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Royjay无差】Jason给Roy编了个小辫儿~ 【END】

 @胡萝卜说,我反对  萝卜的中土AU那篇我借了梗

只是个段子,没什么逻辑,萝卜你要是看的开心就产个粮吧!


以下正文——


Roy在河边梳头,木梳子断了齿,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也不知道用了几百年。Jason和他刚在森林边缘清理了一小队奥克。Roy射箭的风格很狂放,没少做用弓弦勒断敌人脖子的事,还有诸如戳人家眼珠,踢别人下体,手段卑鄙高效一度令Jason叹为观止。

 

Roy从来不绑辫子,任由一头红色的长发被风吹的满脸都是,再狼狈的把嘴巴里的头发呸出来。相应的,每次战斗完他的头发就跟被台风卷过一样,看不出之前的顺滑柔亮。比如现在,Roy的头发被黏兮兮的不明液体团成一坨,他皱着脸在河边打湿头发之后毛毛躁躁的梳理。

 

Jason没那么多屁事,他把手和武器清理干净之后就坐在一旁啃野果子。Roy的头发统统被扒到了左边,露出了平常被掩盖的尖耳朵。Jason时常忘记他是个精灵,即使他长的很好看,射箭还很牛逼。

 

Roy的头发打了结,他气鼓鼓的用梳齿卡住死劲往下拉,Jason看的牙都疼了,也不知道是被野果子酸的,还是被他那股不扯断不罢休的气势给吓的。他把果核吐在地上,走上去把Roy手里的梳子抢过来,开始自己在他脑袋上捣腾。

 

Roy懵逼了,Jason从不刻意去碰他明显的精灵特征,比如他的头发和耳朵,他想回头,被Jason的手摁住脑袋固定,“别动。”Jason不耐烦的警告,”你再这样折磨你的头发,不久就会变成第一个光头精灵。“

 

Roy哈哈大笑,老老实实的坐好,感到Jason的手指以一种柔软的力道插进他的头发里,不可否认这很舒服,他就差像一只被摸毛的猫一样打起了呼噜。

 

“我可以帮你编辫子。“Jason从来没有告诉过Roy他经常会被他的头发吸引住,尤其是黑暗中他整个人散发出朦胧的光,那头红色的头发就像灰烬中未灭的火星,碰到任何东西都能立刻死灰复燃,灼热而又生生不息。

 

“我不信。”Roy没忍住哼哼了两声。

 

“别瞧不起我,我以前被逼着帮Barbara——别问是谁——编辫子涂指甲油,那个女人简直有当巫婆的天赋。”Jason把Roy的头发在掌心拢成一束,从口袋里翻出了绳子绑好,开始熟练的分股。

 

“你是精灵,为什么头发是红色的。”Jason突然问。

 

Roy突然来了精神,表现的好像等这个问题等了两百年,他清清嗓子,严肃的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那就长话短说。”Jason毫不留情的打断他。

 

Roy有年龄优势,以前他给Jason讲一百年前他是如何锲而不舍的追求一个漂亮的黑发人类姑娘,结果这个故事讲了一个星期还没讲完。终于在Roy讲到第十五个年头他跑去和矮人交易来了一颗漂亮的绿宝石锻造成了配饰准备送给对方,Jason打断了他,问他这个故事还有多久,Roy得意的笑笑,说还有三十五年没讲,后来那个姑娘寿终正寝他还去坟墓上放了花。

 

“哦….”Roy蔫了下去,酝酿了一下重新开口,”我妈怀我快生的时候,下着大雪,突然想吃胡萝卜,但是你知道,就算是洛丝萝林的精灵女王也没办法在大雪的天气凭空变出一片胡萝卜来。“

 

Jason听了个开头已经有了不翔的预感。

 

“我爸傻兮兮的跑去外面给她找,找啊找,突然遇见一个小女孩,提着空空的篮子像是也在找什么,我爸看那个小女孩穿的少,冻得直发抖,就善良的把自己的披风给了她。那个女孩感激我爸,就问他是不是也在找野草莓。我爸说不是啊,他在找胡萝卜,为了他怀孕的妻子能吃上胡萝卜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听了这句话那个女孩突然变成了一个黑发的年轻男巫,问我爸是不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爸说是的,于是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棍子,朝雪地里戳了戳,一大把胡萝卜就出现在了地上,那个男巫把胡萝卜连着篮子一起给了我爸,我爸很高兴,问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那个男巫说我要你头生子的头发。我爸一想不就是头发嘛,高高兴兴的答应然后拎着胡萝卜回来了。”

 

“回来之后我妈吃了,听完了我爸的故事之后她就说我爸傻,精灵的头发就跟生命似的,怎么能随便给人家,光头的精灵多丑啊,而且胡萝卜都吃到嘴巴里了,还能给吐出来还回去?再说生下来之后头发不给人家也不能怎么样,难不成一个巫师还能冲进洛丝萝林强抢。我爸听了觉得好有道理无法反驳,最后也就把这事忘记了。”

 

“后来我出生前一天,那个巫师跑来找我爸要头发,我爸拒绝了,而且用弓箭射穿了对方的巫师袍,那个巫师发怒了,又拿出那个小棍棍对着我妈一顿狂戳,诅咒我妈的头生子会有一头胡萝卜色的长发。然后我出生了,就有了一头红色的长发。”

 

“啊,对,那个巫师你也听说过,就是Timothy,我以前听我爸说他嘲笑我的红头发整整三百年。”

 

故事讲完了,Roy半天没听到身后的动静,他叫了一声,Jason这才慢慢的说:“这个故事槽点太多,我不知道应该从何吐起。”Jason给Roy扎了个马尾,编成了麻花辫,然后在湖边的草丛里抓了一把小小的野花,红红紫紫一根一根插进辫子里,直到整根辫子变成了巨大的花棒。他拍拍Roy的肩膀,说:“好了,照照看。“

 

Roy乐呵呵的对着水面照了照,回身起来看着Jason真诚的说:“你手艺真好,我都被你感动了。“说完就甩头一辫子抽了Jason一个大耳刮子。Jason眼泪都被抽出来了,捂着肚子笑瘫在地上。

 

Roy接着说:“精灵的事玄乎的很,真真假假我也没搞清楚过,不过有一些我还是挺清楚的。比如谁要是给精灵梳了辫子,那就是要成为对方的人的意思。“

 

Jason习惯了Roy满嘴跑火车,挑着眉,“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一次性说给我听听。”

 

“比如精灵的尖耳朵是性感带,舔一舔咬一咬就和给人类口差不多。”

 

“我以为精灵都是性冷淡。“

 

“哎,别闹,听我说完。还有精灵会因为伴侣的死亡心碎而死,然后精灵其实会把自己变成人类的样子去酒馆里喝酒,再就是精灵会矮人语但总是装作什么也听不懂。反正可多了,一下子想不起来,等改天想起来了再说给你听。”

 

Jason掏掏耳朵,显的漫不经心,“你以为我还会信你的鬼话吗?”

 

Roy笑嘻嘻的用胳膊捅捅Jason的肚子,说:“好吧好吧,其实刚才说的那些有一条绝对是真的,比秘银还真。“

 

Jason想敲Roy的脑袋,忍住了,“那我改天一定要咬你的耳朵试试。”

 

Roy舔舔嘴唇,跪在Jason的身边,把手按在对方的腰带上,露出一个虚伪的、甜甜的笑容:“不如我们现在就来试试。”


评论 ( 31 )
热度 ( 115 )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