一瞥,Clint伸手,被Sam闪过,“只有这一次,下次想喝自己来拿,两次就会把你惯坏。”

 

“你真是我的天使,Sam。”Clint笑着回答:“所以我就假装不记得是谁在我们走前抱着Cap的大腿哭着要和我们一起。“

 

“我一点也不想被你这么说,前一句后一句都是。“Sam回到岛台那,给其中一杯咖啡加了六颗糖,然后是奶,他想了想,又往里面倒了一点威士忌。Wanda下巴压在沙发靠背上看着他捣鼓那杯咖啡,“这尝起来一定是地狱。”她评价。

 

“谁说不是呢。”Sam最后往上面撒了肉桂粉。

 

“Bucky的口味比我想象的更极端。”Wanda抖了抖,“我记得他说过治疗期不能碰酒精,你往里面加威士忌Steve知道吗?”

 

“自从发生了Bucky和我的那个小插曲,Steve发怒的样子把可怜的医生吓坏了,最近的治疗方案就是心理安慰,他高兴就好,这点酒对他的消化系统来说只能算改善口味,不过还是别让Steve知道。“Sam对着Wanda眨眨眼。

 

“我有没有说过你和Steve对待Bucky像是他的老爸和老妈。“

 

“我能理解Steve在Bucky的问题上有时候会变得非常可怕,但是我?老妈?别开玩笑了。”Sam暗搓搓开始担心自己和女孩的年龄代沟。

 

Clint嗤笑一声,探过头,带着一种看好戏的表情,“单纯的女孩,你不觉得Sam更像在严厉老爹眼皮子底下想方设法追求对方女儿的傻瓜吗?“

 

Sam被咖啡杯烫到了手,他猛地抬头看向Clint,想反驳又不知从何开口。Wanda张大嘴巴,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突然从翻在地上的一坨布丁变成了舌头上炸开的跳跳糖,她看了看Clint,又看向了Sam,捂着嘴尖叫道:“这是真的吗?“

 

Clint把指头并成尖尖的鸟嘴形状,慢慢的靠拢最后抵在一起,“当然,两只爱情的小鸟半夜溜出来躲在岛台后面亲嘴。“

 

Sam的耳朵都红了,“闭嘴,我们只是恰好都睡不着,而且那是个意外!意外!“

 

那他妈才不是意外,简直是蓄谋已久,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他知道有时候半夜Bucky会在岛台后面写点东西,或者听音乐,然后拿瓶冰水,喝完了就去继续睡觉。Sam听到了动静,他也出去了,开一罐冰啤,他们聊了无关紧要的小事,然后一切都他妈太对了——灯光,氛围,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酒精壮胆,他凑过去亲了Bucky,三秒之后Bucky更大力的亲回来。

 

Wanda捧着脸,笑的满脸憧憬,“真甜蜜,想想看,冬兵是个陷入热恋的大甜心。”

 

Sam捂着脸,感觉内脏错了位一样无比纠结,如果地上有个洞他立刻钻进去,“别让Bucky听到你这么叫他,还有,别告诉Steve。”

 

“为什么?他会高兴的,想想看,他最好的兄弟和搭档。“Wanda在沙发上左右摇摆着身体,她脸上染上兴奋的红色,看上去已经迫不及待将这个消息告诉她接下来碰到的每一个人。 

 

“他不会,因为他是严厉的老爹。想想看,他最好的兄弟和搭档搞在了一起。“Sam学着Wanda的话,只不过加重了语气。

 

“你们搞了吗?”Wanda眯着眼睛审问道。

 

Sam觉得这他妈就尴尬了,“没有!那只是一种说法!所以没有!我们只亲过!一次!“

 

Wanda走过来抱住了Sam像是抱住失恋的闺蜜,她轻拍他的背说:“可怜的Sam。”Sam在背后给了Clint一个中指。

 

“Sam。”被叫到名字的Sam挺直了背,心虚的放大声音答道:“抱歉,Steve。”刚走进来的Steve疑惑的看着他,“For what?”Sam更心虚了,假咳两声,“没反应过来,被吓到了,你走路真是一丁点声音都没有。”

 

Steve耸耸肩,“能过来一下吗?Bucky这边有点问题。”

 

Sam紧张了一下,上下打量Steve,对方脸上没有伤,衣服也是干净的,呼吸平稳,不像是经历过打斗,Steve看懂了Sam的表情,比了个手势,“不是那个,就是——你还是自己过来看看吧。”Steve显得有点难以启齿,索性放弃。

