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yRoy无差】 Scars 【tbc.】

社恐恶魔和普通人的那个梗,点梗的GN大概想看的是欢乐喜剧,但是被我写的面目全非了还可能是个BE...总之非常抱歉【QAQ

Summary:哥谭有蝙蝠侠,有红头罩,但也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Warning:半AU,人物关系还有经历可能会不一样,我的AU真是写的烂到飞起..................

这文我感觉要写一万多字了...【不想活了


以下正文——


1.

Jason被一个东欧佬一拳头砸在鼻梁上后仰倒下时,他的眼神顺着远处阴暗角落里一个独处多时的男人的红发滑落到酒吧的地板上,虚虚的看着地板的木质纹路。他鼻梁和上嘴唇疼的发麻,带着肿胀感,舌头舔过齿列,尝到了血的咸腥。

 

Jason躺了两秒钟,在东欧佬粗鲁的骂声中莫名其妙的笑了,爬起来时他和红发男人有一瞬间的对视。那个男人双膝并拢,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佝着背,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别的什么,时不时在裤腿上反复摩擦手掌。可惜在对视的瞬间,对方简直称得上是惊恐的挪开视线低下头,仿佛这个被揍的满脸是血的男人下一刻就会去找他的麻烦。

 

他的眼睛是绿色的。Jason想。顺手抄起左手吧台上的一瓶半满的啤酒抡在了东欧佬的太阳穴上。酒吧里的人在这场只不过关乎酒洒在裤子上的争端开始之初就几乎全跑光了,动手时剩余的几个工作人员躲在桌子后偷偷的拨通报警电话,Jason觉得自己能在警察赶到之前就解决对方的五个人。

 

所以Jason扭断了一个人的胳膊却被旁边拿着水果刀的另一个人冲过来捅到腹部时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喘着粗气看着四个失去知觉的人躺在地上,剩余的一个在看到自己满手血和撑着凳子好像随时会倒地的Jason之后吓得连摔带跑没了踪影。

 

这他妈就有点尴尬了。Jason捂着肚子,血流的像漏油的油壶,半个屁股悬空靠着,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想要拨出电话的念头一瞬间变得无关紧要,他没有拿出来,只在衣服上留下了几道血印。

 

Jason模糊的思维松散的想着不着边际的东西。比如死里逃生后会更加珍惜生命不是在所有人身上都会起作用;比如他不能像个吸毒过量的瘾君子一样死在随便哪个街头角落然后被清洁工发现,仅仅因为他不想再给狗仔一点机会去恶意编造关于Wayne家养子的流言;又比如他到底为什么在留意到数次跟踪他的可疑男性后没有掐着对方的脖子逼问意图反而留意起了对方虹膜的颜色。

 

是的,职业敏感性让Jason早早的就意识到了那个红发男人的存在。

 

最初是便利店遇上两个抢劫犯,Jason拎着两罐牛奶顺手帮了个忙,把皱巴巴的纸币扔给仍处在惊吓中的店员等找零,回头就看见红发男人丝毫不受影响的站在货架前,眼睛藏在帽檐的阴影中,低头仔细看着手中鲱鱼罐头的食用说明。

 

那件事没过多久后,Jason回家路过施工工地,被一个不知从哪里滚过来的橙子绊了一跤,爬起来后头顶掉落的脚手架砸在他脚尖前两厘米,他皱着眉头绕行,看见不远处那个红发男人抱着一盆花,慢悠悠的绕过拐角失去了踪影。

 

他们的相遇总是无比的巧合又极其短暂,红发男人就像一抹幽灵,制造出他人不能介入的距离,如同舞台上永远不被注意的阴影面,触手可及又虚无缥缈。无论是长久伫立在书店橱窗外凝视雾气缭绕的天空,或是坐在公园长凳上将冰咖啡的吸管咬烂,都显得和哥谭的阴郁格格不入,而下一秒,就藏匿于那些不为人所发现的角落。

 

Jason曾试图从这件事中找出一丁点阴谋的成分,最终他选择什么也不做,放纵着事情的发生,等待着未知的结果。Jason始终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有其发生的理由,你不去探寻,答案也会来找你。

 

Jason歪歪扭扭的走出酒吧时,眼神在一片狼藉的室内转悠了一圈,不出意料,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Jason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他被疼痛逼的弯下身体,但这似乎逐渐变得可以忍受,许多事对他来说都是可以忍受的,疼痛和死亡也不例外。

 

