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安慰都自带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属性。
头像是我老公
这个号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音乐推荐链接,求同好吃安利....

【JayRoy】No Light,No Light ②

Summary:Roy是个快乐的丧尸

Warning: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填坑....看不看大家随缘吧

前文地址


以下正文——


Jason在Roy一把拉开遮尘布时被扬起的灰尘迷了眼睛,银灰色的AstonMartin停在那,全新的,反光的车盖印出表情迥异的两张脸。Roy拍拍车顶,亲切的打招呼:“Matey。“Jason则埋着头,把需要的东西往后备箱里放。

 

不管Jason认为Roy的话有多少话不可信,至少到目前为止,关于车和酒的部分都是真的。

 

Roy早前领着他下到地下室,中途经过一道密码门,对方输入了12位数密码而不是用掌纹或是瞳孔扫描,随即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发笑。门后的气流携着熟悉的腐朽气息一把攫住了他,还有他脑子里一闪而过的记忆。Jason用力眨了两次眼,甩掉烦人的影像和隐隐的头痛,再向前看时,Roy正紧盯着他,微妙的皱着眉,见他回神,便一声不吭的走进门后。

 

可以看出这里太久无人使用,感应灯毫无反应,他们在黑暗中一前一后顺着旋梯向下。眼睛适应之后Jason勉强能看清Roy的背影轮廓,走了一段路后则一丁点光也没有,耳边除了两人下楼梯的脚步声之外一切都静悄悄,仿佛某种不幸的预兆。Jason的右手按在枪上,肌肉紧绷随时能攻击,Roy却在他满身戒备时哼起了歌。

 

Jason突然愣住,Roy的声音是干燥的沙哑,回荡在黑暗的空间中如同爬行着的巨大多足生物,Jason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灾难之后最先消亡的是那些和文明有关的一切,艺术品被掩埋,书籍被烧毁,音乐被遗忘。此时,简单的旋律让Jason感受到了陌生的、鲜活的生命力,那是这个世界缺少的,也是他记忆中不曾有的东西。

 

Jason尚在状况外,Roy这时停下来对他说:“到了,再往里走,那扇门后是酒窖。”Jason什么都看不见,连方位都无法辨明,Roy听上去像是掰开了什么东西,‘咔’的一声后红色的荧光棒亮了起来,Jason猛地眯起眼,然后冲Roy吼道:“有照明棒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Roy笑嘻嘻的回答:“我忘了,可别指望一个有夜视能力的丧尸记得用这玩意,换句话说,我没把它们当玩具掰光就庆幸吧。”

 

Roy用一把上锈的钥匙打开酒窖的木质大门,随即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在这等着,你拿完之后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两层。”Jason从他手里抽走照明棒,一声不吭的进去了。Roy靠着墙壁,以为会等上好一会,事实上,五分钟不到的时间Jason就走了出来,左右手拿着汤力水和伏特加还有一瓶琴酒,在Roy挑眉时解释:“如果酒能代替水,我会把整个酒窖都搬进车里。”

 

Roy笑着回答:“明智的选择。可惜了里面45年的罗特希尔德,即使我这辈子再也尝不出它甜美的味道。”

 

“葡萄酒属于胜利和荣耀的时刻,而这个,”Jason晃晃手中的玻璃瓶,“则是逃亡的最佳伴侣。”

 

“逃离什么?”Roy依旧带着那副好笑的神情看着他,仿佛他始终能从Jason紧绷的面部肌肉中发现不为人知的乐趣。Jason回以讽刺的表情,像是看着一只甲虫逐渐淹死在小水洼里,残忍而冷漠,“逃离死亡,这难道不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吗?”