 

Sam离开之前,Wanda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用嘴型告诉他,我挺你。Sam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在路上Sam仔细思考了一下Bucky会出现什么问题是Steve搞不定需要他接手的,将近十种可能出现在他脑子里又被一一否定,最坏的情况不过就是Bucky陷入了沉睡需要一个真爱之吻?等等…他和Bucky亲过了不代表他是对方的真爱,换一方面想试试也没什么损失,说不定这能成为一个正大光明追求Bucky的理由,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如果在Steve面前吻醒了对方的老友,场面大概会变得非常尴尬。Sam不着边际的想了一路,鼓足勇气准备进去就抱着Bucky的脑袋来一下,所以当他看到Bucky好好的坐在沙发上时他内心是有点小失望的。

 

“Sam,不管一会Bucky对你说了什么,尽量不要笑好吗?”在Sam准备进去的时候,Steve搭着他的肩膀表情异常严肃的说,Sam诚实的回答:“这我可不能保证。”

 

Sam谨慎的隔了几步远的距离喊Bucky的名字,Bucky蜷起双腿,抱着那个画着猫头鹰的抱枕抵着膝盖,把脸严严实实的埋在抱枕里,只看得到脑袋后面的小辫子,他全身紧绷,感觉像是要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Sam看着他这个姿势都感到不舒服。‘

 

Bucky听到了Sam的声音,脑袋小幅度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抬起头来,于是Sam走上去,靠着他坐下,搂着他的肩膀又叫了一声:“Bucky,看着我,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Bucky终于抬起了头,他的眼眶红红的,皱着眉头,看着Sam他的嘴唇动了动,然后突然以从未有过的语速蹦出了一连串话:“我搞砸了,所有的事,我杀了很多人,我杀了Howard,还差点杀了Steve,还有你,天呐,这些治疗就是永远不会起效果,刚刚我还冲着Steve发脾气,把他赶走了,我呼吸困难,想砸东西,我想冲着每一个大吼大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Sam看着Steve希望得到一个解释,后者捏着鼻梁,看上去像是刚刚为了安抚Bucky花了太多精力,“Bucky本来就被注射过一些乱七八糟的药剂,还有血清,这次不知道是和什么起了反应,导致了这种荷尔蒙失调的副作用,他现在有点情绪化。“

 

“Sam,我怀孕了,我刚告诉Steve,他说这不是真的,他太坏了,所以我让他叫你过来。”Bucky抓紧了Sam的胳膊,哭的可怜兮兮。

 

“也许还有点神志不清什么的。”Steve面无表情的补充。

 

Sam已经开始想笑了,因为Bucky揪着他的衣袖,想忍住眼泪却失败了,抽噎的上气不接下气。Sam掐着自己的手心好让自己看上去一脸难过,他抱住Bucky,摸着他的后背,安慰的说道:“是的,Steve没说真话,你怀孕了,可怜的Bucky,所以你现在哭的这么厉害完全是因为荷尔蒙,别担心,很快就会好的。”

 

“是谁的孩子?”Sam飞快的看了一眼Steve,问道。“SAM!“Steve大声的警告他,但Sam能忍住就不是Sam了。

 

“Steve的。”Bucky说出了一个名字。

 

“为什么我完全不意外。”

 

“也许是Natasha的。”Bucky又小声的说了一句,Sam沉默两秒,听到他继续说:“可能是你的,我不知道。”Sam开始狂笑,Bucky推开他,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水汪汪的绿眼睛无辜的像是即将被抛弃的小猫,“你居然嘲笑我?!“他又开始哭了,“你会和我分手吗?因为这可能不是你的。”

 

Sam捧着Bucky的脸颊给他抹掉眼泪,“即使你生出来的不是巧克力宝宝,我也会成为一个好爸爸。”Steve看上去完全震惊了,不知道是为了Sam的话还是因为他如此轻易的就哄好了Bucky,而Sam才没空理他。Bucky打了个嗝,他躺下,把头枕在Sam的腿上,“我们会有巧克力宝宝的,以后。他会像Steve那么可爱。”

 

“Steve才不可爱,不过这个可以以后再说。”Sam摸着Bucky的头发,过了一会,Bucky睡着了。

 

Sam小心翼翼的把抱枕垫在Bucky的脑袋下,他飞快的冲出去,Steve紧跟其后,Sam顶着Steve探究的目光,让自己看上去无辜又无奈,“你知道,只是为了安抚他,Steve,别当真好吗?”