Jason拖着越来越沉的身体走过三个街区到了一个充斥着流浪汉和瘾君子的后巷,途中遇到的行人对他视而不见,哥谭就是这点好,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管好自己的事,即使天上荡着一只黑漆漆的大蝙蝠。

 

Jason脱力的一屁股坐在一个木板和几块砖垫起的简易铺位上,头顶上有个破破烂烂的遮雨棚。他认识这里的拥有者,年轻的Jeff,无家可归,脑子有问题,犯病时会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疯狂的大笑,疯狂的大哭,不犯病时靠捡废弃品为生,把为数不多的钱拿去买干净的注射器,坐在这里等着附近的妓女和瘾君子免费拿。Jeff会用空饮料瓶剪成一朵花,送给来拿注射器的人,有些人看也不看的走掉,有些人会收下,不管如何,Jeff都会笑着说一句have a nice day。

 

Jason挺喜欢Jeff,给他买过几回啤酒,坐在一起吃三明治,所以他觉得死在这挺不错。比曾经的乱七八的破仓库好得多,没有硝烟和潮湿的霉味,也没有晃眼的黄灯泡和接踵而来仿佛让人遁入白炽的灼烧疼痛,他此时就像逐渐滑入一个温暖而黑暗的巢穴,舒适的如同梦境,连靠近的脚步声也显得不真实。

 

Roy蹲下身看着面前失去意识的黑发青年,用手指抹过对方下巴伤口上的血,放进嘴里舔了舔,然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总是觉得等了太久,又觉得似乎太快了。”他从Jason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联系人给其中一个发了信息并打开定位,删掉信息记录把手机重新放回原位,做完这些之后,Roy从Jason身边的框子里抽了一只塑料瓶剪成的花,离开了。


2.

Jason被唤醒,不情不愿的从黑暗中脱离,睁开眼看见熟悉的天花板和吊灯,心里说不上是意料之中还是失望,他想坐起来,动作间牵扯到腹部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了一口气,旁边伸来一只手帮了个忙,他没拒绝,最后踩着拖鞋坐在了床沿。

 

“你怎么回来了。”Jason皱着眉头问自己名义上的兄弟,Dick双手搭在膝盖上,有点琢磨不透Jason的这个表情是因为真的不爽还只是习惯使然,考虑到他这个弟弟始终对回到Wayne大宅表现的很微妙。

 

“为了追查你正在查的那件事。”Dick如实坦白,“顺便回家吃饭,今天警察局放假。”

 

Jason露出了一个假笑,“我以为你已经将你所有的空余时间奉献给了义警事业。”Dick耸耸肩,没有否认。“我的天我竟然穿着Bruce的睡裤,我的衣服呢?希望Alfred不要举着勺子逼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吃晚饭。”Jason的后一句更像是自言自语。

 

Dick看着满衣柜乱翻的Jason也不阻止,悠闲的靠在椅子上说:“你的衣服和裤子沾满了血被扔掉了,你离家太早,现在的你已经穿不上当年可爱的小翅膀的衣服啦。”Jason给了Dick一个瞪视,怒气冲冲的把手中一件印着粉色小猪佩奇的小码T恤摔回了衣柜。

 

“你要赔我一件,那上面印了我最喜欢的乐队LOGO。”Jason双手抱胸,阴沉沉的看着Dick。“Pg. lost?我以为你真爱是Nick Cave。”“蠢货,是Mogwai。”Jason翻了个白眼,不明白怎么突然话题走向了这个方向,“我得走了。”他简单的下列结论。

 

Dick把手轻轻的放在Jason的胳膊上,带着试探,“你有意识到你整个人都在晃吗?昨晚你的血把Bruce的车后座全毁了,Alfred还在苦恼怎么向洗车的人解释这不是什么谋杀现场。”

 

“我猜Alfred只能亲自动手了。”Jason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比Dick清楚的多,他几乎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才克制住重新躺回去的欲望,但是不行,不是在Wayne大宅,不是在他曾经住过许多年又离开许多年的地方。”Dick的手还放在他的胳膊上,“你的耐心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显然我无法阻止你第一万次尝试,而你也无法阻止我第一万次拒绝。”

 

Dick明白这场对话的结果如同过去发生过无数次的一样依旧没有结果,他只能固执的重复:“那你会得到我第一万零一次的尝试。”

 

Jason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这让Dick感到些许安慰,“是的是的,下一次,”Jason说,“我没那么容易死,你难道忘了老家伙的监视无处不在?他昨晚就找到我了。”

 