 

这个话题仿佛触及到了禁忌,就像大灾难后大部分幸存者对病毒的起源闭口不提,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其中的人为因素,而他们暂时逃过一劫就能从此幸免于难。Jason觉得自己和丧尸谈论死亡是一件比他正和丧尸和平共处一室而没有打爆对方脑袋更加荒谬的事,他闭嘴不言,仿佛这样就能忽视内心那股迫切交流的欲望,哪怕对方连人类都算不上。

 

Jason单方面的忽视让之后的那段路显得沉闷了不少,好在之后也不需要更多的交流,而他也强迫自己不去理会投放在自己身上过于频繁的视线。

 

底层的照明灯大部分都完好,Roy走到被灰尘覆盖的控制面板前熟练的按下一连串键,Jason这才看清按键上的字。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响起,大概五分钟,整个地下室被缓慢的激活,Jason环顾了一圈,整齐排列的嵌入式武器柜,两个一米多高的电子锁文件柜,还有数块显示屏的电脑,无一不表明上两层的酒窖才是整个地下建筑中不和谐的一处。

 

“这里之前是恐怖分子基地吗?”Jason随手从架子上拿下一只箭,试探的用指腹压箭尖。

 

“有钱人总有些特殊癖好,没准你之前也是个有钱人或是有钱人的儿子。”Roy不知从哪摸出一个大型旅行袋,开始一股脑把所有视线里能看见的武器往袋子里扫,一边扫还一边腾出手来指了指Jason皮外套搭扣下露出的半截脏兮兮的胖蝙蝠。

 

“彼此彼此。”Jason把箭扔到Roy的脑袋上,Roy哈哈大笑,之前的事默契的被抛在脑后。

 

Jason把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心里涌起奇异的满足感,抬头看见Roy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往后座上扔,他没去检查对方带了什么私人物品。“走吧。”Jason重重关上后备箱,歪着头示意,Roy欢呼一声跳上副驾,迫不及待的打开车窗,Jason憋回了那句“你坐后座“。

 

基地的另一个出口打开,约有三米高的甬道被车灯照亮,Jason用四十码的速度慢速行驶,眼睛紧盯前方黑暗,丝毫不敢放松,同时还得分神听Roy讲话。Roy扭过身体在后座的包里拿东西,“这条路直通城西,出口是郊外的小坡,旁边本来有个小池塘,现在多半一滴水不剩。大约还有一分半钟到出口,通道里我确定干净,但出去后不一定。星城早就沦为了丧尸巢穴,城外也没好到哪儿去,所以一会记得加速,可别慢悠悠的让他们搭上顺风车,我们得毫不留情的碾过去。”

 

Jason的腿上被放了个小东西,是把M2000柯尔特自动,Jason翻了个白眼嫌弃的说:“Really?”Roy挑起眉,弓着腰一脚踩在座椅上,打开车顶天窗,风灌进来把他额角没被束紧的红发吹到了眼前。Roy眯起眼,嘴唇张张合合,风把声音吹散,于是他把头俯的更低,放大音量又说了一遍:“那把是给你防身的,开好你的车,剩下的——”Roy歪歪的笑着,手中的弓弦试探的拉出弧度又松开,像是标志性动作,又像是无声的宣言。

 

Jason踩下油门的瞬间Roy灵巧的钻出天窗,箭袋固定在背上,双腿稳稳的卡在座位间,突如其来的光线在Jason视网膜上炸开,Roy不受影响已经稳稳的朝十二点方向射出一箭,爆炸的气流携着火焰在前方的丧尸群中打开一个缺口,而他们的车紧跟着冲进了黑色浓烟中。

 

Jason如同盲人般横冲直撞,引擎盖发出重重的撞击声,车颠簸的程度让他怀疑Roy是否会失手甩掉他的弓箭。恢复视野后Jason发现引擎盖有几处不严重的坑洼,挡风玻璃完好无损,车显然被改装过。Roy缩下身体对他说:“这里的泥地因为昨晚的雨变得又湿又软,轮胎下陷,我们的速度降下来了,前面还有不少东西,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停。”

 

Jason没说话,这会儿车速已经下降到了七十码,还在不断减速,而旁边仍有丧尸围过来。近一点的被车掀翻,四肢和身体分离也挣扎着往前爬,更多的还没靠近就被Roy的箭射爆了脑袋,到最后他的箭袋几乎空了,成果就是挡在路前的丧尸数量已经构不成威胁。Jason的耳膜因为密集的爆炸声而发痛,他单手握着方向盘,用力把Roy扯回车里,关上天窗,说:“差不多了?”