 

Steve继续盯了他很久,久到Sam觉得自己就要演不下去了,Steve终于说道:“当然,Sam。”


5.


Sam因为Bucky的事嘲笑了他很久,真的很久,以一种只要对方出现在自己视线里零点一秒就会不由自主笑抽过去的方式发生着,顺便一说,Sam用最快的速度拿到了那段监控录像,抽取了音频,放进手机里。

 

Bucky的那段记忆相当模糊,他本可以顺理成章的遗忘,Steve看起来和他一样想要快点把这件事忘掉,但他们忘记了还有Sam,这个在某些时候比任何人都要体贴友善,在某些时候又可以糟糕像个恶魔的人,拿着手机,当着Bucky的面,点下了播放键。

 

Steve看起来窘迫的即将晕过去,Bucky的表情——Sam能拿来笑十年,如果真要形容——他的左肩膀有一只冬兵,右肩膀有一只James,他们两个正为是干掉Sam还是无视他争吵不休,Bucky同时还要和自己的羞耻心做斗争,他正处在崩溃的边缘,最后Steve捏碎了手机。

 

“额…我还有二十个备份,但你得给我买个新手机。”Sam躲到了Wanda的身后。

 

这还不算完,那段时间Sam的笑声几乎成了每个人的噩梦,吃饭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出任务的时候,还有Steve主持会议的时候,Sam差点被Steve赶出房间,像个犯了错误在走廊罚站的小学生。

 

终于,Bucky在又一次Sam即将喷笑出来的时候凑上去堵住了他的嘴,他把Sam压在身后的墙壁上,金属臂用力钳着他的手腕,Sam惊呆了,嘴唇微张,Bucky趁机把舌头伸进去温柔的吮吸对方的,他感觉到Sam在推他,想说什么,但Bucky只是用另一只手捏住了他的屁股,把他的嘴巴堵得严严实实。

 

Sam没有超级肺活量,他要窒息了,死于一个吻听上去够丢脸的,Bucky感觉到他的奋力挣扎,拉开了距离,Sam像溺水者一样大口呼吸,他眼冒金星,双腿发软,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以一种暧昧的姿势挂在Bucky的脖子上,他们的全身都贴在了一起,Bucky的手还在他的屁股上。

 

“你终于笑不出来了?”Bucky挑着眉,得意洋洋的说。

 

“这是什么新的惩罚方式吗?”Sam干巴巴的说道。

 

“如果你想,我们可以将它作为一个惩罚方式。”

 

“可以先放开我吗?我的屁股都被你捏麻了,手腕也疼的要死。“Sam抱怨着。

 

“明明是你死死搂着我不放。”Bucky指着自己的脖子说道,Sam自作自受的尝到了被羞耻心杀死的感觉。

 

当天晚上所有人吃了一顿难得安静的晚餐,整个过程Sam一语不发,盯着自己的盘子头也不抬,Steve看了一眼Bucky,他非常清楚老友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Bucky一定做了什么,于是他问:“Bucky,你和Sam打了一架吗?他的手腕都青了。”

 

Bucky勾起嘴角,眼神难以形容,“相信我,Steve,如果我和Sam打了一架,他绝对不可能只有手腕会淤青。”Sam因为这句换一个方面想就是一个隐晦的性暗示而呛住了,咳得差点滚到桌子底下,Steve挑起眉,和Bucky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而Sam正忙着脸红根本没注意到。

 

隔天,Sam在厨房和晨练完的Bucky交换了一个吻,熟练的就像他们这么做了八百回,Sam把小山一样高的煎蛋和吐司放在Bucky的面前,附带一杯地狱口味的咖啡,他推开企图黏上来的Bucky,紧张的瞄了瞄外面,“Steve怎么还没来?”

 

“他在清理器械。”Bucky把自己汗津津的脸埋在Sam的脖子上嗅来嗅去,“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Steve我们的事。“

 

Sam干笑,“等我们搞出了巧克力宝宝?”这是个不成功的玩笑。

 

“除非你想跟我分手,否则Steve迟早是要知道的,主动坦白比被发现要好一点。”Bucky残忍的说出了事实,Sam一方面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一方面又异常的心虚,他扶着Bucky的肩膀,郑重的说:“如果Steve用他的盾砸我,你会帮我挡住的对吧?”