“Well… ”Dick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古怪,摸着鼻子欲言又止。Jason没等他继续说话就迈出房间,勉强找了一套Bruce看上去不那么贵的衣服穿上,离开了Wayne大宅。

 

回到家时刚好过了晚饭时间,Jason上楼时看见上了年纪的Carli正侧着身体、挪着步子慢慢的走下来。Carli是Jason隔壁屋的房主,因为关节炎不方便爬楼梯,半年前被自己的女儿接了过去,空出来的屋子则挂上出租信息。然而Carli是Jason见过的对租房者要求最多的人,带宠物的不行,有孩子的不行,上夜班的不行,最离奇的拒租理由是那个女人用了Serge Lutens的香水,Carli的形容是“尖酸刻薄的老处女”。

 

“晚上好,Carli。”Jason贴着墙壁给对方让出位子,打了个招呼。

 

“Jason,我好男孩。”Carli用手捧着他的脸颊仔细看了看,一脸不赞同的说:“你看上去糟透了,像死过一次,你需要向你的上司申请假期。”

 

“没办法,脱不开身。”Jason含糊的回答。在Carli被她女儿接走之前,Jason和这个小个子的老太太做了一年多的邻居,眼花又有点耳背的Carli对Jason晚上的小活动毫无察觉,而在撞见到过几次Jason受伤的狼狈样子后,她似乎在奇怪的误导下把后者当成了秘密卧底警察,所以此时Carli没有多问,只是一脸了然的说:“我了解。”

 

Jason皱着脸,顺势带开了话题,他朝楼上指了指,问:“所以这次又是什么理由,戴了你讨厌的圆点领带,还是那个人看上去像是会把子弹射进你喜欢的壁纸里?”

 

Carli成功的被逗笑了,“这次不一样,你要有个新邻居了。”Jason心里警铃大作,表情却丝毫未变,“恭喜你,Carli,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和你一样甜蜜的年轻男孩。“Carli高兴的拍着Jason的手背说:“在图书馆做管理员,工作时间规律,单身,父母在星城经营烘焙店。红头发,有双颜色和Tilda Swinton一样的眼睛,笑起来的样子简直是年轻的Bill Shatner。会聊天,性格开朗极了,重要的是他烤的小饼干是我吃过最美味的,一看就是热爱生活的好男孩,你们一定会相处愉快。”

 

目送Carli离开后,回到家的Jason也一直在想新邻居的事,这屋子的隔音效果不好,他把耳朵贴着墙壁仔细听了听,隔壁安安静静的仿佛没有住人,这让他越发不安。Jason在厨房给自己灌下了两杯水,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打开冰箱,从土豆泥后拿出两盘都剩了一半的意大利饺子,掀开保鲜膜闻了闻确定没有坏掉后把饺子重新装成一份封上新的保鲜膜。

 

两分钟后Jason站在新邻居的家门口,端着盘,先练习了一下微笑,然后按下了门铃,十秒后又按了一次,又一次,锲而不舍的继续按。等了大概五分钟,就在Jason即将放弃的前一秒,屋里终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门被打开了一条缝,Jason发誓这条缝只够塞进他的一根手指头。

 

屋里黑漆漆的没有开灯,Jason只能借着过道的光线勉强确定门后站着的的确是一个人,他清清嗓子说:“我住在隔壁,Carli刚刚告诉我有人住了进来,所以我拿了点食物,希望你不讨厌意大利饺子。”

 

门砰的关上了,差点撞上Jason的鼻子,落下的灰尘让他揉着眼睛,随后他听见门后拉开门链的声音,我的老天,这年头除了被父母独自留在家中的小孩,竟然还有人会乖乖合上门链,就好像哥谭的小偷真的会从大门进一样。Jason尚在感叹和震惊中,门又一次被打开,很好,至少这次的缝能塞进两个拳头。

 

Jason把盘端到自己的胸前好让屋里的人看见,然而在看清对面人的脸后他所有的话都被憋了回去。Carli说的没错,对方的确有一双和Tilda Swinton相同颜色的眼睛,但问题就出在这,Jason对这双绿色的眼睛该死的印象深刻。

 

Jason事后觉得自己当时张着嘴的样子蠢透了,可他的确在直接破门而入抓住对方和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之间挣扎了许久。那个红发男人整个人都显得无比僵硬,好像在努力适应什么,最后还是他先开口了,“你好,Jason,我叫Roy,Roy Harper。我不喜欢意大利饺子。”

 

EXCUSE  ME?


评论 ( 5 )
热度 ( 67 )
  1. heraIndifeso 转载了此文字
    追蹤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