 

Roy的头绳松了,他收起弓后随手抓了抓头发重新扎紧,“嗯,开出这段路,之后很久都不会见到这些东西了。”Roy不会呼吸,不会出汗,不会疲倦,如他自己所说,的确是个很好的战斗力。

 

Jason降下两边车窗,车内的空间不足以让Roy重新搭上弓箭,他转而拿起一把UMP冲锋枪不时从右边清理掉一些落单的丧尸。左右侧后视镜均因撞击断裂,Jason抬头看了眼中后视镜想确认后面的丧尸追不上来,也就是这几秒的时间,一只丧尸突然从左侧蹿出,抓住车窗边缘,贴着车门试图去咬Jason的脖子。

 

Jason猛地打方向盘,车向右急转,丧尸的目标落空,差点被惯性甩出去,而他们的车也因此撞上了旁边的一棵树。一只手迅速的挡在Jason和方向盘中间,避免了被撞出脑震荡的后果,尽管有了缓冲,他的鼻子还是撞到了硬物上,温热的血从鼻腔涌出流到了嘴里。

 

Jason眨掉生理泪水,恨不得满嘴血喷到Roy脸上,他晕乎乎又气冲冲的吼道:“他妈的安全气囊呢!”Roy转而拉住Jason的胳膊紧紧压在座椅靠背上,后者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胳膊上手指用力到陷进了肉里。

 

“我拆了,丧尸为什么需要安全气囊,我又不会脑震荡。”Roy欠揍的声音在Jason耳边响起,同时还有几声枪响。Jason车窗边不知什么时候又爬回来的丧尸半边脑袋开了花, 歪着身体倒在地上。另两只较近的丧尸趁着这个机会试图把手伸进来去抓Jason的脸,车窗被堵得满满当当。

 

“Jay!”不需要更多语言,Jason左手摸索着拉开门把,Roy补了两枪后双腿横过去重重的踢开车门。汽车重新启动,倒车、转弯、踩油门、打档、加速向前,碾过地上还未站起来的丧尸,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沉默不语,Roy安静的像一具尸体,不带比喻,车里只有Jason尚未平复的呼吸和吸鼻子的声音,他们一直朝北开,景色逐渐变得荒凉单调,好在路上已经看不见任何行动的丧尸。

 

Jason把T恤拉起来胡乱擦着下巴上的血,瞥见Roy正歪着头朝他笑,他瓮声瓮气粗鲁的问:“干什么。”Roy伸手从后座拿了个东西在手里晃了晃,暗色的液体像凝固的血,是45年罗特希尔德,他还是带出来了。

 

“虽然跟荣耀没多大关系,但现在是胜利时刻吗?”Roy这么问,仿佛他们两个刚经历了一场狂欢,筋疲力尽,尽兴而归。

 

“酒是我一个人的,给你喝也是浪费,现在换你开车。”Jason坐在了副驾上,此时接近正午,太阳高悬,他整个人懒散的半躺着,被晒红的鼻梁上架着从Roy那抢来的红色墨镜,右胳膊直直的从车窗边伸出去,手心发烫,连缠绕在指尖的风都是热的。

 

Jason用干掉一瓶伏特加的气势在喝罗特希尔德,大半瓶下肚他的意识也跟着飞走了一半,酒瓶斜放在肚子上,保持微妙的平衡。Roy插了个播放器在车载音响上,左摇右摆的像在开个人Live。Jason陷进了久违的轻松情绪中,可能是因为半瓶酒,可能是因为他终于承认和人并肩作战的感觉真是太他妈好了,他甚至忘记早在几个小时前他还拒绝将Roy定义到人类这一边。

 

“And they try to divide us. We must find a way。”Jason跟着Roy一起唱了出来,Roy的眉毛扬起,笑容张扬又甜蜜,Jason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后者看上去高兴又忧愁,他说:“因为你在笑啊。”

 

Jason昏昏欲睡,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脸颊早已笑酸,他把嘴角的弧度抹平,用最后一点清醒的意识说:“闭嘴,Roy。”

 

Jason手中的酒瓶被抽走,他闭着眼顺从的把两只手都搭在肚皮上,最后,耳边传来Roy欢快的声音:“好的,Jaybird。”


下更长长长长然后完结.....

最近应该都是填坑


多一句,如果想知道,Jason和Roy一起唱的那首歌是Muse的新单Dig Down

评论 ( 5 )
热度 ( 43 )
  1. -GOINGs-Indifeso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的末世AU呜呜呜呜吃了这可爱的无差

© Indifeso | Powered by LOFTER