 

“我保证,亲爱的。”Bucky凑过来又打算亲亲Sam,后者通过冰箱门的反光看到了正朝这边走过来的Steve,一下子紧张的嘴巴都不利索了,他突然翻开Bucky的眼皮,大声的说:“你你你你你眼睛里有有有有根睫毛,我帮你看看。”


Steve疑惑的看了他们一眼,自顾自拿起早餐,对Sam道了谢,Sam摸着被Bucky打掉的手,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Bucky用嘴型对Sam说:就是现在,告诉他。Sam摇着头,Bucky叹了口气,突然出声:“Steve,Sam有事告诉你。”

 

Steve的表情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友善,Sam在Bucky说话的那一刻起大脑一片空白,他条件反射的说:“STEEEEEV,我和Bucky刚刚亲了。”

 

可疑的十秒静默,Sam的勇气迅速消耗殆尽,那句“不要用盾砸我”已经在嘴巴边上了,Steve突然看向Bucky,“BUCKY,“他的语气严肃,”别总逗Sam好吗,看在他给你做早餐的份上。“然后他放缓了表情,连声音都变得相当具有安慰性,“Sam,有时Bucky就是会这么打招呼,别想太多,我也会。”

 

Sam就这么呆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Steve走上来抱住他,在他两边脸颊上印下了响亮的吻,Bucky笑的比谁都大声。

 

“所以我一定要当着他的面,说我们在谈恋爱,像个初次见家长的情侣,他才会意识到这件事是真的吗?“Sam又一次趁着Steve不在躲在岛台后面和Bucky说悄悄话。

 

“我猜,是这样没错。”Bucky无所谓的耸耸肩,“Steve不是我老爸,我只是被洗脑了,又不是变成了弱智需要监护人,找个男朋友还需要许可。”

 

Sam觉得男朋友这个称呼相当不错,”我上次试探的问了Steve对于你有喜欢的人这件事怎么看,Steve表情都变了,他跟我唠唠叨叨了一大堆,比如Bucky有喜欢的人很好啊但他一定要想方设法先确保对方是真心的,如果对方伤了Bucky的心他会捏爆那个人的脑袋,还有虽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但是Bucky不能和那些随随便便就可以和陌生人约炮的人一样进展的那么快——美国队长口里听到约炮这个词也是挺梦幻的——这件事要循序渐进,他会严格的帮Bucky把守好每一关,然后他又问我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接下来两个小时他都在跟我谈论团队内部恋爱的不可行性,我也要被洗脑了!“

 

Bucky很给面子的在他抱怨的男朋友面前没有笑出来,“Steve就是这么认真的一个人。”

 

Sam挫败的把脑袋埋在Bucky的胸口,闷闷不乐的说:“整件事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我们只能找机会躲着其他人像现在这样约会,我不能正大光明的抱你,也不能正大光明的亲你,也不能在Steve面前表露出对你太超过的关心,简直像偷情一样。”

 

Bucky摸摸Sam的脑袋,憋笑憋的腹肌都疼了,“很高兴你这么想,我们可以再试试去和Steve说说。”

 

“好吧,好吧,就这么办。”

 

最后一次,Bucky从新的治疗中醒来,他的视线中首先出现的是Sam的脸,他笑着,撑起上半身给了对方一个亲吻,用慵懒闲散的声音说:“Morning,sunshine。”

 

Sam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Steve尖锐的视线,冷汗刷的就下来了,他尴尬的举起双手,站起来缓慢的、僵硬的、一步一步往门口挪动,“好吧,Barnes,你赢了,比谁能让对方吓一跳这件事上我输的非常彻底,我欠你一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在Sam用超烂的借口火速离开后,Bucky和Steve才终于笑的地面都在震动,他们足足笑了十分钟,在每一次以为能平息时,更大的笑意爆发了出来,Bucky擦着笑出来的眼泪,艰难的问:“你录像了吗?那个表情——哈哈哈哈哈!“

 

Steve捂着肚子,笑的像通了电的虾,“还有录音,我们也要做二十个备份,然后发给每一个人。”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Sam你早就知道我们的事。”

 

“没这么快,要让Sam彻底尝到我们的反击。”Steve就是停不下来,何况他还有一个跟他并肩作战的好友。

 

“可怜的Sam。”Bucky脸上闪过怜悯,然后和Steve立刻投入到新一轮的爆笑中。


评论 ( 36 )
热度 ( 102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